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众文化与当代乌托邦》看王朔的局限性

大西瓜分两半

之前看这部小说的时候,一页页地翻着,心里不断叫好,对王朔的笔风我是非常欣赏的。但是今天看到陈刚写的《大众文化与当代乌托邦》里的一段话,才觉得自己确实想的不够深了,特此摘录。

王朔并未能进去都市的潜意识的更深层次,他只是发现了都市的潜意识。弗洛姆曾谈到,在社会的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着社会潜意识层面。所谓社会潜意识:“指的是那些对于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来说都是相同的压抑的领域,当一个具有特殊矛盾的社会有效地动作的时候, 这些共同的被压抑的因素正是该社会不允许它的成员意识到的内容。”王朔对都市的潜意识的发现是通过突破意识形态的禁忌开始的。这种突破不是理性的批判,而是出于潜意识层面的反抗,表现为一种极端的无所节制的情绪的放纵:谩骂。在王朔的作品中肆无忌惮的脏话的发泄是对潜意识中被压抑的各种个人的私欲的释放。这些私欲无所顾忌地冲击撕扯着被奉若神明的意识形态,从而使被压抑的人欲上升到意识层面,完成了一次潜意识的舒放。在这种潜意识的释解中,王朔对主流意识形态和知识分子意识形态两面出击。对潜意识的发现表现为对语言的发现,王朔扩展了文学语言的领悟,这是他对当代文学的重要贡献,但这种解...

显示全文

之前看这部小说的时候,一页页地翻着,心里不断叫好,对王朔的笔风我是非常欣赏的。但是今天看到陈刚写的《大众文化与当代乌托邦》里的一段话,才觉得自己确实想的不够深了,特此摘录。

王朔并未能进去都市的潜意识的更深层次,他只是发现了都市的潜意识。弗洛姆曾谈到,在社会的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之间,存在着社会潜意识层面。所谓社会潜意识:“指的是那些对于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来说都是相同的压抑的领域,当一个具有特殊矛盾的社会有效地动作的时候, 这些共同的被压抑的因素正是该社会不允许它的成员意识到的内容。”王朔对都市的潜意识的发现是通过突破意识形态的禁忌开始的。这种突破不是理性的批判,而是出于潜意识层面的反抗,表现为一种极端的无所节制的情绪的放纵:谩骂。在王朔的作品中肆无忌惮的脏话的发泄是对潜意识中被压抑的各种个人的私欲的释放。这些私欲无所顾忌地冲击撕扯着被奉若神明的意识形态,从而使被压抑的人欲上升到意识层面,完成了一次潜意识的舒放。在这种潜意识的释解中,王朔对主流意识形态和知识分子意识形态两面出击。对潜意识的发现表现为对语言的发现,王朔扩展了文学语言的领悟,这是他对当代文学的重要贡献,但这种解放仅限于从潜意识到意识层面的传递,它们的表现形式是一种口淫,其后果并不会引向现实,而只是停留在对潜意识的发现的本身的惊喜和快慰,也就是说,在这种感性的解放之后,王朔并不能在废墟之中找到一块新的基石,因而他的批判是无向度的。……王朔在潜意识层面对意识形态的反讽并不会导致现实的后果,大众在王朔对潜意识的解放中体验到了对意识形态消费的快感,而在谐谑之中大众极端的情绪可以得到诱发和化解,因而这种消费获得社会的许可。

陈刚先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王朔作品的最大缺陷,我总算明白当初看王朔的书时那一丝丝不对劲是怎么回事了。王朔是很擅长描写,他看的很透,把这个社会,这些人,这些关系都看的明明白白了,但他看的越明白,心中的乌托邦也就越倒塌的越彻底,王朔心中的乌托邦理想失去了,他找不到别的寄托,逃离了意识形态的束缚的他只能退到意识形态q的废墟中去,而不是为自己重建一个乌托邦,反映到作品中就是王朔无法排解现实带给他的苦闷,无法解决现实中的各种问题,无论是伴侣关系,上下级关系,邻里关系还是亲子关系,他把冲突赤裸裸血淋淋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了,可是他无法为我们找到解决的出路,这是他个人成就无法更进一步的原因。当然了,王朔已经比大多数普通人走的更远了,至少他已经看到了社会的潜意识,还带领更多人看到这一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千万别把我当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千万别把我当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