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发微 庄子发微 9.1分

蝴蝶梦几种

无蕊
梦蝶于蝶梦,蝶梦中梦蝶
  
  
  那还是在外上学的时候,是国庆节回家的路上,过了几年倒忘记了,只是那一天的晚霞只可能是十月里的样子。
  在汽车上坐了三个小时,再过一个小时就到家了,人也从迷顿中醒过来,感觉到愉悦。这时候,车子驰进一片丘陵,太阳光一会儿从左边的窗口进来,一会儿从右边的窗口进来,在车顶上跃过来跃过去,绕过车头绕过车尾,太阳低了,红了,与车窗隔着一道道列队狂奔的树,出没在天边尽头的波浪线上,象是一个意兴高昂的舞伴。坐在车子里,一动也不用动,眯着眼睛,将这黄昏里流转的景致照单接收,心胸逗得扩张开去,也许是一种王者的愉悦。
  驰出丘陵地,就是水库,若大的水面,全无波纹,整幅晚霞投映其上,天水之间只隔着对岸一线,如一只巨大的蝴蝶半敛着彩翼。
  这以半边天为翼的彩蝶又是栖在一朵怎样的花上呢。
  这样的一朵花又是盛开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那一个世界上又生活着怎样的人呢,以这个世界人蝶之间的比例来放大,他们又是怎样高大的人类呢。
  他们不可以也梦见蝴蝶,作庄周想么。
  他们不可以也看着晚霞,作巨蝶想么。
  他们的巨蝶又是栖在一朵怎样的花上...
显示全文
梦蝶于蝶梦,蝶梦中梦蝶
  
  
  那还是在外上学的时候,是国庆节回家的路上,过了几年倒忘记了,只是那一天的晚霞只可能是十月里的样子。
  在汽车上坐了三个小时,再过一个小时就到家了,人也从迷顿中醒过来,感觉到愉悦。这时候,车子驰进一片丘陵,太阳光一会儿从左边的窗口进来,一会儿从右边的窗口进来,在车顶上跃过来跃过去,绕过车头绕过车尾,太阳低了,红了,与车窗隔着一道道列队狂奔的树,出没在天边尽头的波浪线上,象是一个意兴高昂的舞伴。坐在车子里,一动也不用动,眯着眼睛,将这黄昏里流转的景致照单接收,心胸逗得扩张开去,也许是一种王者的愉悦。
  驰出丘陵地,就是水库,若大的水面,全无波纹,整幅晚霞投映其上,天水之间只隔着对岸一线,如一只巨大的蝴蝶半敛着彩翼。
  这以半边天为翼的彩蝶又是栖在一朵怎样的花上呢。
  这样的一朵花又是盛开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那一个世界上又生活着怎样的人呢,以这个世界人蝶之间的比例来放大,他们又是怎样高大的人类呢。
  他们不可以也梦见蝴蝶,作庄周想么。
  他们不可以也看着晚霞,作巨蝶想么。
  他们的巨蝶又是栖在一朵怎样的花上呢。
  那样的一朵花又是盛开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就这样一路想下去,错过了下车的路口,直坐到终点站。
  一月十五日
  
  
  
