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屿独白 岛屿独白 7.8分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遥远的星空

听人说起蒋勋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了。他是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原籍福建长乐,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台湾,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蒋勋身上的游子气息非常浓厚,也总有一颗爱好流浪、惯于漂泊的心。他亦曾说过:“我有一个梦,总觉得自己是一棵树,根在土,种子却随风云走去了四方。”曾在1974年夏天以搭便车的方式在西班牙、意大利、荷兰、德国、瑞士、英国及希腊各地旅行;1983年旅游日本京都、奈良,寻找大唐遗迹;1987年又作全球旅行,创作“路上书”系列……足迹遍及之处甚多的蒋勋,也自有一份恬静如是的旅行心得——旅行是最佳的休闲方式,是可以寓教于乐的一种绝佳的自然生活课程,能够获得更宽广的创意空间。

读蒋勋的《岛屿独白》,正是这样的一种感受。名曰“独白”,那就是个人心灵的一种外在流露。一切的云开云散、斗转星移,在有些人的眼中不过都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有心人的眼中,是一定会情同此理的。大雁南飞,羁者的心中感...

显示全文

听人说起蒋勋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了。他是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原籍福建长乐,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台湾,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蒋勋身上的游子气息非常浓厚,也总有一颗爱好流浪、惯于漂泊的心。他亦曾说过:“我有一个梦,总觉得自己是一棵树,根在土,种子却随风云走去了四方。”曾在1974年夏天以搭便车的方式在西班牙、意大利、荷兰、德国、瑞士、英国及希腊各地旅行;1983年旅游日本京都、奈良,寻找大唐遗迹;1987年又作全球旅行,创作“路上书”系列……足迹遍及之处甚多的蒋勋,也自有一份恬静如是的旅行心得——旅行是最佳的休闲方式,是可以寓教于乐的一种绝佳的自然生活课程,能够获得更宽广的创意空间。

读蒋勋的《岛屿独白》,正是这样的一种感受。名曰“独白”,那就是个人心灵的一种外在流露。一切的云开云散、斗转星移,在有些人的眼中不过都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有心人的眼中,是一定会情同此理的。大雁南飞,羁者的心中感受到的却是一种痛楚,大雁可以自由自在地迁徙,随心而已;人却不能够这样,要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因素。如是而已。无论对话,抑或独白,都须有一定的对象——参照或者倾诉。不然,就只好自己和自己说话了!李白当年在“独酌无相亲”的时候,却能记得起“举杯邀明月”,以致于“对影成三人”,虽然越发寂寥,却怡然自得,仿佛很热闹一般。

说是“岛屿独白”,那对象却不一定局限于一个具体的岛或者屿,更是内心海洋中的一个个岛或者屿。大海大洋无边无际,水天一线之间,重重孤独感往往不需感知就会扑天盖地地迎面而来,霎那间就会充斥了每一寸究竟,躲都躲不开,反而会弄得自己狼狈异常。所以蒋勋不急不徐,他看着岛屿、看着潮水,他想着自己、想着故乡、想着亲朋好友,或者是一些相干不相干的人与事,都可以入了他的内心世界,和着眼前的一岛一物,和着内心的一频一音,于动静之间,收获了自己的一份心情。有时,他却仅仅是在讲一个故事,讲一个听来的别人的故事,并不加评判,仿佛一篇新闻报道,只记叙客观事实,倾向性却俨然如是。

生活就是这样。一起一落之间,万物自有规律,人却很难观之而不动声色——镇静者有之,焦虑者有之,恐惧者有之,随波逐流者亦有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从更长远来看,所有的一切不过只是烟云而已,飘来又飘去,虽然有时自由、有时未必,一切却自有定数。能完成自我控制的只有自己对于自己的一种把握。若是有一天,就连这样一种把握也没有把握的时候,那倒也不是世界末日,说不定,会否极泰来也未可知呢!

蒋勋的独白中,很多是可以设想出一幅幅画面来的,有静物写生,也有“连续剧”。不同人的心中,对于同样一段文字都会有他的一种感受;即使是蒋勋自己,每次的心情不同,感受也会有所差异。自然界生机盎然、千姿百态,人的世界里亦是如此——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实在不必过于讶异。感受基本上都是主观的,与观者当时的心境、情势都有极大关系。

蒋勋说:“岛屿如果还有最后的独白,孤独者,我们当然不会相信任何对话。”其实,独白从来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刻,自然也就不会有“最后”这一说。此外,虽然没有对话,却自是在与读者、与我们进行一种对话。“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虽然无声,却并非无意。如是而已矣。

1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岛屿独白的更多书评

推荐岛屿独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