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北鸢 8.1分

“再谦卑的骨头里,都流淌着江河”

井优

看完《北鸢》,倏忽间升起怅然若失的愁绪。 我阅历不深,处世尚浅。对于这本书的阅读,我想,自己大抵是囫囵且混沌的。但仍然有一些东西挣扎着,即将喷薄着破土。我虽然并不很清楚那些是什么,却也隐约能瞥见它的轮廓,它唤醒的,一些模糊的,关于根系的认同归属,以及不成熟的想法。

最初想看这本书,是源于一段不长的文字。 “因为笙哥扬起了头,在他的脸庞上,她看到了一种端穆的神情。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小童,甚至与她和家睦都无关。那是一种空洞的、略带忧伤的眼神,通常是经历了人生的起伏,无所挂碍之后才会有的。这一瞬间,她觉出这孩子的陌生,心里有一丝隐隐的怕。 她慢慢走向他。这时候笙哥儿蹲下来,捡起一片枯黄的叶子。她停下了脚步。这孩子用清晰的童音说,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这一个词注定了文笙一生的枯繁孤寂。

他是从生命开始的不久就已经看透了人世,仁楨说:“看眼睛,我知道你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文笙不平凡的生世注定了他的独特,他在进卢家分明是个不谙世事的婴童,但我却觉得这一切他都是知晓洞悉的。他回答仁楨说:“活着,便无谓再想旁的事了。” 我便觉得,文笙伶俐地过早了。 ...

显示全文

看完《北鸢》,倏忽间升起怅然若失的愁绪。 我阅历不深,处世尚浅。对于这本书的阅读,我想,自己大抵是囫囵且混沌的。但仍然有一些东西挣扎着,即将喷薄着破土。我虽然并不很清楚那些是什么,却也隐约能瞥见它的轮廓,它唤醒的,一些模糊的,关于根系的认同归属,以及不成熟的想法。

最初想看这本书,是源于一段不长的文字。 “因为笙哥扬起了头,在他的脸庞上,她看到了一种端穆的神情。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小童,甚至与她和家睦都无关。那是一种空洞的、略带忧伤的眼神,通常是经历了人生的起伏,无所挂碍之后才会有的。这一瞬间,她觉出这孩子的陌生,心里有一丝隐隐的怕。 她慢慢走向他。这时候笙哥儿蹲下来,捡起一片枯黄的叶子。她停下了脚步。这孩子用清晰的童音说,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这一个词注定了文笙一生的枯繁孤寂。

他是从生命开始的不久就已经看透了人世,仁楨说:“看眼睛,我知道你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文笙不平凡的生世注定了他的独特,他在进卢家分明是个不谙世事的婴童,但我却觉得这一切他都是知晓洞悉的。他回答仁楨说:“活着,便无谓再想旁的事了。” 我便觉得,文笙伶俐地过早了。 但他同时又留有孩童的懵懂,更应该说是,属于孩童的清澈。 他念布莱克的诗: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e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 hour” 他并不懂的这诗的意思,却念得极好,思考这情感的来处,我想,是他清澈的孩童的心感知到了念诗给他听的叶伊莎的情感,并凭着本能,抓住了与自己相契合的点,自然而然地拥有了这样的情感,那诗句因为情感的充盈而饱满动人。 这种清澈,直至他成长为少年,仍没有丢失,甚至被工人夜校讲台上的思阅又一次加深。 这种清澈,像是一片湖,只要有深刻的真挚的情感注入,它就可以鲜活灵动。 那么这片湖最空灵寂静的时候,大抵是抗日回到襄城,在容声再见仁楨的时候吧。 我之所以说这个时刻空灵寂静,是因为我看来,文笙很早就在等待这个时候到来,并且他知道,这个时刻一定会来。情感上他是激动的,可于他的清澈来说,是最平静不过的时候,平静到,他清清楚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情感,不再是从别处去寻找契合点,是完全属于文笙自己的情感啊。 再说仁楨,就她对二姐的感情而言,她从很早就有了和二姐相似的反叛,甚至比二姐的来得要更早。她厌倦宽旷禁锢的大家庭,她想看到的是更大更广的新世界。她做不到,所以想透过二姐去看。冯家于小时候的她来说,是三妈的训斥,是三大爷的厌恶;于长大的她来说,是妥协要嫁给表哥的二姐的无奈,是抱着织着痛与爱的红毛裤死去的二姐的壮烈,是母亲死去后与父亲相依的孤寂。 偌大一个家,却没有什么配得上她仁楨的爱。 几面之缘的文笙,却被她记了很久很久。 而在众多的人物当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则是言秋凰。 她极淡然又极坚韧,一出出戏唱下来,自己的人生也成了一出大戏。幕起得仓促,落得却是绝美。仁楨总说她的眼神深处带着讨好,至她生命结束,我才看清她这讨好的来处:这讨好呀,是给蛮蛮的。蛮蛮是她想舍弃却顽强存活下来的,平淡生活的念想,对于幸福的向往期盼。我始终觉得,她对蛮蛮的爱,又简单,又复杂。你分分明明知道这无疑是爱,但你仍好奇这爱深沉厚重的原因来处。以至于,我总想,仁楨独自见她那次,她寻的到底是明焕还是蛮蛮? 其他的人物的塑造也都围绕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骨子里流淌着的仁义展开。众生百态,却无一不提醒着:顺势而行,勿忘根本。鸢的线,既让它飞得更高,也让它寻得到根。有了这线,便有了根,才不会走错路。乱世需要英雄,也需要坚守的小人物,小人物的坚持守住了一个国家的根本和奠基,这才有后来的繁盛。 “这就是大时代,总有一方容得下华美而落拓的碎裂。”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