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生命的礼赞

阿肆
说实话,我一向对于历史类社会意义重大的书籍有一种莫名乏味以及只可远观的看法,刚拿到这本书,拆开包装,看见了封皮上的一句话——“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为什么迈向死亡的生命会在热烈地生长呢?我一直都在书里边寻找边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作品通过描写德国、美国、英国、苏俄和威尔士的五大家族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及纠葛,写尽他们的兴衰和时代的更迭。
    文中一开始写到,1933年,劳埃德随着他的母亲艾瑟尔来到柏林看望好友茉黛的旅程中,亲眼见证当时的德国由于一战的原因,法西斯越来越猖獗,法律不再拥有力量,人们饱受苦难,“恐吓,侮辱,民主被暴行所摧残”的情景。
    “一旦法律失去了力量,一切就都告绝望了,只要法律不再有力量,一切合法的东西也都不会再有力量。”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说到。刚开始看这个作品的时候,或许是西方人一贯的幽默,我一直以为这其实是讽刺作品,直到容格的死去,我才逐渐明白当时暴烈而又残酷的社会,法律没有了力量,所有用来维护正义和尊严的力量都成了一个幌子,这才是真正的血腥和难以接受的地方。<...
显示全文
说实话,我一向对于历史类社会意义重大的书籍有一种莫名乏味以及只可远观的看法,刚拿到这本书,拆开包装,看见了封皮上的一句话——“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为什么迈向死亡的生命会在热烈地生长呢?我一直都在书里边寻找边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作品通过描写德国、美国、英国、苏俄和威尔士的五大家族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及纠葛,写尽他们的兴衰和时代的更迭。
    文中一开始写到,1933年,劳埃德随着他的母亲艾瑟尔来到柏林看望好友茉黛的旅程中,亲眼见证当时的德国由于一战的原因,法西斯越来越猖獗,法律不再拥有力量,人们饱受苦难,“恐吓,侮辱,民主被暴行所摧残”的情景。
    “一旦法律失去了力量,一切就都告绝望了,只要法律不再有力量,一切合法的东西也都不会再有力量。”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说到。刚开始看这个作品的时候,或许是西方人一贯的幽默,我一直以为这其实是讽刺作品,直到容格的死去,我才逐渐明白当时暴烈而又残酷的社会,法律没有了力量,所有用来维护正义和尊严的力量都成了一个幌子,这才是真正的血腥和难以接受的地方。
    最后的最后,1946年,仍旧是柏林,冯·乌尔里希一家已经支离破碎,沃尔特遭受虐死去,茉黛不再优雅,艾达麻木地得过且过,埃里克怯懦地活着,卡拉艰难而又坚持地斗争着,还有那个“1933年就非常英俊、现在依旧非常英俊”的沃纳。就像弗里达说的,“德国女人在为德国男人十五年前的轻率选择付出代价。”1946年,法西斯侵略集团的侵略扩张目的失败,美、英、法民主制发达资本国家取得世界反法西斯最终胜利。
    “《平安夜》进入了尾声。茉黛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瓦利把头伸到钢琴盖上,吹灭了蜡烛。”
    一切尘埃落定,日子向前走着,而他们都永怀希望。
    合上书。
    长吁一口气。
    终于明白,每一个或年迈或年轻的饱受苦难的生命,每一个“紫色的高贵的”自强不息的灵魂,都在热烈地生长着。
    或许,这就是生存的意义所在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