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铺 回忆当铺 8.4分

当记忆的海星缓缓升起时

司羽酱
“你也有儿时视若珍宝,如今却再也无法想起的特别回忆吗?”

         “回忆这种东西,对人类而言,就算没有也真的无所谓吗?”

         荣获“新潮社流行文学新人奖”的日本治愈系才女作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令看到这些问题的我不禁仔细回想了一下过往的二十年岁月,竟然连昨天的记忆也想不起来了。在书里的魔法师说,记忆不同于回忆,记忆只是印象中做过的事情,而回忆则是带有个人情感的东西,然而我也是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昨天吃了什么,也就不会记得吃到讨厌的葱的时候烦躁的心情,吃到喜欢的撒着孜然的烤肉时欢喜的感觉,也许我真的在某个时间将我的记忆“典当”了也未尝可知,虽然没有“突然增加”的当资,也已经过了二十岁这个可以“典当”的年龄。

         是的,这个当铺只对孩子开放,或者更准确地来说,只对二十岁以下能看见它的人开放。这间可以典当回忆的魔法当铺,坐落在一个海边小镇某片沙滩上,有一位银发童颜,不同于漫画故事里魔法师模样的魔法“少女”,一只会端茶倒水招待宾客的...
显示全文
“你也有儿时视若珍宝,如今却再也无法想起的特别回忆吗?”

         “回忆这种东西,对人类而言,就算没有也真的无所谓吗?”

         荣获“新潮社流行文学新人奖”的日本治愈系才女作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令看到这些问题的我不禁仔细回想了一下过往的二十年岁月,竟然连昨天的记忆也想不起来了。在书里的魔法师说,记忆不同于回忆,记忆只是印象中做过的事情,而回忆则是带有个人情感的东西,然而我也是想不起来,想不起来昨天吃了什么,也就不会记得吃到讨厌的葱的时候烦躁的心情,吃到喜欢的撒着孜然的烤肉时欢喜的感觉,也许我真的在某个时间将我的记忆“典当”了也未尝可知,虽然没有“突然增加”的当资,也已经过了二十岁这个可以“典当”的年龄。

         是的,这个当铺只对孩子开放,或者更准确地来说,只对二十岁以下能看见它的人开放。这间可以典当回忆的魔法当铺,坐落在一个海边小镇某片沙滩上,有一位银发童颜,不同于漫画故事里魔法师模样的魔法“少女”,一只会端茶倒水招待宾客的松鼠,三只会吐“清洁剂”打扫卫生的蜗牛,帮你寄存记忆,典当记忆,换取货币。当然,既然称作当铺,那么它一定是有规矩的,哪怕不收“利息”,没有实物当品,魔法师仍旧可以按照你的回忆的有趣程度估价,快乐美好的、生气懊悔的、寂寞孤独的都可以拿来典当。但是“顾客仅限孩子;一天仅典当一次;20岁之前可赎回当品,超过20岁未赎回,当品自动消失;回忆文件夹人类不可借阅。”如果你同意,你就可以进行交易了。虽说这只是魔法师无聊时候的玩意儿,但至少拿到手的日元是可以使用的,来当铺典当记忆的孩子自然络绎不绝。

         当然,也有例外,永泽里华,初次听说“回忆当铺”并决定前来,是因为成为了鲸崎中学新上任的新闻部部长,想要搞一个大新闻,帮助一些不好意思问魔法师问题的孩子通过采访魔法师获得答案,从而建立自己的“功绩”,却因为好朋友在老师面前的“矢口否认”而心灰意冷地退出了新闻部,与朋友绝交,经常与魔法师吐露心声,成了当铺唯一不当回忆的常客,结识了经常老抱怨老妈的小学生遥斗,帮助了经常被欺负,靠典当痛苦回忆来轻松自己的“自由系”少女芽依,他们一同经历了漫长却也短暂的青春岁月。

         从解救芽依,到误会“闺蜜爬墙”,遥斗母亲车祸而亡,每当故事轻松欢快的时候,总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坏事”,导致剧情急转而下。虽然不知道是翻译还是作者本身的问题,整个故事架构的起承转折、悬念设置还不够流畅,仅适合同主角那般年纪的小孩子看看,但是小说的整体还是相当不错的,温暖治愈的气息时刻萦绕着,魔法师就像一个具有安慰功能的树洞,摆事实讲道理,让迷途的孩子不至于拐进死角绕不出来。

        如果真的有一间回忆当铺出现在你所在的小镇上,你会选择去典当“虚幻”的回忆吗?

   我想我会去看看魔法师是不是真的那么“与众不同”。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回忆当铺的更多书评

推荐回忆当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