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主题的小说集

宝儿-天使宝贝

据说爱情是文学作品永恒主题之一。确实,我们曾经看过数不胜数的爱情故事,包括中外名著中写的经典故事和自己身边发生的琐碎故事。但是爱情故事注定没完没了,永远有翻新的花样让读者为之着迷,所以这才成了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可不?台海出版社新近推出了H的短篇小说集《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就是又一本爱情故事。书中集结了YAHOO(雅虎)时尚频道超人气专栏“女人香”中的文章。H是什么人?书中也作了简要介绍,男性,有名的“两性作家”,吉隆人(不懂是不是指吉隆波人—待考),在台湾东吴大学学过日文,在台湾淡江大学日本研究所工作,英文全名是Higashi。据说此人一向点子多多,“存折里面永远存放九位数的创意”。所谓“两性作家”,是指擅长在写爱情小说时变换角度、一会儿从男性角度出发写,一会儿又从女性角度出发写,能左右开弓的作家。 H就是这样一位著书好手。所以他的作品在台湾既受广大读者青睐,也得到公众人物好评,据说网上浏览数已经突破千万。《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这本书,收集了H的26个短篇爱情故事。说到爱情故事,必然让人想起诸多青春元素,如大学校园、职场白领、花前月下、俊哥靓妹之类,当然在H的书中也不缺乏这些内容。但是爱情不...

显示全文

据说爱情是文学作品永恒主题之一。确实,我们曾经看过数不胜数的爱情故事,包括中外名著中写的经典故事和自己身边发生的琐碎故事。但是爱情故事注定没完没了,永远有翻新的花样让读者为之着迷,所以这才成了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可不?台海出版社新近推出了H的短篇小说集《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就是又一本爱情故事。书中集结了YAHOO(雅虎)时尚频道超人气专栏“女人香”中的文章。H是什么人?书中也作了简要介绍,男性,有名的“两性作家”,吉隆人(不懂是不是指吉隆波人—待考),在台湾东吴大学学过日文,在台湾淡江大学日本研究所工作,英文全名是Higashi。据说此人一向点子多多,“存折里面永远存放九位数的创意”。所谓“两性作家”,是指擅长在写爱情小说时变换角度、一会儿从男性角度出发写,一会儿又从女性角度出发写,能左右开弓的作家。 H就是这样一位著书好手。所以他的作品在台湾既受广大读者青睐,也得到公众人物好评,据说网上浏览数已经突破千万。《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这本书,收集了H的26个短篇爱情故事。说到爱情故事,必然让人想起诸多青春元素,如大学校园、职场白领、花前月下、俊哥靓妹之类,当然在H的书中也不缺乏这些内容。但是爱情不仅包括恋爱,还包括婚姻。恋爱中浪漫成分居多,婚姻中现实成分居多。不写婚姻的爱情故事总不显完整。从这个意义上说,H把爱情的意义表达得更全面。既有青年人的潇洒轻松,也有老年人的艰难沉重。例如作者在好几篇中描写了“老夫老妻”的爱情生活,但是笔下并没有安排老俩口去旅游享受幸福快乐,而是“残忍”地把他们安排住进医院,一个重病缠身,一个精疲力尽,相濡以沫也变得力不从心,那有什么“夕阳无限好”呢?只是不堪忍受的受折磨罢了!再在这样特定的环境中或是诘问人性,或是回眸人生,或是寄希望于虚空未来,如此爱情亦不悲乎! 在这本小说集中,H好像不时把爱情放到生死之际去描写,当然这样才更具震撼效果。例如好几篇写“老夫老妻”的爱情故事就是这样,好几篇写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也是这样,或是女孩双眼失明对人生绝望,暗恋的男孩给她无名指套上戒指;或是女孩遇到暴徒,男孩出手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人,正要倾吐真情却不幸撒手人寰。从这个意义上说,H 把爱情的价值观表达得更加复杂深刻。在作品结构上H常用意外的方式嘎然而止地结尾,令人或是扼腕叹息,或是目瞪口呆。 本书26篇中的最后一篇标题和书名相同,说一个聋女孩一个哑男孩互相爱恋。男孩为了在情人节让女孩听到想听的话,躲在树林里拼命拼命练发音,故事写得心酸感人。26个故事26个口味。爱情故事永远像歌里所唱的: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1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致爱情里的聋哑人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