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短篇小说

十九君

今天是五一假期第一天(虽然跟双休日没什么区别),我已经做好了上下山会很堵、346会很挤的心理准备,但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从南坪回到重邮会耗费两个小时,而且我真的担心346上有的女生会怀孕,特别夏天快来了(污)。为了缓解我的郁闷情绪,刚才看完了《奇葩说》,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想着还是把这篇书评补完吧。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巨翅老人》、《世上最美的溺水者》、《令人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等名篇,其中《世上最美的溺水者》还被中学语文老师拿来出过题,当然那时候除了中心思想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马尔克斯究竟是何方神圣,只是在隐约中感觉到这应该是一篇超级牛叉的小说,因为大部分人都看不懂。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没有放弃阅读这个习惯,还有机会重温当初被误解被忽视的经典,重温那些年我们一起考过的语文题。

出于对马尔克斯的膜拜,这本集子我以前陆陆续续翻过几次,但都不系统,这次算是比较完整且认真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相比马尔克斯的其他作品,我觉得它更直观更轻巧,其中的《巨翅老人》、《逝去时光的海洋》、《世上最美的溺水者》,都是让人回味无穷的简短而又悠扬的短篇小说,在简单轻快与适度的深刻之间保持着完...

显示全文

今天是五一假期第一天(虽然跟双休日没什么区别),我已经做好了上下山会很堵、346会很挤的心理准备,但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从南坪回到重邮会耗费两个小时,而且我真的担心346上有的女生会怀孕,特别夏天快来了(污)。为了缓解我的郁闷情绪,刚才看完了《奇葩说》,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想着还是把这篇书评补完吧。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巨翅老人》、《世上最美的溺水者》、《令人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等名篇,其中《世上最美的溺水者》还被中学语文老师拿来出过题,当然那时候除了中心思想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马尔克斯究竟是何方神圣,只是在隐约中感觉到这应该是一篇超级牛叉的小说,因为大部分人都看不懂。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没有放弃阅读这个习惯,还有机会重温当初被误解被忽视的经典,重温那些年我们一起考过的语文题。

出于对马尔克斯的膜拜,这本集子我以前陆陆续续翻过几次,但都不系统,这次算是比较完整且认真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相比马尔克斯的其他作品,我觉得它更直观更轻巧,其中的《巨翅老人》、《逝去时光的海洋》、《世上最美的溺水者》,都是让人回味无穷的简短而又悠扬的短篇小说,在简单轻快与适度的深刻之间保持着完美的平衡。《幽灵船的最后一次航行》则是第一次实验了“通篇从头到尾只有一段话”的技巧,为后来震惊世人的《族长的秋天》铺平了道路。

这本集子里最优秀的篇目出现在最后,《出售奇迹的好人布拉卡曼》在轻巧方面更加登峰造极,二十世纪文学中所有繁冗的思索全部舍去,成为了一篇完全靠故事性折服人的冒险小说。读到这个短篇时,我认为它虽然在马尔克斯的整个写作生涯中不算那么著名,但恐怕它不会逊色于博尔赫斯的任何一篇短篇小说,甚至还渗透出类似于爱伦·坡和罗伯特·史蒂文森冒险小说的经典气质,文学在故事本身足够能打动你的时候,它不需要其它太多的附属物。

书末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全名更长,在此不赘述了)是全书篇幅最长的一篇,足有八十页。看这篇时,我脑中划过无数当代好莱坞电影中的桥段。这是一个有头有尾的完整故事,它带有戏说成分,女主角的悲惨命运看起来那么不可思议,她的祖母也几乎是马尔克斯小说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恶人之一,小说却在这一系列的颠簸遭遇中缀满了突破天际的想象力和同等分量的顺理成章。

当然这部短篇小说集也带有它自我编织的内部运行逻辑。《巨翅老人》中跌落凡间的老年天使被村民们顶礼膜拜,却给捡到老头子天使的那家人添了生活中的麻烦,直到变成蜘蛛的女人来到这个村子,村民们的注意力被“另一种马戏”转移走了,被冷落的巨翅老人被关进笼子里,放到院子的一角。这个受困的、被漠视的天使的形象,非常像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马尔克斯在这里表达了庸众村民和与众不同的被缚艺术家之间的对比。

但在后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中,这个巨翅老人的形象却再一次出现。故事中提到了“飞翔的荷兰人”,恶祖母称其为“长翅膀的老爸”。后来埃伦蒂拉在一个镇子作为娼妓“巡回演出”,这个“来自永生世界的使者”又出现了,但他对女主角的悲惨遭遇只报以围观的态度。马尔克斯在后面的故事中解构了在自己之前的故事里被塑造完好的“落难天使”的形象,抹去了自己曾对神圣表达的悲悯,带着戏讽的意味,将“神圣被拖进庸俗泥潭”的不可避免揭露出来。

同样的,在这段众人围观埃伦蒂拉的段落中,那个闹市里出现了之前几乎全部篇目的主人公。好人布拉卡曼继续表演解蛇毒,变成蜘蛛的女人也来到了这里被众人围观,《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的主人公桑切斯议员也在这个故事里起到了作用。

虽然这部短篇集中的七篇小说是在马尔克斯完成《百年孤独》后的四年里陆续完成,但这七篇小说之间的架构却十分明显,就像奈保尔的《米格尔街》,各篇的主人公在其它篇目里偶然串门,既交代了这些人在他们自己那篇故事之后的命运,也得以搭建了一个完整的小说时空。(换句话说,老马一直在下一盘大棋)

马尔克斯在这部短篇小说集里看似收起了自己的文学野心,在他以往的小说中被读者津津乐道的社会承载力在这里悉数退场,表面看来像是一本“荣耀过后,让自己在工作中调养生息”的轻松转型之作。但马尔克斯在这本书里使文学回归文学本身,并且重塑了短篇小说之魂,这其实是一种更大的文学野心的实现。在波澜起伏的二十世纪,文学时而繁荣,时而凋敝,并且时常被利用,也时常成为牺牲品。长篇小说被拿来诠释一个个主义,被用来掀动一个个思潮。在马尔克斯最荣耀的长篇作品中,他曾用文学拯救过这个世纪,在这里,他用短篇小说这个更纯粹、更和文学本身有关的形式,用文学拯救文学。就像书里那个已经溺死却肉身不坏,还能永久地散发出神秘魅力的英俊死者一样,短篇小说有着同样的神秘魅力,让接近它的人全部陷入一种爱情般的疯魔。

欢迎扫码关注“南山往事”(sjj-boo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上最美的溺水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上最美的溺水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