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兄弟 鳄鱼兄弟 9.2分

一个女东野圭吾的现身

偏要叫肉卷

每次读绘本时最怕遇到的,就是狐狸和松鼠。

除了红色毛茸茸的大尾巴,我实在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区别。

(——我就知道我说错了也没人发现)

于是,为了不影响阅读的流畅性,我给自己设置了一系列简单粗暴的判定标准。

比如:

站在树上的是松鼠,躲在树后的是狐狸;

抱着松果的是松鼠,不抱松果的是狐狸;

和小鸟小熊在一起的是松鼠,和小白兔或大老虎在一起的是狐狸……

但即便我的“懒汉法则”设计得万般周全,也依然有玩不转的时候:

零秒回答,这是狐狸还是松鼠?

大概是继承了爸爸的图像识别能力,肉卷在这方面就有天赋得多,看不出来的动物直接甩个问题给她就行了。

但英文绘本就比较麻烦了,最近带她看单词书,里面管鳄鱼叫crocodile,可是她在幼儿园学的却是alligator。这两个单词到底有什么区别,可就不是随便鬼扯两句就能解...

显示全文

每次读绘本时最怕遇到的,就是狐狸和松鼠。

除了红色毛茸茸的大尾巴,我实在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区别。

(——我就知道我说错了也没人发现)

于是,为了不影响阅读的流畅性,我给自己设置了一系列简单粗暴的判定标准。

比如:

站在树上的是松鼠,躲在树后的是狐狸;

抱着松果的是松鼠,不抱松果的是狐狸;

和小鸟小熊在一起的是松鼠,和小白兔或大老虎在一起的是狐狸……

但即便我的“懒汉法则”设计得万般周全,也依然有玩不转的时候:

零秒回答,这是狐狸还是松鼠?

大概是继承了爸爸的图像识别能力,肉卷在这方面就有天赋得多,看不出来的动物直接甩个问题给她就行了。

但英文绘本就比较麻烦了,最近带她看单词书,里面管鳄鱼叫crocodile,可是她在幼儿园学的却是alligator。这两个单词到底有什么区别,可就不是随便鬼扯两句就能解决的了。

还好,遭遇这种经历的不止我一个人,同样身为非母语国家的读者,法国艺术家Delphine Perret(戴尔芬·佩雷)显然也为此备受困扰。

更夸张的是,她竟然为此“大动干戈”地创作了一部绘本,把对crocodile和alligator这两个单词的“愤慨”一并写进了书中。

在这本中译名为《鳄鱼兄弟》(《Pedro and George》)的绘本中,表哥Pedro(佩德罗)是一只鳄鱼(crocodile),而表弟George(乔治)则是一只短吻鳄(alligator)。

由于他们经常被小孩子们搞混,鳄鱼兄弟决定去城市里找到那些粗心大意的孩子,吃掉他们为自己正名。

结果,孩子们的热情使鳄鱼兄弟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们不仅在学校组织了一场热闹的Party,还送了两辆滑板车给两兄弟作为礼物。

更让他们感动的是,一名叫泰奥迪尔的男孩儿竟然能辨认出鳄鱼和短吻鳄的区别,并头头是道地给那些“无知又讨厌”的小孩子们上了一课。

你知道鳄鱼和短吻鳄的区别吗?

可是,知道这些冷知识,有什么用呢?

crocodile和alligator在英文中的区别,约等于狐狸和松鼠在绘本中的差异。反正八九不离十,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小事”上吗?

但别忘了,最能吸引孩子注意力的,恰恰就是这些无聊的小事。孩子不关心为什么别人的爸爸比自己的爸爸挣得多,却会蹲在马路边对着一只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发呆。他或许是在浪费时间,也可能是在决定要不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生物学家。

孩子的好奇心往往会被扼杀在成年人敷衍了事的态度中,Delphine Perret则是在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替孩子们向家长宣战。在《鳄鱼兄弟》的故事中,她不但没指出鳄鱼和短吻鳄到底有什么实质性区别,甚至从画面中也丝毫找不到线索。

形似双胞胎的鳄鱼哥哥和短吻鳄弟弟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在你陪孩子读这个故事时,大概会出现下面的对话:

“妈妈,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啊?”

