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记 城记 8.8分

古建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菠萝君与菠萝油_
用了一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了《城记》,一部北京城建国以来的拆迁史。

对于政治,我不该再多说什么。那个时代,又辜负了多少人呢。我该敬畏他们的赤子之心,还是,叹他们的天真呢。

只是,建筑师或规划师的权力,从来都比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拥有的,小的多,无论是过去还是如今。政府和甲方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一句拆城墙,剩下的人只有附和。领导者的绝对权威不容侵犯,再者,饭尚且吃不饱,一切都要让路给经济建设。在建国伊始的情形下,比起遗迹保护,建设,自然是当权者最合情理的决策。

梁思成的确是个保守派,将古城完全留存而另建行政中心,让人很难接受。北京城的中轴线有几百年的历史,打破其匀称明朗的平面规划另辟轴线,无疑会使破坏它原有的味道。诚然,建新城自是比改造旧城更加节省,但如果就这样将古城原地封存为文物古迹保护区,它亦会失掉最本土的生气。
而改造旧城,面对的难题同样庞大。原有的规划建设显然已无法满足现有需要,这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有人觉得四合院是最令人向往的居所,一间都不该拆。然而,回到现实,它既不具备现代管网建设条件能够妥善解决基础设施,交通网络又不够通畅,不适应现代出行方式;并且,建筑的空间布...
显示全文
用了一周时间断断续续读完了《城记》,一部北京城建国以来的拆迁史。

对于政治,我不该再多说什么。那个时代,又辜负了多少人呢。我该敬畏他们的赤子之心,还是,叹他们的天真呢。

只是,建筑师或规划师的权力,从来都比他们以为自己能够拥有的,小的多,无论是过去还是如今。政府和甲方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一句拆城墙,剩下的人只有附和。领导者的绝对权威不容侵犯,再者,饭尚且吃不饱,一切都要让路给经济建设。在建国伊始的情形下,比起遗迹保护,建设,自然是当权者最合情理的决策。

梁思成的确是个保守派,将古城完全留存而另建行政中心,让人很难接受。北京城的中轴线有几百年的历史,打破其匀称明朗的平面规划另辟轴线,无疑会使破坏它原有的味道。诚然,建新城自是比改造旧城更加节省,但如果就这样将古城原地封存为文物古迹保护区,它亦会失掉最本土的生气。
而改造旧城,面对的难题同样庞大。原有的规划建设显然已无法满足现有需要,这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有人觉得四合院是最令人向往的居所,一间都不该拆。然而,回到现实,它既不具备现代管网建设条件能够妥善解决基础设施,交通网络又不够通畅,不适应现代出行方式;并且,建筑的空间布局也已无法和当代家庭结构契合。最重要的是,低下的容积率根本不可能容纳下如今的人口。尽管近年来不断有设计师对合院空间改造的优秀案例,但其不菲的造价仍是当下许多家庭难以接受的。
根基和历史厚重感。这是大部分文物保护者所持的理由。千百年的积淀被轻易损毁,无论从情感还是认知都无法接受。当我们触摸着古巷的青石板,当我们凝视卫城的遗骸时,心生的感动是其他风景无法替代的;纽约比巴黎逊色的地方,也是多少高楼华盖弥补不了的。但怀史不是负箧而行,时间不息,就像我们不可能永远生活在属于过去的博物馆里,总是要走入当下的生活中来。不破不立,每一个时代,能留下来的都只有精华。我们在建筑现在,也是为留下我们时代的华彩。

北京城如今规划的失控,是几十年前便未有合理安排。而后期卫星城的建设,又都发展成了一个又一个住区组团,大批人马每日奔波赶赴城内工作,拥堵自是难免。交通困局的直接原因,来自于建国初各单位私自划地,大院遍布以致路网稀疏,而这并非几条高架便能解决的,开放式街区势在必行,拥堵也只有加密路网方可有所缓解。但这其中根本的解决方案,从来不是疏散,而是,全面带动周围地区发展,让工作和生活不再分隔,减少上班路上的无谓损耗。首都的聚集效应普遍存在着,如何让其它城市甚至乡村也富有魅力吸引眼球,就要靠政策与规划的努力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城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