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代谢 东京代谢 8.3分

Void Metabolism

ArchidOggy
“东京的住宅主要以detached house的方式,城市中可用的地产项目自完全开发之后已经存在已久。作为始于1920年代的城郊住宅开发的一个产物,住宅作为回应所谓的“现代家庭”问题的一部分一直传承,到2010年已有90年的历程。一个日本住宅的使用周期(life expectancy)一般为26年。简单推算,这其中的许多住宅都至少已经重建了2次。这90年间,日本社会经历了巨大的转变,建筑技术,材料、法规、经济以及家庭结构都经历了显著的变迁,但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诚然,每栋住宅具体的寿命有所差异,但当下,现状却是一个从第一代到第三代住宅的混合共存(random mixture)。不同代住宅的组合预示了一些社会背景之下的变迁。基于这种认识,东京的风景(Tokyo landscape)经常被描述成混沌的(chaotic),主要因为住宅建筑26年的寿命和新陈代谢的重复循环。

当代东京的形态与1960年代“新陈代谢”运动所预想的有很大区别。当时(1960年代)所提出的模型中包含了一个固定的核(core)以及所属不同的胶囊(capsules),可在城市中应用,并集中体现了资本和权力。然而,新陈代谢所关注的,每一个单元(grain)和建筑却是由单个的所有者所主导,资本和权力在塑造城市空间的作用被...
显示全文
“东京的住宅主要以detached house的方式,城市中可用的地产项目自完全开发之后已经存在已久。作为始于1920年代的城郊住宅开发的一个产物,住宅作为回应所谓的“现代家庭”问题的一部分一直传承,到2010年已有90年的历程。一个日本住宅的使用周期(life expectancy)一般为26年。简单推算,这其中的许多住宅都至少已经重建了2次。这90年间,日本社会经历了巨大的转变,建筑技术,材料、法规、经济以及家庭结构都经历了显著的变迁,但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诚然,每栋住宅具体的寿命有所差异,但当下,现状却是一个从第一代到第三代住宅的混合共存(random mixture)。不同代住宅的组合预示了一些社会背景之下的变迁。基于这种认识,东京的风景(Tokyo landscape)经常被描述成混沌的(chaotic),主要因为住宅建筑26年的寿命和新陈代谢的重复循环。

当代东京的形态与1960年代“新陈代谢”运动所预想的有很大区别。当时(1960年代)所提出的模型中包含了一个固定的核(core)以及所属不同的胶囊(capsules),可在城市中应用,并集中体现了资本和权力。然而,新陈代谢所关注的,每一个单元(grain)和建筑却是由单个的所有者所主导,资本和权力在塑造城市空间的作用被分散,东京也同时呈现出一种民主的城市风景(urban landscape of democracy)。除此之外,几乎不需要用税收收益来维护居住环境,实际是一种可持续的状态。用以区别之前1960年代新陈代谢派的认识,固定的建筑核为代表的模式,我们以“void metabolism”来描述新的现象。

有趣的是,英国住宅的寿命一般是100年,这一周期可与城市中基础设施相比拟。相比而言,商业设施和时装店往往使用周期很短(比如,六个月,有些时候则是五年),是一种速生(ephemeral)的周期。因此,在英国,城市可以被视为一种两极的结构,一端是不变的社会基础,其中就包含房屋,另一端则是一些短期的城市现象,也与建筑相关。26年的重建周期则在这两极之间。因此,商业和时尚产业活动的短周期则很容易被吸收到城市空间的状态,并影响城市的界面,属于void metabolism所导致的一种现象。”

读的是日英对照的版本,上述内容只是一点认识。很明显,冢本对于1960年代“新陈代谢”派基于资本和权力介入的模式并不认同。落到建筑上说,多变的胶囊似乎和当代东京的问题并不矛盾,但冢本质疑“core”作为一个建筑的基本特征。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东京代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