  无限延展的蝴蝶梦
  
  
  蝴蝶梦是一则可以无限延展的梦,关于无限延展是怎么一回事,我在上小学二年级或者三年级的时候,于寒假作业的封面上有所体会,封面上画着一个小学生,手里举着一本与我的寒假作业一模一样的本子,只是小了一号,那作业本上的封面自然也是一模一样,当时就盯着那本子上的本子,受了很大的迷惑。
  这个只是蝴蝶梦的半边,我应该拿着作业本作出封面上的孩子的那个样子,然后想,我也是在一本书的封面上,当然那本想象出来的书也被一个小学生拿着,也是在一本书的封面上。这样,蝴蝶梦也就比较齐全了。
  蝴蝶梦并没有要人不要执着,它只是将人可以执着的东西取消,教人执无可执着无可着,在这无限的延展中,我既不在两端,也不在中点,我混淆在无限的点点中,再不能识别出哪一个点是自己。梦与人等量齐观,这就是蝴蝶梦能够无限延展能够迷惑人之执着的原因吧。
  看电视上的演唱会什么的,常可以看见这样的无限延展,当摄像机与舞台上的大屏幕相对时,屏幕上就出现这种景象,它比儿时寒假作业封面的样子可要生动多了,不知有没有人对此遐想一番。屏幕上所现的仍然只是半边蝴蝶梦,要知道屏幕上套着的屏幕们,这一直排列到无限远处的屏幕们,每一个屏幕面前都对应着一个摄像机,每一个摄影机的后面都有一群观众。将摄影机之外的景象补足到这一排屏幕队伍的中间,并且将那每一个分身都看得与在座的诸位一样轻重,足本蝴蝶梦也就立时上演了。
  蝴蝶梦人人可作,人人在作,只是人在梦中,不能自知罢。天地若是一场大梦,梦醒之人的见识也不能出梦里庄周的所言,何以见的,因为那人也在一梦中,他与梦中人的地位是平等的。与梦里蝴蝶取得了平等,也就与以天地为梦的大人先生取得了平等,而与梦里蝴蝶取得平等是每个人只要愿意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蝴蝶梦的意义,可见一斑。
  一月二十日
  
  
  
  开卷即入蝴蝶梦
  
  
  这是某年读庄子开的小差。我读书是能开小差就开小差,小差竟是我读书的正差,所读的本就是些闲书,读闲书之于生活,正是开小差,于是,小差之中何妨再开点小差。所谓的神游八荒,说得就是开小差啦,我觉得。说得不好听一点,才是想入非非,这应是苦口婆心的说教者们的观点。
  那日读到蝴蝶梦,也不知是第几回读到了,将书扣在膝上,眼就望到窗外去了,我觉得我就在蝴蝶的梦中了,而且还非别一只蝴蝶,正是梦见庄子的那只。
  膝上的书本可以作证。蝴蝶梦见庄子,必不只梦见庄子,梦里庄子是个活生生的庄子,他开了眼可以看,看见他家的房子,他家的园子,园子外面的山河,天地也在他眼里,在他眼里,便也就在蝴蝶的梦里。写出《庄子》的也不能是别一个人。梦里庄子著了《庄子》,他便死了。他死了,不等于蝴蝶的梦醒了,是蝴蝶梦见他死了,蝴蝶继续做梦,梦见《庄子》挂在一代一代人的嘴上,包括此刻正扣在膝上的这一本。除非这个世上不曾有《庄子》,除非《庄子》不曾有蝴蝶梦,这些就是明晃晃的铁证,证明我就在同一个梦中。
  万载酣梦,不曾醒破,当日的庄周如何遽遽然周也,今日的我也正如是遽遽然为我,我的手,我的脚,我的所见,每一样我都觉得真实,我也能想见我就是那只梦我的蝴蝶,只是不能栩栩然罢了。体悟了大道,就能栩栩然而为天地么。不能栩栩然,隔着一层,天地之为天地蝴蝶之为蝴蝶也就与我不相干了。不能栩栩然,便不能透出此梦,庄子他出去了,他又回来,他记下这梦,使得梦中人可以窥见这梦的延绵。如何透出此梦,他也就助不得我了。
  佛家有以幻修幻的说法,“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庄子是一棵枯树,蝶梦是枯树的一枝,庄子以枯树枝钻枯树,“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了,于是栩栩不复栩栩,遽遽不复遽遽,蝴蝶也没了,庄周也没了,纵是执着之心不死,也无物可以执着了。发现钻火之理的定是个天才,知道了钻火之理而不能用的,是我。这个是拜时代所赐,多么方便,有打火机了,这就要说到机心的问题上去了。
  一月二十五日
  
  
  