“嗯……我也看不太出来,咱们往下看看吧。”

“妈妈,鳄鱼和短吻鳄到底有什么区别啊?”

“泰奥迪尔说,鳄鱼闭上嘴的时候,下排的第四颗牙会露出来。”

“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

书上可没有答案。

给出答案是科学家的使命,作为一个艺术家,Delphine Perret的任务是提出问题,并创造一个足够大的遐想空间。

当然,有些问题,光靠想象力是远远不够的。

“可能它们本来就很难区分吧。”你有些厌倦了,于是这样说。

话音刚落,你就不偏不倚地落入了作者的圈套。

图左为短吻鳄(圆头),图右为鳄鱼(尖头)

只要你稍微动一动鼠标,就会在网上找到两种鳄鱼更为明显的区别,这便是Delphine Perret的高明之处。她早就在围墙外搭建了一片瑰丽的秘密花园,梯子就在手边,爬不爬,则完全取决于你。

因为她清晰地知道,被勉强的人,看不到好风景。

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被重新翻拍的《嫌疑人X的献身》,作者东野圭吾在书中设置了一个套中套,当你以为就要揭开真相的时候,却发现其实离答案越来越远。

Delphine Perret,法国插画家

Delphine Perret的风格也是如此。有些读者认为《鳄鱼兄弟》的内容过于敷衍,算不上是一本合格的科普读物,却不知道这位艺术家正在默默地完成一项更伟大的使命——教会大人如何提问和质疑,以及如何保持一颗好奇心。

没错,是大人。

小时候,我总喜欢把自己的平庸推脱到父母身上。我曾经一度认为,那些长相漂亮的女生,一定有一个艳压群芳的妈妈;那些精灵古怪的男生,一定有一个浪漫风趣的爸爸。

但事实却总是恰恰相反,那些优秀得令人嫉妒的同学,似乎注定会赶上一对不那么“优秀”的父母。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资质平庸、在事业上不够出色的父母,更容易在孩子面前放低姿态。他们愿意参与到孩子的生活中来,甚至不惜被孩子稀奇古怪的想法“牵着鼻子走”。而这种宽松自由的成长空间,恰好也是培养孩子独立意识和自主精神的沃土。

反倒是那些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家长,不是无暇顾及孩子的成长,就是摆出一副强权的模样,认为只有踏着自己的脚印走才能成功。在这种隐形的压制下,孩子非但难以找到成长的动力和方向,反而走向了自卑怯懦、缺乏主见的歧途。

所以,育儿的真相不是教出一个好孩子,而是成为一名好家长。

当你安顿好浮躁的心情,愿意拉着孩子的手走向未知的那一刻,孩子也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用一个优秀的人格来回报你。

在一个育儿论坛上,我惊奇地发现,很多家长早就对crocodile和alligator的区别展开了一场大讨论,这既让我有些自惭形秽,又让我感到无比温暖。

孩子的求知欲激发了父母的好奇心,而父母的钻研精神又再度滋养着孩子。我似乎从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中,看到了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母女俩围炉夜话的温馨场景。

《鳄鱼兄弟》是一个简短的故事,也是一个人生的引子。读完这本书,有的孩子可能仅仅收获了一个微笑,而有的孩子却因此爱上了自然。人类之所以愿意不断地去尝试、去突破,正是为了那些看不见但更为美好的可能性。

Animal Look-Alikes系列,作者Buffy Silverman正是一位从小受到大自然启迪的童书作家

在《鳄鱼兄弟》中,Delphine Perret秉承了她一贯的极简主义风格,除了黑色的轮廓线之外,全书只用了两种颜色。

尽管风格很宜家,Delphine Perret在细节设置上却下足了功夫。与其他作者不同,除了惯常的幽默之外,她还多了些女人的小尖酸和小刻薄。但不管怎么说,她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小读者们能够从繁杂的信息中找到线索,直达问题的核心。

只有用心看才能get到的笑点

在故事的最后,一个好心给鳄鱼兄弟写信的小女孩又把短吻鳄叫成了凯门鳄(好吧,这又是什么鬼?)。总之,读Delphine Perret的故事,一定要当心她布下的陷阱,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宝贝就会突然冲着书本大喊:

“嘿,乔治,快来吃掉我的妈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鳄鱼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鳄鱼兄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