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十年,我只是过客

流年觞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by温衡
    最初的最初,看到《十年一品温如言》的时候,心中是感动的。刚从小镇上回来乌鸦变凤凰的温衡,很渴望很渴望家人关爱的温衡,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傻傻的,又很笨拙,连对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一见钟情也不敢说,只在心底默默地记住有关于他的一切。嗯,真傻,傻得可爱。
    而他们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第一年,言希带着温衡“私奔”回故乡衡水。彼时言希还没有爱上温衡,却在生病时不由自主地卸下防备。他说:“我后来想,当时我是把你当做我的未来夫人看待的。”即使因为亏欠,即使为了补偿。可两颗心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近了。
    第二年,言希得了癔症。终归是回到了懵懂之时,幼稚地如同一个只会跟在阿衡身后的孩子,捂着鼻子喊:“疼”。言爷爷叹息着,“阿衡,言希可能一辈子都好不起来了。”阿衡笑,眉目清淡,语气坚定:“我会照顾他,一辈子。”于是当那个少年战胜匹诺曹归来之时,骄傲张扬的眉眼,也终是多了一丝一毫的柔情。
    第三年,陆流归国。那样温润如玉的一人,竟使温...
显示全文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by温衡
    最初的最初,看到《十年一品温如言》的时候,心中是感动的。刚从小镇上回来乌鸦变凤凰的温衡,很渴望很渴望家人关爱的温衡,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傻傻的,又很笨拙,连对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一见钟情也不敢说,只在心底默默地记住有关于他的一切。嗯,真傻,傻得可爱。
    而他们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第一年,言希带着温衡“私奔”回故乡衡水。彼时言希还没有爱上温衡,却在生病时不由自主地卸下防备。他说:“我后来想,当时我是把你当做我的未来夫人看待的。”即使因为亏欠,即使为了补偿。可两颗心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近了。
    第二年,言希得了癔症。终归是回到了懵懂之时,幼稚地如同一个只会跟在阿衡身后的孩子,捂着鼻子喊:“疼”。言爷爷叹息着,“阿衡,言希可能一辈子都好不起来了。”阿衡笑,眉目清淡,语气坚定:“我会照顾他,一辈子。”于是当那个少年战胜匹诺曹归来之时,骄傲张扬的眉眼,也终是多了一丝一毫的柔情。
    第三年,陆流归国。那样温润如玉的一人,竟使温衡逃窜地狼狈。他说:“这世上,只有言希,才配得上我。”微微一笑,君子无双,谁人知那温润的外表下,是多么不择手段的卑鄙。
    第四年,阿衡离乡。言希当了dj,可无人知晓,djyan,本是为了那远在异地的江南小水龟,能够不要忘记言希所存在。当粉丝用电话表白时,他笑,他知道他的阿衡,只会一个人默默坐在收音机旁听他的声音。
    第五年,楚云出现。言希不再执着于温衡,正如温衡也已有了自己的未婚夫。可是阿衡却回来了。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那晚,djyan在电台播音。温衡提着饭盒,在播音室的窗外,与言希的手掌,一根一根,十指紧贴。楚云流着泪说:“你看他们,怎么能够分开。”只怪命运,绕得太紧,缠得太深。
    第六年,很幸福。如同所有情侣一样手牵着手,看着日出。只是偶尔划过的不安,是无端的庸人自扰,抑或是悲剧来临的预兆?
    第七年,陆流抢亲。所有人都以为言希爱着陆流,包括温衡。她说:“如果你对着我的嘴亲下去,我就相信你。”耳边,是言希溺毙的温柔缠绵:“你知道什么,又知道......多少呢”
    第八年,他成为臭名昭著的言家龙子。而温衡,按部就班地接受安排的相亲。可温衡不知道,言希听不见了。言龙子,言聋子,一字之差,掩去了所有的悲伤与不甘。于是言希将阿衡推得极远,于是他花钱找来阿衡最在乎的弟弟。言希的世界,没了阿衡,也没了灵魂。
    第九年,言希逃离陆流。再远的距离断不开最深的感情,于是言希腿断了也爬到了法国,爬到了阿衡身边。他说:“阿衡我后悔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说:“宝宝嫁给我吧。”他可以放下骄傲去街边画肖像,可以在被人打之后望着香水店想给他的阿衡买瓶香水。
    第十年,言希温衡的孩子出生,一家三口被驱逐出境。于是回到中国。顾飞白的婚礼上,言希飞扬依旧:“这字,是呼应我媳妇的,否则你怎么配得上我的字。”泼墨挥毫,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
    这是他们的十年,含烟一笑,梦醒,揉揉眼。哪个少年曾经温如言。十年的烟波流转,他们终于,得偿所愿地厮守。回首转眸,仿佛她还是那个青涩傻气的温衡,他还是那个张扬耀眼的言希。而我,却不再是那个十四岁的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年一品温如言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年一品温如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