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黑兰读《洛丽塔》

l兰台万卷l
“好奇是不服从最纯粹的形式”(纳博科夫)。如果不是在德黑兰,纳菲西女士给女学生们所引介的小说很难产生如此魔力,这足以对抗现实世界的力量。对伊朗很陌生,只知道它是曾经的波斯文明的后裔,被阿拉伯人征服后改宗伊斯兰,曾经辉煌的波斯文明保留在奥玛开俨的史诗中,新闻与电影中伊朗女性总是身着黑色罩袍面带黑色面纱,仅露出的双眼也不得与异性直视,而伊朗的风景被阿巴斯的电影诗化了,《随风而逝》《樱桃的滋味》中长镜头所记录的伊朗高原是空旷的黄土与无边的原野,构成了印象中的神秘国度。和近代许多国家一样,革命推倒了国王的王座后,伊朗的现代化进程同样也面临多种选择,在诸多国家意识形态角逐中,伊斯兰意思形态战胜了马克思意识形态和西方民主宪政意识形态,伊朗从曾经的政教分离世俗政权退回到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经文取代法律,成为解释一切问题的标准。和所有意识形态专政的国家一样,官方对生活进行全面控制,包括阅读与衣着,西方作家的作品诸如《洛丽塔》当然被斥为毒草予以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带面纱从教规上升为法律,由道德纠察队执行。越多禁忌就会有越多冲动,情欲被压抑越重就更容易被唤起,书中写到女性面纱外偶尔露出的几根头发竟能导...
显示全文
“好奇是不服从最纯粹的形式”(纳博科夫)。如果不是在德黑兰,纳菲西女士给女学生们所引介的小说很难产生如此魔力,这足以对抗现实世界的力量。对伊朗很陌生,只知道它是曾经的波斯文明的后裔,被阿拉伯人征服后改宗伊斯兰,曾经辉煌的波斯文明保留在奥玛开俨的史诗中,新闻与电影中伊朗女性总是身着黑色罩袍面带黑色面纱,仅露出的双眼也不得与异性直视,而伊朗的风景被阿巴斯的电影诗化了,《随风而逝》《樱桃的滋味》中长镜头所记录的伊朗高原是空旷的黄土与无边的原野,构成了印象中的神秘国度。和近代许多国家一样,革命推倒了国王的王座后,伊朗的现代化进程同样也面临多种选择,在诸多国家意识形态角逐中,伊斯兰意思形态战胜了马克思意识形态和西方民主宪政意识形态,伊朗从曾经的政教分离世俗政权退回到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经文取代法律,成为解释一切问题的标准。和所有意识形态专政的国家一样,官方对生活进行全面控制,包括阅读与衣着,西方作家的作品诸如《洛丽塔》当然被斥为毒草予以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带面纱从教规上升为法律,由道德纠察队执行。越多禁忌就会有越多冲动,情欲被压抑越重就更容易被唤起,书中写到女性面纱外偶尔露出的几根头发竟能导致某些男性的性唤起,现代国人无法理解古代男人对女性三寸金莲的畸爱,读到这些也是可以理解了的,这些小脚被隐藏在裙子下面,不轻易示人,正如伊朗女性被面纱遮盖的秀发。《在德黑兰读《洛丽塔》》出版后,引发多种同类写作,诸如《在缅甸读奥威尔》,现实经验与阅读经验被放置在同一本书中,两者之间的张力很吸引读者。小说在自由社会并不会产生对抗如此重要的对抗力量,然而在政府提供一切正确答案的地方,小说世界的无限可能与道德中立,成了纳菲西和她学生们最后的自由领地。“好的小说会展现个人的复杂面,并创造足够的空间让这些角色发出自己的声音;就这方面而言,小说具有民主性——并非它倡导民主,而是其本质就是民主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德黑兰读《洛丽塔》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德黑兰读《洛丽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