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

王意之
——这是一篇很严肃的科研读后感
在学习《计算机网络》这本书以前,我对网络的概念是什么样的呢?最理性的描述就是一些节点和节点之间关系组成的集合(via离散数学&数据结构与算法),不过这些都是理性思维的定义啦。假设一个文科生,或者是没有学过这两门课的人,可能会说:蜘蛛网、交通网、人际关系网……有别于理性计算后的答案,这些可能更生活,更有人情味。
现在回想两年前的高中,我特别感激成都让我学会了一个词:人情味。这个词其实老早就在我的词典里,可是释义却一片空白,甚至有段时间我还一度对它产生了偏见,认为这是不地道、不坦荡之人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如今,我觉得一个人之所以会产生情感波动,几乎大部分都取决于这个词。
那时一位推心置腹的室友给我做过这样一个比喻:一个人的心有多大,决定了他能有多少朋友。你的心里有一张床,大概五六个人可以在里面挤挤坐下;但是如果总是把门闭上,别人进不来,就别总是抱怨为什么没有人来关心一下我。天资聪颖如我一点就通。
简单地说,有些连接是人为创造的。
我在考计网的那段时间里一直穿插着《查令十字街84号》,给了我许多感动。作者海莲·汉芙是一位美国女作家,男主是伦敦查令十字...
显示全文
——这是一篇很严肃的科研读后感
在学习《计算机网络》这本书以前,我对网络的概念是什么样的呢?最理性的描述就是一些节点和节点之间关系组成的集合(via离散数学&数据结构与算法),不过这些都是理性思维的定义啦。假设一个文科生,或者是没有学过这两门课的人,可能会说:蜘蛛网、交通网、人际关系网……有别于理性计算后的答案,这些可能更生活,更有人情味。
现在回想两年前的高中,我特别感激成都让我学会了一个词:人情味。这个词其实老早就在我的词典里,可是释义却一片空白,甚至有段时间我还一度对它产生了偏见,认为这是不地道、不坦荡之人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如今,我觉得一个人之所以会产生情感波动,几乎大部分都取决于这个词。
那时一位推心置腹的室友给我做过这样一个比喻:一个人的心有多大,决定了他能有多少朋友。你的心里有一张床,大概五六个人可以在里面挤挤坐下;但是如果总是把门闭上,别人进不来,就别总是抱怨为什么没有人来关心一下我。天资聪颖如我一点就通。
简单地说,有些连接是人为创造的。
我在考计网的那段时间里一直穿插着《查令十字街84号》,给了我许多感动。作者海莲·汉芙是一位美国女作家,男主是伦敦查令十字街一家书店的主人,经常给作者寄送书籍,书信往来中他们认识了彼此和彼此的朋友家人。海莲会在在复活节给书店寄去复活节鸡蛋以及腊肉之类的小礼品,为了表示感谢,书店的小员工也会代替他们的老板给作者写回信。我原本以为这个故事是两个文艺青年的风花雪月,读完才发现是两个相隔千里的“小团体”交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无条件的善意十分让人动容。
大概书读多了,难免浮想联翩。在计算机网络中,传输层的核心协议之一TCP最大的特点就是面向连接,在信息交流的首尾要进行三次握手和四次挥手,其中一个重要的标识符就是我这篇文章的题目。假如把两个端拟人化,瞬间就变得可爱多啦:
“SYN”//在不?我找你有点事。
“SYN,ACK”//在的,啥事啊?
“ACK,“我能问你道题不?””
……
“FIN”//回聊哦。
“ACK”//等等。
“FIN”//好吧,那我明天再问你大数定律的题。
“ACK”//嗯。
近几年,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屡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好像这两个词天生就是对立的似的。其实我觉得计算机从无到有本身就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的作品。虽然我硬件学得烂,被嵌入式“逐出师门”转投物联网,但是在大佬们的熏陶,我体会到的“板子”、“代码”其实是有人情味的。它之所以复杂严谨,只是因为没有中间项,非是即非,其实绕一个大弯(一系列的语句)给它讲清楚侧重点,问题就能够被很好地解决。大概我就有这样一个缺根筋的大脑,所以对于人工智能颇具同理心。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地方也是有人的痕迹的。比如说进程运行先后的判断,要么first come first serve,要么shortest served first;还有最小生成树,显然就是一种人类本能趋利避害的心理啊;还有在if语句上的抖机灵,分明就是把选择困难症心目中最完美的选择体系寄托到计算机身上……
寒假回家,家里人喜欢看《最强大脑》,总是兴致勃勃地率先预言是人赢还是机器赢,像我这种接受过高等计算机教育的人当然是不屑一顾的——“惊!人类恐成人机大战的最终赢家!”——不过是感性与理性的对碰比较刺激罢了。在我看来,机器永远赢不了人,这个输赢定义在是否能够过上“有人情味的生活”上。人在做决策时是会考虑到情感因素的,它或许不是最优的,但一定是独一无二的;而机器只能顺着代码一通下来,走向既定的结果。《攻壳机动队》原名叫“Ghost in the shell”,有烟火气息地生活才是我们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它在于我们独一无二的朋友圈,在于顺理成章的一声问候;在于“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打个电话骚扰一下”;在于“子虚乌有节”的礼物;在于我吃你苹果啦;在于“走嘛,吃饭去”;……我们人类是会没有目的和理由,主动去建立连接的。当然会不会被回复,也是一种概率事件,这也是机器所没有的。说得感性一点,我们孤独地思考,但是没有必要孤独地活着。
这大概是一个程序小白在经过将近两年的学习以后,第一次严肃认真地为我的专业写文章,从陌生到熟悉,科学也可以被温柔对待。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计算机网络――自顶向下方法与Internet特色(影印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