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皮凯蒂与米塞斯《反资本主义的心态》

大雅扶輪

永远不会(如皮凯蒂声称那样)“过去(即从先前的成功中积累的财富)吞噬未来。”相反,是未来(不管下一个大事件会是什么)在用更好的东西取代现在。米塞斯明确指出:“在市场经济中,没有人是因为一些人富有这一事实而贫穷。富人的财富不是任何人贫穷的原因。”

文:Andrew B. Wilson/译:熊越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导师,他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了经济学的重量级人物。在一本名为《反资本主义的心态》的薄书(仅113页)中,米塞斯阐述了他对资本主义和不平等的看法。这本书于1954年首次出版,在网上不到10美元就能很容易地买到,在当下非常值得一读。

米塞斯关于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坐在被告席上,并被错误地指控多起反人类罪行的专著是一部经典:它勇敢地说出了那些仍然需要被说出来的东西。这本书强有力地批驳了对资本主义的偏见,这些偏见(最近引人注目地)出现在了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

在《反资本主义的心态》里,米塞斯问到:为什么那么多人“厌恶”资本主义...

显示全文

永远不会(如皮凯蒂声称那样)“过去(即从先前的成功中积累的财富)吞噬未来。”相反,是未来(不管下一个大事件会是什么)在用更好的东西取代现在。米塞斯明确指出:“在市场经济中,没有人是因为一些人富有这一事实而贫穷。富人的财富不是任何人贫穷的原因。”

文:Andrew B. Wilson/译:熊越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导师,他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了经济学的重量级人物。在一本名为《反资本主义的心态》的薄书(仅113页)中,米塞斯阐述了他对资本主义和不平等的看法。这本书于1954年首次出版,在网上不到10美元就能很容易地买到,在当下非常值得一读。

米塞斯关于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坐在被告席上,并被错误地指控多起反人类罪行的专著是一部经典:它勇敢地说出了那些仍然需要被说出来的东西。这本书强有力地批驳了对资本主义的偏见,这些偏见(最近引人注目地)出现在了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

在《反资本主义的心态》里,米塞斯问到:为什么那么多人“厌恶”资本主义?他给出了三方面的答案。

第一个因素是简单无知。极少有人把这一事实归功于资本主义:他们“享受了更早的年代即便最成功的人也没得到的便利。”电话、汽车、炼钢和其他成千上万的进步都是“古典自由主义、自由贸易、自由放任和资本的成就”——以利润驱使为动力,以及在开发更好的工具和机器以及创造新产品上部署资本。离开资本主义,你就消灭了自工业革命以来,在提高生活水平和减少贫困上业已取得的大部分或全部非凡进步。

第二个因素是嫉妒,这个绿眼怪物会导致很多人认为自己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正如米塞斯指出:“资本主义给了每个人达到最理想位置的机会,当然,这些位置只能由少数人得到……无论一个人为自己得到了什么,他眼前总会有人超过了他……这便是流浪汉对上班族,操作工对工长,经理主管对副总裁,副总裁对总裁,身家三十万美元的人对百万富翁,诸如此类的态度。”

最后,第三个因素是那些试图限制或摧毁资本主义的人对它的不断中伤。正如米塞斯指出,批评者和反资本主义者不断重复讲述相同的故事:说“资本主义是让广大人民群众遭受巨大不幸的制度,资本主义进展越大,越接近其完全成熟,广大群众就变得越贫困。”

事实上,这就是皮凯蒂在他的书里所讲述的故事,这本书已经飙升到了《纽约时报》和亚马逊的畅销书排行榜首位。不平等能列为二十一世纪的大问题吗?如果你同意皮凯蒂,那就能。他争辩说,收入和财富的差距上的差距越来越失控,使得富人和穷人之间产生对立。他警告说,不靠“充公”税来创建一个新的社会、经济平衡的话,今天的民主社会最终可能崩溃,资本主义和资本家会随之倒地。

皮凯蒂给出了很多貌似事实的东西(有些怀疑他的统计数据),在美国那些收入在最高水平的人在美国总国民收入里所占的比例,据称在过去三、四十年间出现大幅上涨。从这里他跳跃到了结论:在顶部的1%和底部的90%之间的巨大收入差距,将导致逐渐出现一种新的“世袭资本主义(patrimonial capitalism)”。巨额财富的继承者没有任何可担心的(或许除了暴力革命),将转变为一个新的食利阶级,依靠他们从拥有的土地和其它形式的资本那里收取的租金为生。

