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的悲剧 Y的悲剧 8.9分

疯狂家族的悲剧

twilight_kj

一个骇人的剧本落入了正有动机的行动派者手里并加以执行,虽然过程完成的别扭荒谬,可却达到了目的和制造了意想不到的谜团。 《Y的悲剧》,悲剧系列的第二部,奎恩把我们引入了一个疯狂的黑特家族的故事当中,似乎是梅毒让这个家族变得异常活跃与狂躁,在世人面前黑特老太就是八卦新闻的主角,经商、婚变与暴躁易怒的性情让她臭名昭著,她的子女也很幸运地继承了她的臭脾气,极度残忍与放荡的作派。看似只有外人才会正常一些,以及边缘化的黑特家族成员(约克·黑特、又聋又哑的前夫的女儿路易莎、儿媳玛莎)才足够冷静和正常,不过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家庭,正常人如何生活或者说是生存下来——“当他生命中唯一的兴趣被盗窃、被扼杀,精神上活得像一名贱民”。在我的认知上,我理解为奎恩是有意而为之创造出一个变态家庭谋杀案来,这在奎恩的小说中是个特例,因为多多少少在传统古典推理之外奎恩又抹了一层小惊悚或者是小诱惑(是对读者奇幻色彩地挑逗),这是在推理之外剧情故事的乐趣提升,有希胖的黑白镜头画面感,我表示很接受。在最后哲瑞·雷恩的推理解谜之下,一切的真相也都离不开黑特家族的疯狂。

这部小说的巨大成功在于我们都忽略了看似不可能的真相...

显示全文

一个骇人的剧本落入了正有动机的行动派者手里并加以执行,虽然过程完成的别扭荒谬,可却达到了目的和制造了意想不到的谜团。 《Y的悲剧》,悲剧系列的第二部,奎恩把我们引入了一个疯狂的黑特家族的故事当中,似乎是梅毒让这个家族变得异常活跃与狂躁,在世人面前黑特老太就是八卦新闻的主角,经商、婚变与暴躁易怒的性情让她臭名昭著,她的子女也很幸运地继承了她的臭脾气,极度残忍与放荡的作派。看似只有外人才会正常一些,以及边缘化的黑特家族成员(约克·黑特、又聋又哑的前夫的女儿路易莎、儿媳玛莎)才足够冷静和正常,不过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家庭,正常人如何生活或者说是生存下来——“当他生命中唯一的兴趣被盗窃、被扼杀,精神上活得像一名贱民”。在我的认知上,我理解为奎恩是有意而为之创造出一个变态家庭谋杀案来,这在奎恩的小说中是个特例,因为多多少少在传统古典推理之外奎恩又抹了一层小惊悚或者是小诱惑(是对读者奇幻色彩地挑逗),这是在推理之外剧情故事的乐趣提升,有希胖的黑白镜头画面感,我表示很接受。在最后哲瑞·雷恩的推理解谜之下,一切的真相也都离不开黑特家族的疯狂。

这部小说的巨大成功在于我们都忽略了看似不可能的真相,奎恩的小说魅力在于你和侦探拥有相同多的线索,这里极少有无用线索迷惑读者,并提出挑战读者。但基于这本小说有些犯罪做法却又是莫名其妙毫无意义的,“犯罪行为只有模式,没有逻辑。”我们很难揪出谁是凶手。当推理沿着此类模式的构成走势进行,就会与逻辑相悖,你会认为这完全没理由啊!不断推翻你长期已久的理性经验。当你再认真的考虑犯罪与动机时,你也会因为事实确凿如此而欣然接受,这也应了“存在即合理”的普遍认知。但雷恩推理的抽丝剥茧,过程的跌宕反转也着实让人大呼过瘾如梦方醒。 说了很多,到底是怎样的犯罪手法呢?其实在开始我已经交代了,只不过意外的执行者是黑特的孙子杰奇,杰奇虽小,却有同样邪恶的能力,黑特老太总是对调皮的杰奇毒打鞭笞,这个家族充满了仇恨,这一点又契合每一个人的特质,一切都在平静中酝酿着可怕的事情,直到约克·黑特的剧本被杰奇发现,他用自己近乎稚嫩的行为却又坚定仇恨地杀害了自己的奶奶,当真相直指这个十三岁的孩子时,瑞恩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可却也要了这个魔鬼孩子的命,这个孩子是不是应该负起杀人的责任,他最后用死(意外自杀)为这个故事画下圆满句号但却被世人诟病成未能解决的悬案。瑞恩没有公开谜底,最终还是没有让杰奇承担杀人的罪责,这个罪责留给了黑特整个家族。

在本书的高潮部分也是最终的推理阶段,瑞哲·雷恩再一次的彰显了他的睿智,推理过程缜密严谨,纹丝合缝,结合杀人者是孩子这一特殊情况,把所有的不可能都以换位角度来一一解答,这也是奎恩小说被无数推理爱好者推崇的原因,即便是《Y的悲剧》设定这样一种情境的小说,他的落脚点还是归根于古典经典推理。所以只要你能找出文中隐含的证明罪犯的证据,就能相当准确地找出罪犯。当然你不是雷恩,所以你喜欢看奎恩的小说,他也不会让你洞悉太多人性问题,即便书名是“悲剧”,可是读到最后,发现我们仍然沉浸在犯罪的手法上和推理过程,而不是应该可能有的情感怜悯。读奎恩,享受的就是这种美妙的乐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Y的悲剧的更多书评

推荐Y的悲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