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花 南瓜花 8.5分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设下

历时两个月断断续续的把《南瓜花:士兵的故事》这本书看完了,这属于我真正读的懂的小说了(如果这是小说的话),这本书其实对我的意义还不止于此。

故事的背景是以色列和黎巴嫩,位于两个区域之间的“南瓜花”及别的山头哨所,成为了两者的分割线。我在百度地图上搜过黎巴嫩,地图上象征性的追踪了一下,但是显示没有这个地区,后来我搜耶路撒冷,又查以色列,甚至查叙利亚,得到的结果都扑朔迷离,这让我对一切开始感兴趣了。我对政治的关注度非常的低,我之前也觉得是理解不了外国,我们没有一样的文化背景,他们写的小说或者故事往往暗含一些必须的文化内涵,就像我们的文章里总会出现成语,或者描述一些像是中国水墨画风格的意象,我觉得他们理解起来也会有所疑惑。

南瓜花这本书却让我奇异的读了下去,并且脑海中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外国人的生活体验,隔着kindle屏幕,我和一个外国人居然惺惺相惜,我时时感觉我的很多疑惑都在这篇故事中得到解释或者得到和解(就是突然觉得这个问题知不知道答案也无所谓了)。

其实一开始是因为阿维的故事,他作为一个新兵入伍,来到南瓜花,这个山头坐落在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分界线上的安全区,这里有真...

显示全文

历时两个月断断续续的把《南瓜花:士兵的故事》这本书看完了,这属于我真正读的懂的小说了(如果这是小说的话),这本书其实对我的意义还不止于此。

故事的背景是以色列和黎巴嫩,位于两个区域之间的“南瓜花”及别的山头哨所,成为了两者的分割线。我在百度地图上搜过黎巴嫩,地图上象征性的追踪了一下,但是显示没有这个地区,后来我搜耶路撒冷,又查以色列,甚至查叙利亚,得到的结果都扑朔迷离,这让我对一切开始感兴趣了。我对政治的关注度非常的低,我之前也觉得是理解不了外国,我们没有一样的文化背景,他们写的小说或者故事往往暗含一些必须的文化内涵,就像我们的文章里总会出现成语,或者描述一些像是中国水墨画风格的意象,我觉得他们理解起来也会有所疑惑。

南瓜花这本书却让我奇异的读了下去,并且脑海中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外国人的生活体验,隔着kindle屏幕,我和一个外国人居然惺惺相惜,我时时感觉我的很多疑惑都在这篇故事中得到解释或者得到和解(就是突然觉得这个问题知不知道答案也无所谓了)。

其实一开始是因为阿维的故事,他作为一个新兵入伍,来到南瓜花,这个山头坐落在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分界线上的安全区,这里有真主党和犹太人的纷争,是当今政治局势最难以定论的地方,而阿维的人生才20岁左右,他善于思索,又喜爱阅读,对世界充满疑问,像我一样,像我刚刚投身大学时一样,阿维也总会和我有类似的疑惑。

现在我还能回想起大学开始军训时候的自己,当时对身边的人真的很刻薄,比如我们的教官其实是二炮的高年级学生,带我们军训是他们的一项暑期实践活动,当时我们都要站军姿,走正步,我们是很不乐意的,而我总去反驳他们练这些的意义,我问教官咱们练这个好做什么,教官当时好像说打仗啊,我说难道咱们踢着正步去打仗。说完周围的人都笑了。

后来有一帮同学去二炮找教官们玩,回来说教官还记得你,我看了刚入学时的照片,我想要么是因为我丑的惊人,要么是因为我这个问题给他带来深深的困扰,要么是两者兼有,教官肯定心中很疑惑,这么丑的人居然质疑我工作的意义。

当时我觉得这为期三个星期的军训对于我来说只是过场,我没想到的是这是一种隐喻,或许不是有意,又或许是哪位身处高位的人给我们上的巧妙的一堂课,告诉我们,生活就是这样,你身在体制之中,身不由己,要消耗很大的精力去做一些你看不到意义的事情,当我们的国家如此浩大的时候,当我们这么多人共同组成一种利益共同体的时候,每个人显得这样渺小,我想身体中的癌细胞也是一些不安分的拥有个人英雄主义的细胞吧,当它不在意整个个体的存活时,它是可以有颠覆的作用吧。这也类似一些恐怖主义,我觉得一味的想着消灭他们是不对的。

好像扯远了,其实想说的是我当时以为军训是个过场,而我和那些教官是不一样的,所以当时我说一些话才犀利而不加思考,其实我现在想想这样的问题其实时刻在折磨我,至少在大学的四年里,不断折磨我,而我深刻的意识到,在之后的生活中它还会继续跟随着我。

就像阿维在思索自己在安全区,在南瓜山上的意义一样,他尖锐敏感,自视甚高,不断思考,写一些脑子里快要炸掉的想法,他想要保有一种单纯,他明白身边人只要了解他这份单纯,就会想办法摧毁

然而,单纯有其风险,它容易被外界的愚蠢和残酷所打击。

他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一些长官要给他布置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后来他逐渐了解,这一切的安排只是为了让人没有时间去思考,有人要打断他的思考,这些意义是上层不希望他们所了解的,也不希望他们追究的。

但实际上,这些惩罚并不是因为他们做错了什么,二十中士们的阴谋——也是体制的阴谋——是专门为了利用他们的!