在他的分析中,资本回报率(r)超过经济增长(g)是板上钉钉的,这意味着巨额财富的继承人保持在通往更大财富的快车道上(甚至无需工作),而底层和中产阶级注定经济停滞或完全绝望。他的小公式(r>g)应该是这本书的要点之一,但它却强调了展示人在一个竞争性市场中如何行为之过于静态的图片的问题之一。

这绝不会逃脱米塞斯的注意。米塞斯会质疑皮凯蒂的假定,即巨额财富的继承人会很明智地管理自己的钱,或者说他们会在寻找最佳投资上和其他人(比他们更有动力)一样成功。

米塞斯认为,建立商业帝国者“迟钝和麻木的后裔”很可能会“挥霍”自己的遗产并“沦为平庸。”

在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制度下,(对米塞斯来说,意味着一个没有国家计划和控制之破坏性影响的竞争性市场经济);发号施令的人既不是强大的实业家,也不是富有的投资者;而是靠自己作为消费者之能力的普通人。通过他们的“买或者不买”,消费者们提供了“生产什么,以及谁来生产它的每日公投。”他们有拿着鞭子的手——“让贫穷的供应者变富,以及富有的供应者变穷。”

一个人几乎会怜悯米塞斯所描绘的贫穷资本家。不管他可能工作多努力或者跑多快,某人或许也能赢过他。在任何时候,其他供应商都在通过发现新的、更好的服务自己客户的方法来推翻现任者。沃尔玛或者Target来了,西尔斯和K-Mart走了。这是一场新兵源源不绝的战斗,永远不会(如皮凯蒂声称那样)“过去(即从先前的成功中积累的财富)吞噬未来。”相反,是未来(不管下一个大事件会是什么)在用更好的东西取代现在。

在《反资本主义的心态》中,米塞斯明确指出:“在市场经济中,没有人是因为一些人富有这一事实而贫穷。富人的财富不是任何人贫穷的原因。”

看一下在当今世界增长最快的几个国家。在一些国家生活标准的重大进展和他们最有进取心之公民取得辉煌成就的能力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一种天然兼容性(作为对与生俱来之矛盾的反对)?这就是作为经济自由化的结果,已经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在中国境内数以百万计的人在挣扎着脱贫的时候,中国的亿万富豪人数猛增(现在接近美国亿万富豪的数量)。

我们真的像皮凯蒂争辩的那样,正在目睹一场美国国内的财富大集中吗?

如果最高收入的人群从一年到下一年还是保持同一批的话,这可能是真的。但他们不是同一批人。正如米塞斯会期望的那样,这是一份不断变化的名单。一份来自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数据的最新报告,显示了在九年期间报告收入在一百万美元及以上者的美国国税局(IRS)数据。这些人中足足有一半的人只出现了一次。只有15%的人在九年中有两年报告了至少一百万美元的收入,只有5.6%在全部九年都达到。

这里并没有富人形成寡头政治,媲美前资本主义法国和英国地主贵族之权力和永恒的危险。[1]

但有别的事情要担心——一些曾经让米塞斯失眠的事情。那便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朝着平均生活标准持续改善”的趋势,会被因为“破坏资本主义运作之政策的影响”造成的越来越多的“资本主义缺失”妨碍。在这些倒行逆施的政策中,米塞斯指出了信贷扩张、加速货币供应和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还有,他抨击了减少个人选择,并把越来越多的经济决策留在国家手中的进步主义政策。米塞斯最害怕的是,人们会“放弃自由并自愿服从于全能政府的宗主权。”

讽刺的是,大政府最热心的支持者正是那些继续了最大不平等的人。(套用丘吉尔的话)难道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平均分担的不幸?

[1] 这里假定政府不会像它们所做过的那样,干预偏袒特定团体和企业。关于政府如何增加收入不平等的更多内容,参加弗兰克·霍伦贝克(Frank Hollenbeck)关于收入不平等的文章,以及安德烈亚斯·马夸特(AndreasMarquart)在这一话题上的著作。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21世纪资本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21世纪资本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