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默尔索——向死而生

尹文墨行
现代性的反思——人之自我的迷失
       如今的社会,我们每个人就是冷酷的受害者,也是冷酷的施虐者。当我们对他人评头论足时,总是极尽所能,我们考虑了各种各样的因素,唯独忘却了那个“东西”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完完全全的人。当轮到我们自己受害是,我们又开始深有体会,抱怨社会的不公,人们的冷漠与无情,可是这一切又是什么导致的呢?事不及己身,我们总是高谈阔论,口若悬河,似乎真理就在我们口中,就在我们的思量里。当身受所累时,又开始展现那氓氓小民的可悲可怜可恨可笑的一面,自己是个无辜的弱者、受害者,抱怨甚至咒骂社会的不公与无情。同一情况对象不同,展现的场景就天翻地覆。我要讨论的不是这相异二者之间的差别或者人之性恶的观念,而是要追问这一切的一切是什么导致的呢?让我们现代社会中的人们就这么撕裂扭曲而又引以为合理的生活着运行着。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大发展,物质性的进步在短短的三四个世纪极速高升,这也正是我们人类引以为傲的,还有什么是人做不到的呢?人类对于自我的自信心高度膨胀,“人定胜天,天为人用矣。”可是真...
显示全文
现代性的反思——人之自我的迷失
       如今的社会,我们每个人就是冷酷的受害者,也是冷酷的施虐者。当我们对他人评头论足时,总是极尽所能,我们考虑了各种各样的因素,唯独忘却了那个“东西”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完完全全的人。当轮到我们自己受害是,我们又开始深有体会,抱怨社会的不公,人们的冷漠与无情,可是这一切又是什么导致的呢?事不及己身,我们总是高谈阔论,口若悬河,似乎真理就在我们口中,就在我们的思量里。当身受所累时,又开始展现那氓氓小民的可悲可怜可恨可笑的一面,自己是个无辜的弱者、受害者,抱怨甚至咒骂社会的不公与无情。同一情况对象不同,展现的场景就天翻地覆。我要讨论的不是这相异二者之间的差别或者人之性恶的观念,而是要追问这一切的一切是什么导致的呢?让我们现代社会中的人们就这么撕裂扭曲而又引以为合理的生活着运行着。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大发展,物质性的进步在短短的三四个世纪极速高升,这也正是我们人类引以为傲的,还有什么是人做不到的呢?人类对于自我的自信心高度膨胀,“人定胜天,天为人用矣。”可是真实是什么呢?在这现代社会,我们个人到底怎么样?我们每一个个人成为了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签,而且往往不只一个,可是我们渐渐地沦为了标签所要表现的意涵,我们成为了标签,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这标签的意涵却又不是我们每个个人所赋予的,而是社会赋予的,他人赋予的,总之一句话,不是我们自我赋予的,尽管这是所谓我们自己的标签。现代社会中,人沦为了什么?成为了社会中的工具,是巨大的社会机器中的一颗螺丝钉,这是一颗随时可以被代替的,到处都是的螺丝钉,大量生产的一般无二的螺丝钉。那么人还是人吗?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他或她应该是自我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无法模仿的,无可代替的,有一属于个体特点的个人,这是首先和前提,他或她才是个人。否则我们和机器何异?和工具何异?
       现代社会物质高速发展,精神文明却是脱节的,我们可以说出很多举世闻名的企业家、科学家、经济学家,可是却发现很难说出什么真正的哲学家、思想家。功利观念笼罩在现代社会,侵占了每个人的思想和意识,惟以功利论英雄。可是人非禽兽,物质方面的需求并非全部,甚至并非最重要的部分,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社会人们思想之空洞虚无,因为惟有功利,可是功利不过是一物质的展现,它并不能满足作为人的需求。现代社会泯灭人性,让人忘记了他(她)是个人。
      二十世纪是个主义的世界,人类社会中到处宣扬着各式各样的主义,人们不是服膺于这种主义,就是那种主义,总之总会有一个主义是你所服膺或要你去拥护的。现在呢?可能人们不大谈主义了,因为这似乎是近代史的事情了,现在充斥的是五花八门的理论,而且是月新日益,层出不穷。无论是主义也好,理论也罢,在这些的影响下,人们的生活逐渐失去自我,我们不是在自己生活,而是按照某种拟定的主义或理论生活,似乎社会就像个工厂,这些理论与主义就是加工方法,一个一个的“人”便毕业生产出来了,一个个的合格品就是大家口中说的“这是一个懂事明体有出息的人”。而一些偶尔出现的似乎不按众人方式和意识处世的人,就被厌弃憎恶,大家眼里这是个怪胎,不合常理,本身就为大多数合格的世故人所隔离,至少是心中的隔离,一旦又做出什么事情,那么大家必然是以为不出所料,每个合格的人都要义正言辞的批判一下指责一番。“以法杀人,犹可怜矣;以理杀人,谁可怜乎?”而这理若是自我的理尚不可悲至极,若连这理,都并非出于己身,那么真是天可怜见,自己的生死却和自己没有一丝关系,岂不是跌进无尽的绝望深渊?
      柳鸣九先生在书序中讲:“默尔索的命运并不取决于那件命案的客观事实本身,而是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他这个人,取决于人们对他那些生活,他的生活方式,甚至生活趣味的看法,实际上也就是取决于某种观念和意识形态。”杀人偿命本身似乎无可非议,但小说中的默尔索却并非死于这个,而是那个众人所评于并非出于他们自身的理。默尔索就像加缪在他《阳光与阴影》中讲的:“我不是这里的人,也不是别处的。世界只是一片陌生的景物,我的精神在此无依无靠。一切与己无关。”但默尔索最终明白了一切,他成为了他自己本身,最终他“面对着充满了星光与默示的夜,第一次像这个冷漠而未温情尽失的世界敞开心扉。” 小说体现的现代社会以法律公正之理为代表的一种司法专政,更突出了司法当局的精神暴虐。柳鸣九先生讲:“默尔索在感受到人的生存荒诞性的同时,又面临着人类世俗与社会意识形态荒诞的致命压力,这是他双重悲剧的要害。”是啊,正如鲁迅先生曾说过的,在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可是默尔索死前却成了清醒的人了,成了一个真正的人了,这是悲剧,其实也是“喜剧”,至少他是人了,在这泯灭人性的现代社会,他复活了,可是他马上又要死了,也许这就是让人绝望之处。但是默尔索他像人一样活过,他向死而生,他死前看透一切的彻悟让他回归自我。
      但是人终有一死,若从未人一样的活着,哪怕一分一秒,那么活着的意义又何在呢?直面惨淡的人生现实,不要颓废绝望但也不要轻易就妥协屈服,做一个真正的人,不要迷失自我,直面自己的本心,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人,(个人——个是个体自我,人乃人性之人,这方是真正的个人,一个独立自由富含人性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