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查令十字街84号》正名

玉函
去年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上映并广受喜爱,也给贯穿全片的书《查令十字街84号》吸引来一批好奇的读者。电影中为这本书贴上的标签是“爱情小说”,我相信这误导了许多观众,也令为寻爱情小说而来的读者们乘兴而来,然败兴而归。我猜测编剧并未看过原著,因为如果其看过原著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信集,而非一本关于爱情的小说,并且也一定能知道弗兰克甚至都不是书店的老板。

故事起源于一则书店的广告,从主人公海莲·汉芙从大西洋西岸向大洋另一边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一家旧书店订购书本开始,之后与书店相关人员,主要是弗兰克·德尔(Frank Doel)开启长达二十年的跨洋书信往来,而这本书就是收录了他们之间的往来信件。如果真要概括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我觉得1987年版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里海莲·汉芙的扮演者Anne Bancroft有过恰如其分的描述:
“This is a book which seems at first to be about other books, which of course it is, but as we get to know Helene, and, through her, Frank and Nora Doel, and Cecily Farr and Megan Wells and the rest at 84 Charing Cross, we recognize that the books desired, located,...
显示全文
去年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上映并广受喜爱,也给贯穿全片的书《查令十字街84号》吸引来一批好奇的读者。电影中为这本书贴上的标签是“爱情小说”,我相信这误导了许多观众,也令为寻爱情小说而来的读者们乘兴而来,然败兴而归。我猜测编剧并未看过原著,因为如果其看过原著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本关于书的书信集,而非一本关于爱情的小说,并且也一定能知道弗兰克甚至都不是书店的老板。

故事起源于一则书店的广告,从主人公海莲·汉芙从大西洋西岸向大洋另一边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一家旧书店订购书本开始,之后与书店相关人员,主要是弗兰克·德尔(Frank Doel)开启长达二十年的跨洋书信往来,而这本书就是收录了他们之间的往来信件。如果真要概括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我觉得1987年版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里海莲·汉芙的扮演者Anne Bancroft有过恰如其分的描述:
“This is a book which seems at first to be about other books, which of course it is, but as we get to know Helene, and, through her, Frank and Nora Doel, and Cecily Farr and Megan Wells and the rest at 84 Charing Cross, we recognize that the books desired, located, sent and received are the happy vehicles for much else: conversation, friendship, affection, generosity, wit--in other words, for all the best things life can share with us.”
“这是一本初时看来是有关其他书的一本书的书,当然它的确是,但是随着我们慢慢了解海莲,并且通过她认识了弗兰克和诺拉·德尔,和塞西莉·法尔,和梅根·威尔士,和在查令十字街84号的其他人,我们发现在求书、找书、寄书和收书之间,还传递了交谈、友谊、仰慕、慷慨和智慧,也可以说是传递了生活所能跟我们分享的所有最好的东西。”(翻译水平有限,还望包涵)

而如果真要界定书信往来的主人公海莲和弗兰克之间感情的话,我想那应该是高山流水的知音之感,我甚至都没有将它写成“知己”,因为除了阅读领域诸如看书的品位和对书的见解外,他们彼此之间的了解应该都不及各自身边的其他朋友吧。当然他们之间也有相称的幽默感,想必很多人也都会对很聊得来的“a woman in mistery”(神秘女子)产生好奇甚至是仰慕吧,反之亦然,但这无须都要有关爱情,不然俞伯牙可能会掀开棺材板破口大骂吧。

《查令十字街84号》还被称之为“爱书人的圣经”,小编窃以为也是因为有许多爱书之人也对书信中传达的许多观点和感受深有同感。比如对书的渴望,这一份渴望驱使海莲想方设法买书;比如对书的喜爱,这一份喜爱竟让她对拥有精美的初版书有莫名的罪恶感;比如对书的尊重,这一份尊重让她对书店撕书来当包装纸感到出离的愤怒,更对书本不严谨的修补或编辑拥有零容忍度。书在海莲的生活中是必需品,以应大斋节阅读,以支撑过漫漫冬夜,春天来了突然想看一点情诗……

一定也有热衷于买旧书的爱书之人吧?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论斤买的便宜可占了,但也有会幻想在某个旧书摊淘到绝版《红楼梦》的后几十回的吧?海莲不喜欢看新书爱看二手书,因为看二手书会不经意间翻到之前的拥有者经常阅读的地方,“我喜欢扉页上有题签、页边写满注记的旧书,我爱极了那种与心有灵犀的前人冥冥共读,时而戚戚于胸、时而被耳提面命的感觉”。海莲也不买没看过的书,因为她觉得那像买一件还没试穿过的衣服一样不靠谱,很奇怪地戳中了小编的共同点。

阅读《查令十字街84号》又像在进行一场精神治愈之旅。当海莲得知英国食品供应紧张时寄去物资是仁慈和好意(kindness);寄食物时连口感都会考虑是能感同身受地为他人考虑的同情心(sympathetic);尽管自身也经济窘迫仍坚持寄去物资是慷慨(generosity)。而查令十字街84号的各位的感激和回礼也是充满温情。实不相瞒,在看到最后两封信时我已经湿了眼眶,那是一种痛失知音的茫然。我多想再回过头看1949年到1959年那前十年的信,再重新感受挑剔书的尖刻,收到肉食的惊喜......而不是渐渐曲终人散的落寞。

看别人的书信集还有一种窥探别人隐私的奇妙感觉,为许多年前别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而情绪起伏。两年前小编迷路撞进考文垂当地的市场,惊奇地发现英国人居然连旧明信片都会拿来卖,现在才算读懂旧物之美。在此附上当时拍的照片两张,邀君共赏。



《查令十字街84号》是一本很薄的书,可以很轻松地阅读,推荐可以在海边度假时看,躺在细沙上晒着太阳,在暖暖的海风和满满的温情里被治愈。

如果有条件的话,推荐看英文原版,毕竟原著总有一些翻译不出的妙处。而且也许是受英文水平所限,陈建铭先生版的翻译有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其对一些字词和表达的理解不准确。也有读者诟病其翻译得太本土化,但就这点而言小编却觉得没什么不好的,相反还很生动,就像上文引用海莲评价旧书的那一段话足以体现陈先生的中文功底了。不过这些问题并不影响整体的阅读和对全书的把握,不管怎样这都不失为一本好书。

打开这本书诸君也许可以看到一家旧书店,门口的书摊堆着打折书,推门而进时,一股尘埃和岁月的味道扑面而来,也许还混有墙壁和地板的木香,待眼睛适应了店内的光线时,目光所及都堆满了旧书,书架甚至延伸到天花板,一个戴着厚厚镜片的店员在墙角的打字机后打盹......仿佛自推门始,一切的喧嚣就隔绝在外了。

愿书本能为诸君打开一个个全新的世界!祝安好!

如果喜欢我的书评请关注我的读书微信公众号——“徒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查令十字街84号的更多书评

推荐查令十字街84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