荒野侦探 荒野侦探 8.4分

几段摘抄

Alcoholly

第一部 迷失在墨西哥的墨西哥人

这时听到利马清了清嗓子 ,然后又听到片刻令人不安的沉默 (真的能否听到这种东西 ,我表示怀疑 )降落在他四周。

这个圈子的名称说来简直像在开玩笑 。可是 ,它又显得极为真诚 。我想 ,多年以前 ,墨西哥有个先锋派组织也叫本能现实主义者 ,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作家 、画家 、新闻记者还是革命家 。

“回退就是盯住远方的某个点 ,同时逐渐远离这个点 ,径直朝不可知的方向走去 。 ”

电子运动派诗人——《裙边电子宣言》

两种选择轮流向我袭来。

“她当然看见我了 。她看到了我的眼睛里 ,但她就是这样 。你知道怎么回事 ,有时她盯着你 ,却好像没有看你 ,有时她能看穿你。“

所有的文学都可以分为异性恋 、同性恋和双性恋三类 。长篇小说总体上属于异性恋 ,而诗完全是同性恋 。

我们这些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青年除了先锋文学别无选择 。

在沸腾但却静默的包围中不断繁衍 。

我也想跟你谈恋爱 ,相信我 ,我想跟你一起生活 ,给你零花钱 ,给你做饭 ,你生病的时候关心你 ,可事不遂人愿 。我们得接受这个现实 ,不是吗 ?不过这样也挺好。

写诗是任何一个人...


显示全文

第一部 迷失在墨西哥的墨西哥人

这时听到利马清了清嗓子 ,然后又听到片刻令人不安的沉默 (真的能否听到这种东西 ,我表示怀疑 )降落在他四周。

这个圈子的名称说来简直像在开玩笑 。可是 ,它又显得极为真诚 。我想 ,多年以前 ,墨西哥有个先锋派组织也叫本能现实主义者 ,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作家 、画家 、新闻记者还是革命家 。

“回退就是盯住远方的某个点 ,同时逐渐远离这个点 ,径直朝不可知的方向走去 。 ”

电子运动派诗人——《裙边电子宣言》

两种选择轮流向我袭来。

“她当然看见我了 。她看到了我的眼睛里 ,但她就是这样 。你知道怎么回事 ,有时她盯着你 ,却好像没有看你 ,有时她能看穿你。“

所有的文学都可以分为异性恋 、同性恋和双性恋三类 。长篇小说总体上属于异性恋 ,而诗完全是同性恋 。

我们这些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的青年除了先锋文学别无选择 。

在沸腾但却静默的包围中不断繁衍 。

我也想跟你谈恋爱 ,相信我 ,我想跟你一起生活 ,给你零花钱 ,给你做饭 ,你生病的时候关心你 ,可事不遂人愿 。我们得接受这个现实 ,不是吗 ?不过这样也挺好。

写诗是任何一个人在这个被上帝遗弃的世界上能做到的最美好的事情。

这一刹那我们谁都不知道还会跟谁拥抱 ,是否能再有机会拥抱同样的人 。


第二部 荒野侦探 1976—1996

我们的行进出奇地慢 ,好像既前进着又后退着 ,推迟着必然抵达汽车站的那一刻的到来。

这说明记忆都是相对的 ,就像某种语言 ,我们以为对它很熟悉 ,其实未必 ,记忆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事物拉长或者缩短 。

我们默默地待了会儿 ,我坐在他的床脚 ,他捧着那本书 ,两个人不时地偷偷看一眼对方 ,听着电梯发出的声音 ,那感觉好像待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 ,或者在夜晚的乡村迷了路 ,就那样听着马鸣的声音 。我真想就那样坐上半天 ,后半辈子都那样坐着 。

你看过跳求偶舞的鸟儿在灌木丛中做花园 、尖塔和空地的纪录片吗 ?你知道 ,只有那些能做出最好的花园 、最好的尖塔 、最好的空地 、会跳最复杂舞蹈的鸟儿才能找到配偶吗 ?你没有见过那些为了吸引雌性练习跳舞到死的荒唐鸟儿吗 ?

这个问题好像自然从我嘴里迸出 :你跟玛丽亚睡过觉吗 ?他的答复 (我的天 ,思肯的侧影多么忧伤漂亮 )令人崩溃 。他说 :我跟墨西哥的每个诗人都睡过觉 。

潘乔看着我们的关系像 ——像什么呢 ? ——眨眼般迅速熄灭 ,好像一天结束时工厂里的灯全灭了 。不 ,更像一幢办公楼的电灯 ,渴望融进无名的夜晚 。

所有的诗人 ,哪怕最先锋的诗人 ,都需要一位前辈 。可是这些诗人宁愿做孤儿 。

他会解决好的 ,还给了我们一大叠现金让我们先用着 。他走了后我们顿感释然 ,释然的原因是我们知道头顶有了遮挡 。可是 ,我们很快发现老人给的那笔钱仅够维持生活 。我的意思是 ,郝奇特尔和我还有若干额外花销 ,父亲的补贴满足不了额外之需 。对我们来说 ,老穿那么几件同样的旧衣服没有什么难受的 ,所以我们不在这上头花钱 ,我们把钱主要花在电影 、戏剧 、巴士和地铁 (尽管住在城里可以步行去任何地方 )上了 ,搭地铁主要是去湖畔小屋或者大学听诗歌讲座 。其实我们没有待在学校 ,那种正式意义上的在校 ,可是几乎每个讲座都付了钱 ,一次不落 。我们对各种研讨班有点走火入魔 。做几块三明治就赶过去了 ,觉得很开心 。我们听诗歌 ,听评论 ,有时还发表自己的评论 ,郝奇特尔说话的机会比我要多 。我们听完课然后离开 ,那时天已经黑了 ,我们向巴士或者地铁走去或者步行回家 ,嘴里吃着三明治 ,享受着墨西哥城的夜晚 ,我向来觉得墨西哥城的夜景实在美轮美奂 ,大多数时候夜晚凉爽 、清明 ,但并不寒冷 ,这样的夜晚就是为散步和做爱准备的 ,为谈话而准备的 ,我和郝奇特尔热衷的就是这种事儿 ,我们谈论即将出生的孩子 、我们听说过的诗人 、我们正在阅读的书籍 。

父亲与他的财产 、他的房子 、他的车子 、他的艺术书 、他的银行存折之间的关系从来都非常淡漠和模棱两可 。

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 ,当整个文明世界消失后 ,墨西哥还将继续存在 ,当这个星球蒸发掉或者分崩离析时 ,墨西哥也会依然如故。

奥克西里奥 ,你是墨西哥诗歌之母 。我说 (如果喝醉了就会吼叫 ) :不 ,我谁的母亲都不是 ,不过我认识他们所有的人 ,所有墨西哥城的年轻诗人 ,那些出生在这里和外省来的年轻人 ,还有那些乘着风潮从拉美其他地方刮到这里的人 ,我爱他们所有的人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荒野侦探的更多书评

推荐荒野侦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