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秀

ericlvyang

大漠黄沙,心绪苍茫。草原上,天铃鸟的歌声婉转悠长。马背上,李文秀的身影落寞凄凉……《白马啸西风》武侠味不浓,故事性不强,却别有韵致。好似一幅精致、忧伤的爱情画卷,徐徐展布了一串单相思,向来痴,从此醉。 和许多读者一样,本作的结尾让我绝倒: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再有学问,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的,因为包罗万有的“可兰经”上也没有答案。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么法子?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以乐景写哀,倍见其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马啸西风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马啸西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