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冷酷:31岁的切萨雷

坚持走下去
31岁,能做什么?
孔子说:三十而立,三十岁可能也只是刚刚工作,可以说人生刚刚开始。
但对于有些人而言,30岁已是人生的全部。

他有着“宁静的脸庞和天使般纯洁的眼睛”,却从无到有,在意大利的历史上尽情泼墨。他在以一己之力推动着历史前进,可以说是内心私欲的膨胀,也可以说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妄图改变着现实的痛苦。但不管如何,他妄图改变历史,但也在创造历史。他是切萨雷·波吉亚(Cesare Borgia),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家族的最臭名昭著的人物。

梁启超在《李鸿章传》的开篇即说“天下唯庸人无咎无誉”,切萨雷不是庸人,他用尽了自己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为了他自己心中的目标,“故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人类总是有近视症,总是喜欢放大别人的恶,而缺乏一种更大的宏愿来审视别人,审视自己。

切萨雷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拿起显微镜,他满身的邪恶,乱伦、谋杀、权谋、野心、杀戮、贪婪,一无是处释放了作为人所有的恶。但如果你拿起望远镜,他身上却又闪烁了熠熠生辉的光环,目标明确、坚持执着、百折不挠、雷厉风行、十足的行动派。切萨雷如同包裹在路西法外衣下的安吉拉,如卡西莫多般守护着心中...
显示全文
31岁,能做什么?
孔子说:三十而立,三十岁可能也只是刚刚工作,可以说人生刚刚开始。
但对于有些人而言,30岁已是人生的全部。

他有着“宁静的脸庞和天使般纯洁的眼睛”,却从无到有,在意大利的历史上尽情泼墨。他在以一己之力推动着历史前进,可以说是内心私欲的膨胀,也可以说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妄图改变着现实的痛苦。但不管如何,他妄图改变历史,但也在创造历史。他是切萨雷·波吉亚(Cesare Borgia),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家族的最臭名昭著的人物。

梁启超在《李鸿章传》的开篇即说“天下唯庸人无咎无誉”,切萨雷不是庸人,他用尽了自己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为了他自己心中的目标,“故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人类总是有近视症,总是喜欢放大别人的恶,而缺乏一种更大的宏愿来审视别人,审视自己。

切萨雷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拿起显微镜,他满身的邪恶,乱伦、谋杀、权谋、野心、杀戮、贪婪,一无是处释放了作为人所有的恶。但如果你拿起望远镜,他身上却又闪烁了熠熠生辉的光环,目标明确、坚持执着、百折不挠、雷厉风行、十足的行动派。切萨雷如同包裹在路西法外衣下的安吉拉,如卡西莫多般守护着心中的艾丝美拉达。

15世纪的欧洲处于中世纪的尾声,伴随着奥斯曼帝国崛起而来的君士坦丁堡的沦陷是西方思想火花的绽放。舍弃了中世纪“Gods will it”的义无反顾,人类又一次将目光转回了自己,重新思考起“I will it”的命题。但伴随西罗马帝国灭亡而来的意大利却从未统一在一张王旗下,支离破碎让外来势力有了可乘之机,亚平宁半岛成为法兰西王国、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王国角逐的舞台。

切萨雷含着金钥匙,在7岁已经成为瓦伦西亚的牧师,17岁(1492年)伴随着父亲成为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自己也成为瓦伦西亚大主教,18岁(1493年)成为枢机大主教,拥有着影响整个天主教世界的核心权力。对于18岁的年轻人来说,这已经是不可估量的丰功伟业,虽然是靠着父亲的荫功,但却实现了别人无法想象的成就。如果按照他父亲的规划,他的人生终点将会是教皇——拥有着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权力,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幻想。

伟人从来不会浸淫于成就的光环,正如切萨雷不会满足于父亲的规划,他选择了一条从无到有,从头来过的路。1498年8月17日,切萨雷向教皇提出辞去枢机主教的申请,成为天主教历史上第一个自请辞职 的神职人员。当然这不会是赌气,并不是想向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也不是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才干,因为他从来不拒绝父亲的帮助,也不拒绝家族带来的利益,反而这些成为他实现自己内心目标的重要力量来源。他有着超越现实的理想,“不为凯撒宁为虚无”(Aut Caesar,aut nihil),为了他的理想,他谋杀了自己的弟弟胡安,亲手缔造也亲手毁灭着妹妹的婚姻,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条件实现着自己内心的理想——将意大利统一在自己的王旗下。

从1498年到1503年,利用短短5年的时间,将教皇国的传统势力范围罗马涅、马尔凯等地重新纳入到教皇的旗帜下,让托斯卡纳听命于自己,让那不勒斯王国不再独立。他基本统一了意大利的中部,而且有望以秋风扫落叶般征服整个亚平宁半岛。在征服的过程中,用尽权术,他投敌卖国,和法国国王路易十二做交易,以那不勒斯王国的利益换取法国的军事支持;他阴险狡诈,让米兰公国从此国将不国;他心狠手辣,残忍杀死了投靠并疯狂崇拜自己的法恩扎的城主。但不管如何,却在用种种方式来实现统一意大利的梦想。他的佩剑上铭刻着凯撒在跨过卢比孔河时的名言“骰子已经掷下”(IACTA EST ALEA),正是对这种义无反顾的完美写照。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依托教皇父亲亚历山大六世的权威迅速崛起,但也伴随着父亲的去世而迅速衰落。切萨雷早已预测到父亲去世后的种种,但却以某种出乎意料的方式让他承担这种后果。1503年,切萨雷和父亲在一次宴会后双双病倒,父亲来不及治疗就已过世,瞬间轰塌了他的世界。教皇的选举是他无法控制的,而新上台的教皇却是昔日的政敌,一切的一切都魂归尘土,生于虚无灭于虚无。

随后的切萨雷被囚禁、释放、重新被囚禁、逃跑,但最终战死在作为战士最光荣的地方——战场。

就是这么一个人,塑造着现代艺术中最知名的邪恶家族,最终也尝尽恶的后果;尝试推动意大利历史的进程,但却功亏一篑;马基雅维利成为他的忠实粉丝,写就了以他为原型的《君主论》;达芬奇成为他的座上宾,在他的帮助下实现自己的艺术王国。

他不仅是恶人,更是一个伟人。惊叹于他明确清晰的目标、不择手段的追求、敢于舍弃的勇气、整合各种资源为我所用的技巧,但也感叹时代的捉弄。300多年后,意大利终于统一,以同样的方式,但回头去看300多年前的尝试,无不唏嘘感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艺复兴的故事05:优雅的冷酷:切萨雷·波吉亚的一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艺复兴的故事05:优雅的冷酷:切萨雷·波吉亚的一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