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我们仨 8.7分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读《我们仨》有感

Hennessy
2017-04-29 21:19:11

初读杨绛先生的《我们仨》时心中多少有些困惑,虽然从开始杨绛先生就写明了是一个“万里长梦”,但是那不可思议的客栈,那长长的古驿道,还有那搭载着钱老的古怪的小船,都令人有些不解,直至读到结尾。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 一人。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电光石火间,痛彻心扉! 那客栈就是“我们仨”的家,而当“我们仨失散了”这家也就变成了客栈;那古驿道便是杨先生奔波于钱老与女儿阿瑗的医院之间时那交织着悲痛、疲乏与无奈的心路,沧桑而凄凉;而钱老所乘的小舟自然就是他所住的医院,每次杨先生去寻时,小船都变换了停泊的地方,让人找得很艰辛,也许这就是指钱老几次病重抢救吧? 让我感受至深的有这样一段描述:“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船上相会时,他问我还做梦不做。我这时明白了。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

...
显示全文

初读杨绛先生的《我们仨》时心中多少有些困惑,虽然从开始杨绛先生就写明了是一个“万里长梦”,但是那不可思议的客栈,那长长的古驿道,还有那搭载着钱老的古怪的小船,都令人有些不解,直至读到结尾。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 一人。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电光石火间,痛彻心扉! 那客栈就是“我们仨”的家,而当“我们仨失散了”这家也就变成了客栈;那古驿道便是杨先生奔波于钱老与女儿阿瑗的医院之间时那交织着悲痛、疲乏与无奈的心路,沧桑而凄凉;而钱老所乘的小舟自然就是他所住的医院,每次杨先生去寻时,小船都变换了停泊的地方,让人找得很艰辛,也许这就是指钱老几次病重抢救吧? 让我感受至深的有这样一段描述:“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船上相会时,他问我还做梦不做。我这时明白了。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是啊,是突然的离别令人痛心,还是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力在亲人的体内一点点消逝更折磨人呢?突然的死别会如当头一棒,不管多么坚硬的心都会被击碎;可是那缓缓的生离何尝不是用一把钝刀子在心里一点点锯着,直至血肉模糊?! 我们谁都无法选择如何与人道别,但是或许能够选择自己远行的方式?突然想起关于老猫的传说,也许我更愿意做一只远行的猫,独自悄然地消失。 书的第三部分“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记录了1935年杨绛、钱钟书伉俪二人在英国留学的点滴,喜得爱女的三人世界,归国后的生活直到1998年钱老去世。63年间生活充满坎坷一家人却甘之如饴,苦中做乐。 钱钟书曾说: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是的,这正如我前不久读到的一段话:世界百般好,慌乱的心看不到。只有内心安定,花才香、画才美、酒才醉人、情才动人;听歌才是听歌,散步才是散步;晒太阳才是晒太阳,吃小龙虾才是吃小龙虾……一切幸福和情趣,都以心安为前提。世间最美是心安。    也许美的东西都是易逝的,那么就以一颗安静恬淡的心境去享受这稍纵即逝的美吧,且行且珍惜,不负人世间走这一遭。 就以杨绛先生的话做结尾吧“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