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杂事诗》之:抛堶

无蕊
周作人《儿童杂事诗》乙编之二十:陈授衣
  
  绝爱诗人陈授衣,善言抛堶折花枝,泥婴面具寻常见,喜诵田家杂兴诗。
  
  -----------
  
  钟叔河笺释最后一节:
  
  《抛堶》这幅插画,我看也是画得最好的,因其主意即画儿嬉,不是古诗今画,也不是摹写故事也。乙之十八捉迷藏那幅也一样,不过这幅描写的场景,在现代化的城市里已不复可见,往公园水面投掷瓦石早被禁止,适于“打漂漂”的小青瓦片亦恐已绝迹,所以更加难得了。儿童游戏其实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它能反映出当时当地的笑貌风情,形象的记录更可看出社会风俗亦即活的文化的流转变迁,更有价值。而诗人和画家却仍多半看不上眼,《抛堶》此类画殆成绝响,此其所以为难得也。
  
  ---------
  
  丰子凯画



  ---------

抛堶是何种儿童游戏,读周作人诗不能明了,看丰子凯画,莫明其妙了好几眼方悟出是通常所说的打水漂,也就是后面...
显示全文
周作人《儿童杂事诗》乙编之二十:陈授衣
  
  绝爱诗人陈授衣,善言抛堶折花枝,泥婴面具寻常见,喜诵田家杂兴诗。
  
  -----------
  
  钟叔河笺释最后一节:
  
  《抛堶》这幅插画,我看也是画得最好的,因其主意即画儿嬉,不是古诗今画,也不是摹写故事也。乙之十八捉迷藏那幅也一样,不过这幅描写的场景,在现代化的城市里已不复可见,往公园水面投掷瓦石早被禁止,适于“打漂漂”的小青瓦片亦恐已绝迹,所以更加难得了。儿童游戏其实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它能反映出当时当地的笑貌风情,形象的记录更可看出社会风俗亦即活的文化的流转变迁,更有价值。而诗人和画家却仍多半看不上眼,《抛堶》此类画殆成绝响,此其所以为难得也。
  
  ---------
  
  丰子凯画



  ---------

抛堶是何种儿童游戏,读周作人诗不能明了,看丰子凯画,莫明其妙了好几眼方悟出是通常所说的打水漂,也就是后面钟叔河所说的打漂漂吧,若指这个我是会的,玩时只叫它“削片”,削形容其动作,片形容其用材,现在想来都还贴切,这名字不能知道始于何人了,想来也只会是村野土著,上哪儿去考证呢。抛堶的抛字在动作上先不大确切,或者是另一种儿童游戏,或者是另一方乡土的方言,或者即陈授衣所杜撰亦未可知也。
  拿削片来说,即是找一片手掌大小近方似圆的薄石片,通常是破瓦碎砖,乡下曾有一种与瓦差不多薄的青砖,现存的老房子上还可以见到,池塘边上这种碎片多的是,它们荟萃于此或者正与削片有关呢,有些石片已没了棱角,周围的口子都已浑圆,正不知给几代小孩子削过片了。那些特别适用的石片想来经过了前人的加工,有时拣起一块不大称意的,自己也会敲掉些边边角角。村中池塘枯水之际,塘底四沿铺满了这样的石片。
  削片的姿势是这样:侧身对池塘站立,腰以上往后侧转,臂再往后直扬,手低于肩几与腰齐,这是身姿,略屈中指托住石片,拇指在上边压住石片重心,食指尖钩其一角,无名指背抵住对角,虚握,这是手法,然后是平平削出的甩臂脱手,这个不可言传了,会与不会,在不在行,都在这一挥之上,然后就看石片飞转着在水面跳啊蹿吧。(为了把这几行字写对,站起来找个茶叶筒盖比划了一下,竟发现刚才坐着写就的描述出了差错。险啊,或者去到池塘边上找片石子实战一回,又会发现哪儿说得不妥当。)
  正因为会削片,丰子凯这画才让我莫明其妙,一下想不到削片上,你看这两孩子,手臂举过了头顶,并且一个是蹲着,完全使不上劲,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再看水面的涟漪,也不对,也许是为了让人看明白,一并画出了三排,涟漪间距大致相等,这样的涟漪只能是人为的,然而削片产生的涟漪不是这样,第一个涟漪离岸会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这是为了保证石片的飞行线路基本与水面持平,石片触水,第一跃亦相当远,第二跃第三跃第四跃依次第减,此后的跳跃简直连在一起跃成一气,直至钻入水底。而且因为涟漪产生有先后,扩散开来同时呈现,于大小上亦有变化。
  几个孩子一起玩,会比比谁削得更远,有些高手可以让石片一路跳跃到池塘对岸着陆去。我的削片功夫平平,却也削出过一回也许百年不遇的片来,那时我一石片削出去,石片不直往前,而是斜向侧岸的水步石,那是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地方,我语文老师卷头发操外地口音的新婚妻子正在那里洗东西,石片旋过去中正她的手背,立时她用了另一只手捂上去,痛出一副哭相来,我赶紧跑掉。奇怪的是老师并没有兴师问罪,倒是几天之后我都以为没事了,母亲来问我最近可在外面闯了什么祸,并且说,以后在外面闯了什么祸回来要告诉大人,大人知道了好去承谢人家,不然的话,人家不说你小孩子没家教,倒要怪我们大人不懂事。
  最近一次削片是在两年前,我与静水去湖边玩,见湖边富有碎石,一时兴起,我要削个片显显本事,静水也很有兴致要学,只是不曾教会她,身姿手法都到位了,最后那一挥却是无法手把手传授的,虽然没带出个徒弟来,但是看见自己多年不使的儿时手段还健在,也很可欣慰了。自己削片的事就说到这儿,籍此我知道丰子凯先生真的不会削片,而且便是他曾经见过削片,画这幅画时也记得不大清楚了,这幅画反映出的只能是记忆中走了样的抛堶。
  由钟叔河先生笺释中的盛赞我知道钟先生也不大明了此事,话是说得很好,有点瞎浪漫的意思。周作人先生于此事又如何呢,仅凭四句诗看不出破绽来,然而仅凭四句诗也不大能看出抛堶为何事。这三位是成就不容轻侮的文化人,他们于民俗有一份热心,而他们所述的民俗与民俗本身之间的隔阂竟可以是这个样子。因为削片是我儿时玩惯的事,我觑破了这抛堶图,对于别种我不曾经历过的记录呢,我无从质疑,我该信它到几分。毕竟丰子凯这幅抛堶图还是可以让人联想到这样一种游戏,并不曾误导向风马牛不相及的方面。“儿童游戏其实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它能反映出当时当地的笑貌风情,形象的记录更可看出社会风俗亦即活的文化的流转变迁,更有价值。”这是一句好话,然而形象的记录谈何容易,这种事情非几个人可以完成,亦非外人可以完成,比如我,在抛堶这件事上就比以上三位说得都要好,假如抛堶正是我所理解的削片的话。民俗自生自灭是自然的事,给它留一个轨迹也是很有意思的,而这点轨迹本应该由民俗着的人们自己来留下,现在应该说也可以在文字方面做到这一点了,芸芸众生能够记录自己的生活了,其间必有民俗的成份,只需一双慧眼去发现去收罗去总结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周作人丰子恺儿童杂事诗图笺释的更多书评

推荐周作人丰子恺儿童杂事诗图笺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