……

他明白,他们才是他真正的敌人!他们反对思想和创造力。他们想要征服他,把他变成一个愚昧无知、言听计从的玩偶!

南瓜花这个哨所,其实是很具有意义的,它在军事甚至政治上的意义一直暧昧不清,或者说根本没有被在意,人的生死在这里就像纸一样的脆弱,但是每个人在来之前,甚至在这里真正待了很久之后才会明白。这些来到这里的士兵往往是不到二十,十八九岁,正是我入学的年龄,我们在来之前都是雄心壮志,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认定自己是生活的宠儿,以为自己能在这个新战场所向无敌。但你真的不能想象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生活,你以为一切都是开放的包容的,以为自己可以肆意生长,但是你将嵌套进一个系统当中,你生长的越肆意,受到的疼痛和挫折就更多,你能想象在过度的时期,在被一切疑惑包裹但是没有出路的时期,你竟然要被推动着进行正常的社交,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在社交中得到有用的信息,因为这个时期的大家都是盲眼的,可以说是在互相伤害了。后来为了生存,你将学会一些东西,一些虚伪的态度,也不能说是虚伪,只是一种过度时期的生存方法,因为你自己对自己说出的每句话也不会深刻确信,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你说话没有坚固的相信的东西,你会时刻推翻上一刻的自己,在脑子里都是飞驰的想法的时候,人往往说不出别的,只能讲笑话,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

因为社交的规则令你必须保持自嘲的态度,不能表达任何轻信的理想。

小说里很多的语句让我想要摘抄,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时几乎不相信,有这样的人,离我这样的远,我们的文化背景这样的差异,我们的生活环境这样的迥异,我生活在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飞速发展时期,互联网爆炸,生活便利无限,为什么我会和中东最混乱的地区的一个哨所的士兵感受相同呢,我没有见过激烈的生死,我在奶奶去世的时候也没有想要看一看她尸布下的脸。我为什么会和这样一群士兵感同身受,我们的时代,太平和乐之下真的没有那种恐怖的压力么?我们是否处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呢?

我们的一个共同感受是:我们当时所处的年代、地域以及参与的战争,极大地塑造了我们的性格特质,而这一切对其他人而言无关紧要,战争的发生在官方亦没有正式的记载。

年轻时候的阿维真的很像我,他觉得自己是被困在了敌国的一座小山顶上,但他不接受这些,视其为暂时的不公,其实我也是如此,但是生活并没有变化,而阿维没有活到很久很久之后,不是什么大的意外,是因为己方的失误,他和一飞机的人一起丧命,他的个性如何并不在其中起到怎样的关系。

后来是讲“我”的时期的故事,这段故事对我来说混混沌沌,就像玩游戏中迷雾模式里,没有走到的路的样子,我没有经历到,我不知道我进行这样一场没有硝烟也不对其他人有任何意义的战斗之后,会怎么样。这算什么呢,身边每个人都是这样过来了,我们在否认战争,否认这样普遍的生活对我来说很艰难,这些山头哨所的士兵也许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和祖辈参与一战二战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似乎没有大的心理创伤。但是人类被改变,我从未从别的事情中体会到自己是如此平凡而渺小。我在平凡中感受到了可怕的荒芜的力量,在平凡中渺小。

而伴着黎明早起则是:对令人焦虑的困境高度仪式化的提炼。

我不知道我们的时代是如何的改变的,以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如今媒体宣传的是不是一种真正的未来倾向,或许这样的虚无感对我来说还是轻松的,而对于生活在以色列的他们,一种荒谬的,不能信任生活任何时刻的感觉会不断出现。

彼时,一个新中东的确正字孕育,但它并非如人们所想。它的诞生之地,在士兵们穿梭的巨石之间,在黎巴嫩南部的一座山丘的混凝土防御工事之间。只有少数稚气未脱的小伙子,在那里见证了它的诞生。

最后一部分是“我”的一次大胆的旅行,伪装成加拿大人,绕地球一圈,从黎巴嫩那边来到南瓜花,一个以色列人,伪装起来,进入黎巴嫩地区,和当地人友好的相处,意识到大家之间本来是没有特别的仇恨的,然后看到南瓜花,用另一种视角去看待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在之前放哨时候想要去的敌区酒馆吃饭,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意义,又有点儿飘忽,但是从另一个方向踏上南瓜花时,好像是有一种无法抵御的欲望在驱使,似乎在追求生命的完整,在接触某种意义,在经历无法解释的东西。

最后,你知道炮弹在天空中并不是呼啸着经过的,你只消听天空的细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瓜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瓜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