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我们仨 9.0分

她说“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小小牧
杨绛先生的女儿和丈夫相继离她而去,在沉寂了许久后,她写下了这篇长篇回忆性散文,悼念他们仨还在一起的时光,也安抚自己年老的岁月稍感落寞的心。而后,一波又一波的人“慕名而去”,人们可能早已遗忘了这个可怜的老人,却又在如今再次将她提上了日程。
他们“前仆后继”地来拜访这个准备孤独终老的老人,为她安然出世的人生态度喝彩,向她请教关于活着的意义。他们自诩在关心她,然而许多人都是为了关注而关注,人们都惊讶于杨绛先生竟能对那若八面来风般的苦难表现得如此平静,他们希望了解一切超出他们认知的东西,殊不知他们早已惊扰了杨绛先生年老的岁月里这段刚刚安稳下来的时光。死了的人安静地死去,我们是否也能让活着的人安静地活着。杨绛先生也走了,我们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只是希望以后,以后的以后,我们能够不要无耻得如此理所当然来迫切地窥探别人的秘密,没有人需要为我们那似乎刻不容缓的欲望负责。
杨绛先生说,“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这句话辛酸到让人不敢落泪,生怕泪水被误认为暴露了的虚伪。她已经老了,却要被迫去承受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袭来的坎坷与苦难。在某个黑夜的空荡荡的屋子里,她无法像小孩子那样肆无忌惮地歇斯底里,却又...
显示全文
杨绛先生的女儿和丈夫相继离她而去,在沉寂了许久后,她写下了这篇长篇回忆性散文,悼念他们仨还在一起的时光,也安抚自己年老的岁月稍感落寞的心。而后,一波又一波的人“慕名而去”,人们可能早已遗忘了这个可怜的老人,却又在如今再次将她提上了日程。
他们“前仆后继”地来拜访这个准备孤独终老的老人,为她安然出世的人生态度喝彩,向她请教关于活着的意义。他们自诩在关心她,然而许多人都是为了关注而关注,人们都惊讶于杨绛先生竟能对那若八面来风般的苦难表现得如此平静,他们希望了解一切超出他们认知的东西,殊不知他们早已惊扰了杨绛先生年老的岁月里这段刚刚安稳下来的时光。死了的人安静地死去,我们是否也能让活着的人安静地活着。杨绛先生也走了,我们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只是希望以后,以后的以后,我们能够不要无耻得如此理所当然来迫切地窥探别人的秘密,没有人需要为我们那似乎刻不容缓的欲望负责。
杨绛先生说,“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这句话辛酸到让人不敢落泪,生怕泪水被误认为暴露了的虚伪。她已经老了,却要被迫去承受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袭来的坎坷与苦难。在某个黑夜的空荡荡的屋子里,她无法像小孩子那样肆无忌惮地歇斯底里,却又分明地感觉到窗外的大街上,幽灵在冰冷的月光下一阵一阵地游荡。而她也像个不知去向的孤魂野鬼,却怎么也走不出那间空荡荡的屋子。是的,那个时候她已经老了,她还必须保持那份历经沧桑的安稳与平静,那份历经沧桑的淡定与从容,那份历经沧桑的端庄与典雅。
她老了,并且在古驿道跟她的丈夫与女儿失散了,只能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寻找回家的路,只是,只是再也找不到了。失散的不仅仅是他的丈夫与女儿,还有她过去的路。回头望去,再也没有归程,而前方,死亡却是分明地晃眼。岁月给她来了个釜底抽薪,而她却还要一个人孤独地活下去,因为她知晓自己也即将走到尽头。我们永远也无法感受到她等待死亡时那种巨大的无助,但生可能是更大的无助。人世间没有童话故事,永恒只在死亡之后,我们总是轻易失散,并且再不能重逢。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在最后的最后,她能回去的只有古驿道上的客栈,一个没有家人的家。
钱钟书先生曾刻薄地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纵观千万年的莽莽苍苍,也没有多少爱情能走向永恒,那么,我们又是为何如此执着地追寻这爱情的寓所。当有一天我老了,你也不再年轻,而我们还在一起,未曾分离,还能相偎相依,互诉衷肠,谈论曾经的岁月,回忆当初的爱情,相视一笑,看着午后的阳光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这也许就是我们追求的所谓婚姻的意义,向往的所谓爱情的美好。
陪伴刚刚好地成为年老岁月最后的注脚,只是希望,我们互相之间谁也不要先谁而离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