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再次杀人

风寒如雪
猫奴加缪
猫奴加缪


      那是遥远的1914年,加缪的父亲要去看对杀人犯的行刑,这个杀人犯杀了一个农民的全家。加缪的父亲对这个杀人犯怒不可遏,有生以来第一次要去亲眼见识下砍头。天不亮,就兴冲冲地爬起来,大老远赶到了行刑的地方。然而行刑结束后,“他冲进家门,表情扭曲,话也不说,一头栽到床上躺了一会儿,突然呕吐不止。”加缪是死刑的反对者,他曾写道,死刑不仅不是必须的,而且是有害的。不知道是不是多少受他父亲的讲述的影响。

      加缪的前辈,法国作家雨果同样是死刑的反对者,他在1848年9月的制宪会议上做了关于废除死刑的演讲。他问道,你们坚持死刑,为什么呢?因为它有能教育人。你们想用死刑教育人什么呢?不要杀人。那么你们怎么能在杀人的同时教育别人不要杀人呢? 加缪的后辈,法国哲学家德里达对死刑进行了深入地批判,指出...
显示全文
猫奴加缪
猫奴加缪


      那是遥远的1914年,加缪的父亲要去看对杀人犯的行刑,这个杀人犯杀了一个农民的全家。加缪的父亲对这个杀人犯怒不可遏,有生以来第一次要去亲眼见识下砍头。天不亮,就兴冲冲地爬起来,大老远赶到了行刑的地方。然而行刑结束后,“他冲进家门,表情扭曲,话也不说,一头栽到床上躺了一会儿,突然呕吐不止。”加缪是死刑的反对者,他曾写道,死刑不仅不是必须的,而且是有害的。不知道是不是多少受他父亲的讲述的影响。

      加缪的前辈,法国作家雨果同样是死刑的反对者,他在1848年9月的制宪会议上做了关于废除死刑的演讲。他问道,你们坚持死刑,为什么呢?因为它有能教育人。你们想用死刑教育人什么呢?不要杀人。那么你们怎么能在杀人的同时教育别人不要杀人呢? 加缪的后辈,法国哲学家德里达对死刑进行了深入地批判,指出了死刑背后的权力背景,他认为,死刑是国家状态下的制度及其合法的谋杀。

      前后三代,法国的很多精英都是废除死刑的支持者。然而法国确是西欧最晚废除死刑的国家。1981年,也就是圣马力诺全面废除死刑的116年后,法国才正式废除死刑。法国废除死刑过程中,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就是时任法国司法部长、律师罗贝尔·巴丹德。而巴丹德关于死刑的回忆录《为什么要废除死刑》便是他为法国废除死刑而奋斗的私人回忆。



      如果你想在这本书里寻找能说服你相信废除死刑的理由,这本书一定会让你失望,作者以一种“众所周知”的视角去看待死刑本身的荒谬性。不要以为是作者太傲慢,想想大概是因为作者写这本书时,死刑在法国已经废除了十八年了……

      其实关于死刑的论证已经热火朝天了好几百年了,所有的正反论点大概已经说尽了,巴丹德这本书的价值在于他为我们展现了废除死刑的斗争过程。

      他写到的死刑存与废的斗争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具体案件的法庭上,他为他的被告人逃脱死刑而进行的斗争;二是在政治运作上,他成为密特朗的幕僚,从法律上废除了死刑。
在法庭上,想判一个罪犯死刑的,无外乎是控方和陪审团。

      巴丹德叙述了他为死刑犯辩护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公诉人。在他为帕特里克·亨利辩护时,公诉人对死刑的结论是,一个社会没有权力让危险的生物继续存活下去,它没有权力将无辜的受害人置于危险之中。在为博尔泰辩护时,公诉人试着为死刑正名,提到只有死亡才可以威慑作恶的人。而有更可怕的公诉人,声称自己并不是死刑的支持者,但被告的行为是非常少见的不可避免地适用死刑的行为。

      对于公诉人,你无法去影响他的看法,而对于陪审团,可做的就很多了。巴丹德常常是通过饱含感情的辩护,唤起陪审员心中对人性的感受,而使他们感受到被告身上的人性之光。同时,巴丹德还着重提到陪审团的责任,判一个人死刑,就是杀了这个人,而行凶者就是陪审员。这样的辩护是奏效的,巴丹德帮助好几个死刑犯逃脱了断头台。

巴丹德
巴丹德


      如果说法庭上与死刑的斗争是为了拯救单个的人,那法庭外与死刑的斗争就是与整个死刑制度的对抗。

      法庭外的斗争,最困难的斗争对象就是人民。人民是需要死刑的,打出这句话时,我想到的不是那些关于威慑性、杀人偿命等理由,而是说人民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或许这样想有点阴险,但从网上的很多论述中可以体会到这一点。在法国,废除死刑议案通过前的民调显示,62%的受访者支持死刑,33%的受访者反对,而支持对特别残暴的罪行保留死刑的占到73%。可以想见,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是不支持死刑的。

      在读这本书时,可以发现,虽然执政者倾向于废除死刑,但因为政治竞选的压力,死刑问题总是被搁置起来。直到以密特朗为代表的左翼上台,巴丹德成为司法部长,挟着多数票的民意优势,他们才开始真正地推动废除死刑。实话说这种方式多多少少有点不厚道,但如果靠民调结果去支持废除死刑,大概是永远不可能的。

      除了舆论,死刑还是政治斗争的一个砝码,在总统竞选中,很多候选人不敢提他们对死刑的态度,避免触及选民的神经,特别是在有重大刑事案件发生的时候。然而密特朗在竞选时明确表示,“在我的良心里,在我的良心信仰里,我反对死刑”。好在密特朗成功地当选了,这也给了法国尽早废除死刑的机会。而巴丹德的这本书也是“献给弗朗索瓦·密特朗”的。

      在推动议会走废除死刑的流程的过程中,虽然国民议会顺利通过了废除死刑的法案,法案在右翼为多数派的参议院还是遇到了一些挫折。有议员提议将宪法修正案提交公投,也有议员提交修正案,建议只在重犯、杀害警方人员、绑架未成年人并导致死亡的情况下保留死刑。巴丹德驳斥了所有这些政治手段,他强调废除死刑是一个道德选择,而不是技术选择。好在所有的这些阻碍都被否决了,死刑于1981年9月30日在法国被废除。

      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欧洲共同体的施压,对法国废除死刑有着重要的作用。在当时,法国是西欧唯一真正在实行死刑的国家,法国是《欧洲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公约》的倡导者之一,然而法国既保留着死刑,又不准犯人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申诉。1981年,欧洲议会以绝对多数通过了要求在欧共体全部国家废除死刑的决议,毫无疑问,这一决议只针对法国。

      有死刑的国家在国际司法上也处于不利的境地,巴丹德特别提到了引渡犯人回国时,逃跑的犯人所受了处罚与没逃跑的犯人所受的处罚不一致。

      总之,这本书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死刑在法国的废除过程,更能带给人启发的是关于死刑的斗争场域、斗争形式和斗争各方的态度等方面的论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为什么要废除死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什么要废除死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