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糖的分层

伊夏

实在是一本很甜的小书!打开的一瞬间,我在心里惊呼。

这装帧果然有ONE品牌独特的幻想,满布的糖果色钻石与粉色硫酸纸,令人不由地心里“咕咚”一声,吐出气泡来。

韩今谅的“老而弥萌”,是一种对生活的巧妙投降,是巴黎式的缴械,罗马式的不设防。看过太多刘胡兰式的咬牙切齿后,对这种“穷且益坚”的快乐,反而更加欣赏。

她说澳洲是“劳改岛”,是的,南半球确实美到很快便令人会有放逐感,透明的空气,恍惚的海水,人心也变得简单。

这样的所在,会令心智迅速退回到少年,甚至童稚,文辞上的矫饰像过大的宫廷盛装,变得多余与滑稽。这些,她统统不再需要。

她说,“五月是 / 春天的大龄儿童 / 而六七八月拉着手 / 不许他当夏天”;她说,“小鸟妈妈 / 问宝宝 / 今天梳一个什么发型 / 小鸟说 / 啾啾”;她说,“梅花鹿累了 / 跑了那么远 / 也没找到红桃鹿 / 黑桃鹿 / 和方块鹿”……

一些非常任性的幽默,是需要舔去外表的凉,才能触及的夹心部分,是很多人习焉不察的思维死角,她像一个魔术师,能从旧玩具上,开发出新玩法。

要命的是,她的编辑也同样懂这份心思。一首一首小诗,却每一首都有独立的一页纸。这不是一本...

显示全文

实在是一本很甜的小书!打开的一瞬间,我在心里惊呼。

这装帧果然有ONE品牌独特的幻想,满布的糖果色钻石与粉色硫酸纸,令人不由地心里“咕咚”一声,吐出气泡来。

韩今谅的“老而弥萌”,是一种对生活的巧妙投降,是巴黎式的缴械,罗马式的不设防。看过太多刘胡兰式的咬牙切齿后,对这种“穷且益坚”的快乐,反而更加欣赏。

她说澳洲是“劳改岛”,是的,南半球确实美到很快便令人会有放逐感,透明的空气,恍惚的海水,人心也变得简单。

这样的所在,会令心智迅速退回到少年,甚至童稚,文辞上的矫饰像过大的宫廷盛装,变得多余与滑稽。这些,她统统不再需要。

她说,“五月是 / 春天的大龄儿童 / 而六七八月拉着手 / 不许他当夏天”;她说,“小鸟妈妈 / 问宝宝 / 今天梳一个什么发型 / 小鸟说 / 啾啾”;她说,“梅花鹿累了 / 跑了那么远 / 也没找到红桃鹿 / 黑桃鹿 / 和方块鹿”……

一些非常任性的幽默,是需要舔去外表的凉,才能触及的夹心部分,是很多人习焉不察的思维死角,她像一个魔术师,能从旧玩具上,开发出新玩法。

要命的是,她的编辑也同样懂这份心思。一首一首小诗,却每一首都有独立的一页纸。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个诗歌的小区,一页纸,就是一幢房子。当我读完一遍,再快速翻动书页时,我看见每一页的底纹是不同的,虽然都是一粒一粒的宝石,但它们彼此熟悉又独立,关联又别致。

但这些糖里,却又不止有甜,不止有俏皮和抖机灵。有些“宝石小房子”里,也住着忧心。

“细雨是 / 暗暗担忧的春 / 趴在我肩头啜泣 / 那夏日多么危险 / 有时雷声太响 / 云又不肯白”(《如何是好》)

在封底读到的那句“爱不能伤害于我”所流露出的倔强,在其他的诗句里也得到照应,如同没有办法号令宇宙作为舞台,便直接决定即便作为一颗苹果,也要独立成为一座星球。

或许这是我们共享又各自切分的孤单,属于每一个流浪过或流浪着的人,每一款独居过或独居着的心,“你不在场 / 我是无人收割的麦田 / 徒具锋芒”。我读到这句,肌肤颤动,可能在幽闭型与表演型人格之间,这样的句子,才能够成为隧洞。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一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