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与西方工业化 科学文化与西方工业化 评分人数不足

艰难阅读的一点心得

saidelizi
第七章和第八章 翻译的太烂,在书上打了N多的问号,但还是分享下阅读的心得。

从牛顿三大定律的提出到18世纪末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出现,关键的还是科学知识/理论的向下沉降,科学家发现力学理论向应用层推广(通过讲座、协会、演讲)与实践,主要的参与方几乎在全社会范围内共享互动同一类知识, 具体来说从学徒到工匠/工程师到企业家到国会专利委员会的官员以及皇家学会的科学家(他们自己也有工厂、公司) 都拥有同样的知识,都愿意去实践(准确的说,实践的第一步是实验,这在工业革命的出现中必不可少,瓦特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个人认为培根的思想以及波意儿的演讲在之前几十年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专利委员会评估瓦特蒸汽机的专利的时候,就请了一个工厂的铁匠来验证瓦特说的是不是靠谱。

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一点,不要过度强调企业家的作用,或者说我们要更准确的认识企业家的实际角色。这点认识来自法国的例子。大革命前的法国的企业家推动了瓦特蒸汽机的引进,但是失败了。
从法国企业家雅里的例子来看,他虽然精通数学、力学知识,也能和瓦特进行技术交流,但是在蒸汽机上,他只是一个有理解能力的传播者,而并非技术创新人,与雅里相比,...
显示全文
第七章和第八章 翻译的太烂,在书上打了N多的问号,但还是分享下阅读的心得。

从牛顿三大定律的提出到18世纪末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出现,关键的还是科学知识/理论的向下沉降,科学家发现力学理论向应用层推广(通过讲座、协会、演讲)与实践,主要的参与方几乎在全社会范围内共享互动同一类知识, 具体来说从学徒到工匠/工程师到企业家到国会专利委员会的官员以及皇家学会的科学家(他们自己也有工厂、公司) 都拥有同样的知识,都愿意去实践(准确的说,实践的第一步是实验,这在工业革命的出现中必不可少,瓦特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个人认为培根的思想以及波意儿的演讲在之前几十年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专利委员会评估瓦特蒸汽机的专利的时候,就请了一个工厂的铁匠来验证瓦特说的是不是靠谱。

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一点,不要过度强调企业家的作用,或者说我们要更准确的认识企业家的实际角色。这点认识来自法国的例子。大革命前的法国的企业家推动了瓦特蒸汽机的引进,但是失败了。
从法国企业家雅里的例子来看,他虽然精通数学、力学知识,也能和瓦特进行技术交流,但是在蒸汽机上,他只是一个有理解能力的传播者,而并非技术创新人,与雅里相比,瓦特的例子更具启发意义。

瓦特在他改良出蒸汽机并且出售之前,他就不是企业家,而是一种(甚至还懂簿记)的高级工匠/工程师(他的父亲有钱,但是瓦特却是从普通学徒做起——18到19世纪初期的瓦特家族要求家人必须具备动手能力,一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甚至以上,什么工具包括钟表都会制作,瓦特能够完整的复制纽卡门蒸汽机,所以他很清楚后者的缺点),所以在开公司之前,他欠了一屁股债(开发出蒸汽机的关键时刻,需要的钱还是瓦特父亲做担保向瓦特叔叔借的钱),当了企业家之后,他也是天天在实验室里面改良和维修机器。只有在经营企业之后,瓦特才具有了企业家的色彩。

从这个角度来说,科学家、工程师/工匠 才是工业这个新领域真正的创新和开拓者,而企业家只是能够理解他们的协助者(投资人、组织者),虽然拥有同样知识和技能的企业家可能在技术改进中起到重要作用,但启动整个新行业的人不是他们,企业家也只是工程师们创造一个公司后所具有的新职能的代名词,但是他们核心还是一个工程师


这里再次借用法国的例子
法国的问题在于,专业工程师是为国王服务的,集中于交通和军事领域,科学家也是为国王服务的集中于理论以及一套固定的官僚体系,法国企业家在一定程度上也需要为国王服务,三者难以自由的合作,当新的技术出现曙光的时候,法国企业家往往需要自己去钻研技术,一个人都成为企业家主要精力集中在组织生产、产生利润的时候再去钻研具体技术,我觉得他的时间和精力肯定是不够的了 。所以法国企业家甚至采用了copy的方法,但这对于复杂的瓦特式蒸汽机谈何容易。

另外还要提到一点,瓦特和john harrison的成长经历中都看不到大学学习科学理论的经历,但实际上他们接受的数学知识,他们接受力学知识并不亚于大学的老师(瓦特的信件中就看得到他肯定听过格拉斯哥大学的蒸汽机课程,牛顿那本书未必所有人都能理解,特别是其中复杂的天文学证明),当然他们更多的将这些知识应用于实践,从以上的体会来讲,robert allen 以这些企业家是否读过大学作为其是否接受系统化的科学训练的判断是有问题的,知识的学习是多方面的,也是多层次的


在了解了这些之后,不得不对天朝的现状感到担心,这种知识共享的过程在某些领域可能已经有了萌芽,但至少在我身边远远没有看到


另外对企业家、工程师乃至科学家的政治倾向,也不能用简单的左与右,自由与保守来打标签,以瓦特为例,如果我们站在现在以一个工程师和企业家的角度来看待他,十有八九会将他视作一个保守派,反对激进的变更。

但让人大吃一惊的是,瓦特既把普通工人看做一群废物(这些工人在社会运动中保护过他,支持他的减税主张),也同样将贵族视作恶棍流氓,瓦特把大儿子送到欧洲留学,大儿子还参加了法国革命(书中写到瓦特让儿子支持革命权力—估计是法国革命政府),也是英国雅各宾俱乐部的主要领导人,后面接掌家业。虽然瓦特和儿子对革命的暴力感到害怕,但他们从来没有对国王和贵族的权力与虚荣心报以幻想(书中的说法),他的儿子也始终坚持革命的信念。对政治的观点在瓦特家人身上呈现一种奇妙的组合。


另外这里还要提到一个人叫普利斯特利,这个人是著名的化学家,也是瓦特的好友,正因为他在对空气化学实验中连续的重大发现(比如发现空气中有氧气),刺激了法国科学家拉瓦锡在18世纪末建立现代的化学理论和研究方法(见巴特菲尔德的西方现代科学的起源),可以说普利斯特利是现代化学的奠基人之一,可他在政治观点却是出人意料的激进,本书中还提及他参加了伯明翰的骚乱。

这两个例子非常有趣,我在想政治观点与人结合并非有什么特定的规律,政治观点与这个人的其他才能未必有直接的联系,也最好不要因一个人的政治观点而对一个人轻易的做出判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科学文化与西方工业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