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洄

塵月🌒

《易经》曰:“生生之谓易。”

当我看到她的名字时,我首先想到不是手艺人制作的物件与艺术品,而是天地造化里的所有存在,有灵且美。固然,这本书达不到这样的高度,她叙述的只是一个对手艺有所掌握的生命与他的同类之间的感悟,写的只是一些被手艺人制作的物件,或许也是借着手艺人表达自身的物件,他们的灵与美。但是,在触碰到文字的时候,却能轻易地勾起对一切造物之美的感慨。让人惊讶的是,被不知名的造物主创造的世界,包括我们,也是如此的灵与美。

一 与物相遇

人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便是与这个世界相遇。只是,更多时候我们只关注了我们的同类,环保主义的人士或许还关注了其他的生命。但不可否认,在人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也是人的社会化的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的缩小了我们生命的疆域。

在最初和最终极的意义上,每一个人活着,都只是每个“我”在时间里面对世界,这里没有他人,所有的外在于自我的存在都在世界之中。人活着,却是一个与世界相遇的过程。而世界,却并不只是人的世界。

人,是自然之子。300万年的岁月,只有最后的一瞬,让我们与自然隔绝。人的天性或许就是走向荒芜,因为身上继承着自然的血统与远祖...

显示全文

《易经》曰:“生生之谓易。”

当我看到她的名字时,我首先想到不是手艺人制作的物件与艺术品,而是天地造化里的所有存在,有灵且美。固然,这本书达不到这样的高度,她叙述的只是一个对手艺有所掌握的生命与他的同类之间的感悟,写的只是一些被手艺人制作的物件,或许也是借着手艺人表达自身的物件,他们的灵与美。但是,在触碰到文字的时候,却能轻易地勾起对一切造物之美的感慨。让人惊讶的是,被不知名的造物主创造的世界,包括我们,也是如此的灵与美。

一 与物相遇

人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便是与这个世界相遇。只是,更多时候我们只关注了我们的同类,环保主义的人士或许还关注了其他的生命。但不可否认,在人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也是人的社会化的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的缩小了我们生命的疆域。

在最初和最终极的意义上,每一个人活着,都只是每个“我”在时间里面对世界,这里没有他人,所有的外在于自我的存在都在世界之中。人活着,却是一个与世界相遇的过程。而世界,却并不只是人的世界。

人,是自然之子。300万年的岁月,只有最后的一瞬,让我们与自然隔绝。人的天性或许就是走向荒芜,因为身上继承着自然的血统与远祖的意志。人首先是自然的,其次,才是社会的存在。人与物的纠缠,也是本质的。

二 美不源于我们自身,而源于世界

人活着,是在努力握住命运之笔,书写着自己的生命?

还是,将岁月与世界给予这份身体的所有与意志,借着百年的时光表现出来?

是人去诉说真理?

还是真理借着人的口去诉说自身?

尽管越来越多的哲学家认为,美存在于人与物的关系之中。但是也有人不这样认为,他们坚持事物自身的灵性与美感。这些卑微的造物者们,面对他们创造的事物弯下了身躯,谦卑地聆听它们的声音,宛如它们方是真正的主人。

三 美先于真

或许,对美的感觉是比理性更接近人性之本的存在。

因为,人的理性最晚成熟,而对美的追逐却与生俱来。

造物者们深信于此。

文明的最高境界与归宿或许是艺术。正如孔子最终的追求是“浴乎沂,风乎舞雩”一般,道德与理性最高的境界也都是美的。真与善统一于美。

可惜我自幼手拙,也无缘学习艺术,却是与这世上很多美的存在无缘。幸而,可以与文字音乐为伴,聊以慰藉。

四 世界是一面镜子

物与人,都是走向更遥远道路上的伴侣。也因此,自我的生命往往会伸展的太远而精疲力尽。

人活在世上,或许唯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德尔斐神庙上的那句话:“认识你自己”。

通过认识这个世界,认识这个沁润自己生命的世界,认识自己绽放在其中的世界,来最终认识自己的灵魂。

五 回归荒芜

人走向了文明,或许最终的道路却是回归荒芜。

人所追求的,理性的自由人对自我命运的主宰,其最终的归宿或许又回到了卢梭笔下自在的自然人。他们不去思索未来,也不去眷恋过去,也不会珍惜现在,在时间里自由漫步,宛如活在时间之外。他们顺从自己的心,因为索群独居免去了与人相处的枷锁,自由的流浪,宛如是世界与时间的君王。

在东方传统里,人们认为远古的人是天人不分的,像婴儿一样,没有自我,也没有世界,不会有对万事万物与自我的认识与分别。而人们所追求的最高的境界,却也是天人合一,或者梵我合一,或者以道德生命参天地之化育,或者以天心为己心齐万物而为一。

历史走到最终,或许是向最初的回归。这是亚当与夏娃的子孙重新寻找失乐园的旅途。

六 生如秋叶般静美,死如樱花般绚烂

日本的文化与心灵或许是世界上诸多地域里最纯粹的,也可以说是最极端的。

茶与剑、谦卑与鲜血,完美的融合在这个民族的性格里。

中国入世而出世的文化,远渡重洋之后,却失去了儒家辛辛苦苦倡导的中庸。极入世而造就了混乱的政治与视死如归的武士,极出世而造就了物哀之美与现实之后的自我天地。两者之间似乎有一道鸿沟。儒家士子的修齐治平,家国天下的情怀,由此在这个国度里发生了断裂。

禅宗东渡,或许后来流传的一半会让佛祖含笑九泉。

这个民族在前行的过程中,一半沾着鲜血向着文明迈进,一半却在回溯蛮荒自然。

这本书,并没有这么深刻的道理。手艺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感悟。他们只是在单纯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宛如几十万年以前的自然人一样,或许并不自觉自己是否无意间践行了真理的足迹。她比起中国文化里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多了一份赤子的纯粹,少了一份人间的烟火。或许,在时光里有些单薄,却也因此探寻到了更遥远的光阴的起始与终焉。

PS:这样的书是难评的,以理性分析注定会失去文字与语言本身的美感。不如且谈自己的感发,留第一月乃至第二月自己参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造物有灵且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造物有灵且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