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勅

liechtenstein
“任何制度有利亦有弊,并不是我们的传统政治只是专制黑暗,无理性,无法度;却是一切合理性有法度的制度全都该不断改进,不断生长。”
                                                                                                                        ——钱穆
        虽说这本书的名字确实是《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先生也确实在书中就中国历代政治...
显示全文
“任何制度有利亦有弊,并不是我们的传统政治只是专制黑暗,无理性,无法度;却是一切合理性有法度的制度全都该不断改进,不断生长。”
                                                                                                                        ——钱穆
        虽说这本书的名字确实是《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先生也确实在书中就中国历代政治制度进行了介绍点评,然在我看来,本书的立意并不在评得失,而在于为中国传统政治“平反”。
       不得不承认,长久以来,我也认为谈起中国古代政治,不过“封建”,“黑暗”,“专制”几字可概之,虽有偏颇,但大体还是准确的。但钱先生却在书中将中国古代政治的这些标签一一撕去,这其实即使在现在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但不得不说,先生做得很成功,至少读完此书,我对中国传统政治的看法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书中,先生主要谈论了汉、唐、宋、明、清五个朝代的政治制度,分中央、地方、经济、军事、考试制度这几个方面详述,又穿插着几个朝代的对比,读毕可以说对中国传统政治的演变有了清晰的了解,不可不感叹先生学术之深厚,然又能深入浅出。那先生又是怎样撕去标签的呢?
       首先,从五个朝代的具体制度设定,我们会发现,仅用“皇帝专制”概括古代政治实在冤枉。汉代有三公九卿掌握着行政,军事,监察等国家大权,偶有汉武帝大权在握,也只是人事使然,而非制度如此。唐代虽然丞相由一变三,但是皇帝的诏勅,根本由中书拟撰,才会在武则天时期,有刘祎之批评武则天“不经凤阁鸾台,何名为勅?”当时,中书省为“凤阁”,门下省为“鸾台”,这仍是说一切皇帝诏命必经中书、门下两省。即使到了宋朝,皇权进一步加强,还是有“事不出中书,即为乱政。”此外还有谏官唱反调。若真说“皇帝专制”,明清算是当得,而明清相比,明朝尚有“廷推”,“廷议”,若读《万历十五年》,更可知皇帝也有诸多束缚,清朝专制更胜。而清之所以能皇帝一人专全国之事,背后在于清法术多于制度,在于其背后的“部族政权”,而这又牵涉到“封建”问题。
       从中国古代的人事任用制度和考试制度,我们会发现,大多数时间里,权力是向公众开放的,中国政权又可说是“士人政权”。汉有举孝廉和太学来选拔人才,三国时期魏设立的九品中正其出发点也非为豪门世族服务,唐宋更是通过科举制度将权力向普通百姓开放。门第之说早在唐便没落,科举考试成了入仕的途径。从这个方面讲,中国与西方不同,没有阶级,只有流品。穷苦百姓可以通过十年苦读金榜题名改变命运,中国社会早已是一个平等的社会,没有世袭的公侯伯子男,官位更无世袭之说。问题到在于“节约资本”,使“社会里的一切力量都平铺散漫,很难得运用。”“一方面说我们是封建社会,一方面又说我们是一盘散沙。不知既是封建,就不会像散沙。既说我们是一盘散沙,就证明其非封建。”当我们对古代政治制度有了详细的了解,知道权力如何运作,制度于公,法术于私,而中国古代终究是制度多于法术的,那就不能用“黑暗”二字盖棺定论了。
      除此之外,钱穆先生对于许多其它问题也很有洞见,先生最值得钦佩一点在于他能从史实中剥丝抽茧,找出现象背后的原因,并能从时人眼中加以评判,而不用今人眼光随意指点。比如先生对于古代地方政府的权力考察就很独到。为何唐会安史之乱?为何宋也是地方贫弱,无法抵御外族?那又为何唐会最后平定安史之乱,而宋朝江山却就此覆灭?明知地方贫弱,外敌在前,宋太祖为何还要把首都定于周围是平原的开封,而不定于更近南方,且地势更易守难攻的洛阳或长安?元朝实施行省制度,行省如何划分,为何这样划分?南京归于江苏,而南京的门户广德,芜湖却归于安徽?这些史实背后,都值得我们细细考究,而钱穆先生也都给出了答案。当然,钱穆先生对于古代政治制度中的缺失也毫不留情地指出,大抵任何一个制度一旦历经两三百年都会出现问题,重要的是如何根据现实而补救或者改变,让制度不断改进,不断生长。
      也许因为大四受王恩铭老师熏陶了近两学期的美国政治,读这本书时时常会把中国古代政治制度与美国政治相比较,尤其是建国初期国父们对于美国的设想。如中国汉唐的人事制度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不同者,是一从“众”,二从“贤”,中国传统观念,贤人是可以代表民众的意见的,而这与美国初创时有很大相似之处。美国就是由一批“贤人”建立的,而如杰斐逊等也是主张精英政治,认为将国家权力交由每一个普通人手中是很危险的事。
       读历史的一个益处在于从历史中借鉴经验,运用于时事之中。后代人批评汉武帝“有事无政”,即他自身是一个好皇帝,然而只是人事好,而政治上并不曾有管束皇帝的制度,换一个皇帝,就不行了。当今不也是“有事无政”嘛?就拿反腐来说,若无制度作为保障,那清廉也只是一时的,没有控制贪念的机制,单靠严打也是治根不治本。
       这本书实在值得我再读第二遍,第三遍。最后,这本书我购于2013年一月,那时的我作为高三的历史生,无穷无尽的习题和背书积攒的对历史的厌恶处于巅峰,这本书只读了前十页,就束之高阁,读的那十页也无甚想法,四年间也甚少读历史方面的书籍,而今四年多过去,再拿起这本书,却觉得历史原来还是如此有趣,爱不释手,儿时对他的热情又再次盈与胸中。
       最后的最后,你要相信,你买的书,终有读完它的那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