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

一如

我总爱那辽阔无垠的荒原。

我爱那秃岗间拂面的轻风,

我爱那高空中翱翔的飞鸢,

和那平原上移动着的云影。

这里飞快的马群从不套轭,

嗜血的鹰鹫在蓝天下嬉戏,

草原上空的行云疾驰而过,

似乎格外自由,格外明丽

我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心境,

但此情此意难于说得分明,

无论是天使的嘴或魔鬼之舌;

他们哪里懂得我忧心忡忡:

一个纯洁无瑕,一个浑身邪恶。

唯有在人的身上,神圣之物

才能和邪恶之物邂逅在一起,

由此而衍生出他的种种痛苦。

我已料到我的结局、我的运命,

心头老早就打上了忧郁的印痕;

我受尽熬煎,唯有造物主了然;

冷漠无情的世人本无须来过问。

我死时定然不会被人们遗忘,

我的死将可怕得很;异国他邦

定要为它震惊,但在我的故国,

连对我的绝命也都要诅咒一场。

囚邻

不论你是谁,我忧郁的邻居,

我像爱少年密友那样爱你,

爱你,萍水相逢的伴侣,

虽然命运玩弄诡秘的把戏,

将我同你永远永远地隔离,

如今用高墙,日后用个谜。


显示全文

我总爱那辽阔无垠的荒原。

我爱那秃岗间拂面的轻风,

我爱那高空中翱翔的飞鸢,

和那平原上移动着的云影。

这里飞快的马群从不套轭,

嗜血的鹰鹫在蓝天下嬉戏,

草原上空的行云疾驰而过,

似乎格外自由,格外明丽

我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心境,

但此情此意难于说得分明,

无论是天使的嘴或魔鬼之舌;

他们哪里懂得我忧心忡忡:

一个纯洁无瑕,一个浑身邪恶。

唯有在人的身上,神圣之物

才能和邪恶之物邂逅在一起,

由此而衍生出他的种种痛苦。

我已料到我的结局、我的运命,

心头老早就打上了忧郁的印痕;

我受尽熬煎,唯有造物主了然;

冷漠无情的世人本无须来过问。

我死时定然不会被人们遗忘,

我的死将可怕得很;异国他邦

定要为它震惊,但在我的故国,

连对我的绝命也都要诅咒一场。

囚邻

不论你是谁,我忧郁的邻居,

我像爱少年密友那样爱你,

爱你,萍水相逢的伴侣,

虽然命运玩弄诡秘的把戏,

将我同你永远永远地隔离,

如今用高墙,日后用个谜。


每当一抹晚霞绯红的微光,

把它消逝前告别的绵绵情意,

遥遥送进牢房的铁窗,

而看守拄着叮当作响的长枪,

站在那里昏昏沉沉地瞌睡,

心中回味往昔的时光。


我总是把额头贴近潮湿的牢墙,

我总倾听:在这阴郁的寂静里,

你的歌声在空中回荡。

我不知道这歌声唱的什么,

但它饱含着忧伤,它那声浪,

犹如泪珠,轻轻地流淌……

一切便又复苏在我的心房:

有风华岁月里的希冀和爱情,

我又海阔天空地沉入遐想,

我的心充满了激情和热望,

血液在沸腾,泪珠从眼眶往外,

仿佛歌声,轻轻地飘荡。

(一八三七年)

年轻的幻想家啊,莫要相信自己,

要害怕溃疡似的害怕灵感,

灵感是你患病的心灵的胡言乱语,

或是你受禁锢思想的愤懑。

别在灵感中徒然寻找天国的征候:

那是感情冲动,精力过旺!

快用操心琐事消磨掉你的生命,

快斟上一杯下了毒的琼浆;


你痛苦与否和我们有什么相干?

何须知悉你内心的不安,

何须知悉你早年那愚蠢的期望,

知悉你理智忿然的憾念?

请你看看:在你面前,世人照样

悠然地走着习惯了的路;

在他们快活的脸上焦虑依稀可辨,

但见不着不体面的泪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要生活!我要悲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