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传 华盛顿传 9.4分

41度的人生

无忌心无际
文/心无际
41度的人生_深圳新闻网 http://www.sznews.com/culture/content/2017-04/25/content_16080008.htm

其实与我们一样,华盛顿也有着柔软的心、意气用事的心、出世的心,甚至脆弱的心。不同的是,他拥有平衡自己与外界的能力:控制自己!并把声誉看得高于一切。
华盛顿是美国之父,缔造了美利坚合众国,并留下了许多“先例”,尤以总统不超过两任的先例为最。然而,除了那些标签性的高大上光环外,华盛顿对于我们依然是一个抽象而神秘的存在。
在学院派正统观念一度将华盛顿看作一个充满禁忌的、不合适的研究课题时,约瑟夫·J·埃利斯将目光投向他,其目的“是研究一个人,而不是一座雕像,必须跨越一切荣耀和尊崇,直视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并避免将华盛顿逼入意识形态的深渊”。遵循这两个总纲原则,其所著《华盛顿传》让我们不但可以观到其外貌在历史中的流转,更是直指其心,给我们透视了处于历史拐点处,一幅生动的有血有肉的华盛顿心理画像。
作者没有因循守旧,沿用首位华盛顿的传记作者约翰·马歇尔及其他研究者...
显示全文
文/心无际
41度的人生_深圳新闻网 http://www.sznews.com/culture/content/2017-04/25/content_16080008.htm

其实与我们一样,华盛顿也有着柔软的心、意气用事的心、出世的心,甚至脆弱的心。不同的是,他拥有平衡自己与外界的能力:控制自己!并把声誉看得高于一切。
华盛顿是美国之父,缔造了美利坚合众国,并留下了许多“先例”,尤以总统不超过两任的先例为最。然而,除了那些标签性的高大上光环外,华盛顿对于我们依然是一个抽象而神秘的存在。
在学院派正统观念一度将华盛顿看作一个充满禁忌的、不合适的研究课题时,约瑟夫·J·埃利斯将目光投向他,其目的“是研究一个人,而不是一座雕像,必须跨越一切荣耀和尊崇,直视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并避免将华盛顿逼入意识形态的深渊”。遵循这两个总纲原则,其所著《华盛顿传》让我们不但可以观到其外貌在历史中的流转,更是直指其心,给我们透视了处于历史拐点处,一幅生动的有血有肉的华盛顿心理画像。
作者没有因循守旧,沿用首位华盛顿的传记作者约翰·马歇尔及其他研究者的套路,把华盛顿神化。而是对以往传记中的一些“故事”“史实”进行了大胆质疑,深入分析。比如,“华盛顿砍樱桃树,勇于承认错误的故事”,流传广、影响大,而作者在考察后,得出结论,是编排的。
其实与我们一样,华盛顿也有着柔软的心、意气用事的心、出世的心,甚至脆弱的心。不同的是,他拥有平衡自己与外界的能力:控制自己!并把声誉看得高于一切。为了捍卫荣誉,他可以去死,尽管那“死”有时是不理智的。当然这不是让我们死死盯住伟人的软肋以满足我们的某种低劣心理,而正是要从这一层面上去矫正我们自己的心理。不强求、不刻意、不回避。
无论是本书的写作,还是其他传记中的展现,毋庸置疑,华盛顿不是军事天才,甚至,他的抗英的成功,绝大部分功劳要归功于对手的失误与愚蠢。“他支持北美独立的动机是自发的,而不是自觉的……他将这场冲突看作一块权力的争夺……他有一种决斗式的想法,将每一次战役都看作对自己荣誉和名声的挑战”。之所以被拣选,无疑是他坚韧的性格,天赋人权,自然正义的原则。并以此为基石,在战争中升华。勇敢、沉着冷静,困难中不断学习。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并最终取得战略转折,奠定了他后来成为总统的基础。这阶段其性格是激进的,甚至是鲁莽的。
其中,一些传记作家将攫取土地的历史看作华盛顿个性反常插曲,他们认为这与华盛顿后来克己为公的形象违背。除了书中所给出的不违背原因,我也想说下我的想法。其实不反常,因为人在小范围内,尤其初始状态时首先考虑的是个人利益,华盛顿在蓄势阶段,一样要经历原始积累,这个阶段攫取土地,“圈地运动”,是适应当时时势的需要,同时作为首席贵族,抓住机会是他的唯一选择与必须选择。而后期,成为国家元首,地位、阶层都发生了变化,他考虑的重心发生转移,也是正常与顺势的。
转变过程中,很符合“若欲无私,必先有私”的歪理。对于权力及其诱惑的完全免疫,是他对世俗说法的一个完胜挑战,也是对人性本身的完胜挑战,完成了哲学与宗教意义上“人格再造”的成功形象。本书把以往高大上的华盛顿形象,从心理层面,做了一个更符合逻辑与现实的补充与剖析。无论其历练、自我斗争,反复挣扎,华盛顿心理,都折射出新旧两个历史时代交替时的整体民众的心理全息相,与资本主义共和是同呼吸的。
纵观华盛顿一生,追求的终极目标——高于一切的荣誉!分为两大层次:权力与“永生”。华盛顿本能地知道权力是如何运作的,十分注意保护自己的权威。强调自己的权威是大陆会议的代表们授予的。他知道权力会被野心所操纵与吞噬。而人很多时候是野心的奴隶。所以如何制约野心、平衡自己,是他一生走向成功的法宝和终身戒律。这种平衡的极致后来发展演变成为“三权分立”。完成了个人性格与国家政治性格的同体。终其一生,为荣誉而战;为“永生”而隐。
在华盛顿的意识里,“永生”的唯一方法就是活在后代的记忆里。从这点上看,华盛顿的思想一直游离于政治之外,或者说没有完全政治化。他的心中,名誉高于一切,“永生”是对其荣誉的授奖和衍生物。所以,“早在战争临近结束时,他就开始执行‘向后代解释自己’的计划”。“他会小心翼翼地保存信件,并从子孙后代的立场来编写回忆录”。也从侧面给出“伟大退场”的一个隐因。
这虽然有些讽刺的意味,但我依然认为华盛顿给我们人类的遗产中,莫过于他走向成功——权力之巅前后的态度与心理规避。
严格讲这不是华盛顿留给我们的财产,而是我们原本就拥有的,只是我们没有去挖掘与利用。华盛顿用一生去揭示它,提示给我们。所以属于我们全体人类。
对于《华盛顿传》的阅读,借用作者约瑟夫·J·埃利斯的话说,真正要探究的“与其说是华盛顿,不如说是我们自己”。
“一切如昨,41度”,华盛顿日记中如是写道。可以理解为描述其退隐后与在任时关注的热度一样不减,这种氛围与命运中的人,很容易膨胀,难以保持冷静。还能保持定力,从容退场,伟大归隐,足见华盛顿与众不同的深厚自省功力。与其说这种自控是对自己的挑战,不如说是对人类本性的表演与诠释。因为只有这样,他不仅可以活在我们的记忆里,还可以活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的行为里,这也是他对自己荣誉最高级别的捍卫。因为不止是他,所有人,都会有自己“41度的人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华盛顿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华盛顿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