  相互投射的蝴蝶梦
  
  
  这是我在一个理发店里所看见的蝴蝶梦,理发店很小,我对理发师的手艺很满意,花五块钱,能把头发理成那样,可谓物超所值了,当年好象还只要三块,在那儿理过一次发,以后就只在那儿理发了。
  理发店只有一丈见方的样子,朝街的一面是玻璃门,三面墙上是镜子,南墙与北墙上的镜子面对着面,理发的时候,通常是对着东面墙上的镜子。我理发的时候通常闭着眼睛,这样可以免得开口,不知道是到了第几回进那家理发店,我震惊于南北墙上的那两面镜子里的情景了。
  它们相互投射着,直至于无穷远处,镜像里面的镜像越来越小,越来越暗,那只是因为它们是越来越远的缘故吧,又或者投射时每回都要损失一部分光。镜像与镜像之间的距离翻着番地增长,要不了几回投射,光也要在镜像之间疲于奔命了,可以想见,那一串渐小渐暗的镜像所套的镜像中间,那些极细小的镜像终于放慢了投射的速度,慢到人眼可以分辨的地步,就象小雪片那样落下来,它还会更慢更慢,慢到一万年也不能够等来一片。
  就在这样的两排相互投射的影像中间,我一动,所有的影像里的我都跟着动了,那极远处的我,反应会不会迟钝一些,落下一个小小的时差,我想会的。
  然而眼一花,我就要迷失掉自己了。有这样的危险,需要凝神贯注,才不至于恍惚,真的,难道我就是这一切影像的动因么,为什么不可以是影像里的任意一个的举动牵动了我的手足呢,也许他在极远的地方一万年前就这么动了。
  这还仅仅是两片平行的镜子的相互投射,如果我是处在一圈围成圆的镜子的中心呢,如果我是处在一面球形的镜子的球心呢,这样的投射就不是在一条线上进行了,我的想象力也不够展望它们了。我想我如果在一个封闭的镜子空间里,我除了有我,还得有一盏灯。这无限扩张着的世界里面唯有我一个,灯一灭,便完全地黑暗,灯一燃,便彻底地光明。我应该自己就是一盏灯,这样就不至于遮挡灯光了,这灯没有灯台,它应是太阳似的一个火球。如果球形镜子里一无所有,那里面会是黑暗吗,谁去感受那黑暗呢。如果球形镜子里一无所有,它会不会止住它的无休无止的自我投射呢。如果球形镜子里一无所有,它是扩张成一个无限大的虚空,还是收缩成一个无限小的点呢。这个,处在镜子外面的人是无从知晓的吧。处在这样一面镜子的包围圈中的人能够判断出这面镜子的大小么。哪一面镜子是真的,哪一面镜子是镜像呢。人不能够触摸到星空,对着宇宙的无垠,遐思不过如此。
  “庄生晓梦迷蝴蝶”,他不该将一个小小的梦看得与自身一样重,我更不该将他与梦作成两面平行的镜子,让自己处在其间,更不该想象由无数面镜子围成的一个圈,一个球,我越来越易于迷失了。可是我迷失的是什么。
  我必须守住这些东西么。如果它们是应该舍弃而又难以舍弃的,这样的想象未必不是一种舍弃它们的方法。
  一月三十日
  
  此文已经超出了蝴蝶梦,读书若如照镜,而心又如镜,未必不又成为一种无休止的相互投射,譬如读《庄子》,《庄子》是庄子对于世界的感悟,代代解《庄子》者对《庄子》又有所悟,这个所悟不免成了像中之像了,而今人读《庄子》若要通过那些集解与白话翻译,不免成为像中像中之像了,解说可以至于无穷,不过越扯越淡,《庄子》所给我的,实在不如理发店里的两面镜子所给我的来的真切,然而不读《庄子》,看着理发店里的镜子也未必能作此想。读书既可以若照镜,观镜亦可以如对书。我是我的旁观者。
  关于蝴蝶梦,还有一想,即人有千面,每转一个角度,便现一种形象,从正面看是人,从侧面看,就成了蝴蝶,从另一面看,就又成了马成了象,成了龙成了蛇,将这万象聚成一体,真不知成了何物了,此想特玄,我想不下去。

200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庄子发微的更多书评

推荐庄子发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