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飘摇,一心坚定

霁夜茶
2017-04-27 17:54:34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踽踽独行的老人,双目失明,一盆又一盆的脏水瓢泼而来。不是怜悯,是悲哀。太多推波助澜,从中央领导郭沫若,到学堂之上细细凝听教诲的学生。

厚古薄今?真是笑话!

没有古,哪来的今!

没有传统,哪来的传承!

很难想象,陈寅恪先生所重视的一切,学生、学术,知识、思想,被有心的无心的人们,当作垃圾一样丢到地上践踏!精神上受到的折磨真正令人难以忍受。

戒备之心何来?以陈寅恪先生的名声何至于一个助教都难觅?不过是他不想罢了。

亲近之人寥寥,而曾经心灵相契的(金应熙),怎么能够用陈寅恪老师的一腔信任反而作为攻击他的工具呢?

尊师重道何去了?

礼义廉耻又何在?

人令人心凉,社会令人心凉。年迈的老先生,至死不渝死守这片土地的老先生,怎么是一步步被人推到这刀山火海之上的。

太平洋彼岸的胡适隔岸观火、笑看春风。微笑的看着国内这一场场闹剧的上演。陈寅恪先生本可以安度晚年,本可以享受精神的平和,本可以无需被俗世烦扰而醉心于学术研究。然而他留了下来。反感马克思主义学习之风的他,对政治忌惮的他留了下来。他的不离开对这片土地最赤诚的独白。

...
显示全文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踽踽独行的老人,双目失明,一盆又一盆的脏水瓢泼而来。不是怜悯,是悲哀。太多推波助澜,从中央领导郭沫若,到学堂之上细细凝听教诲的学生。

厚古薄今?真是笑话!

没有古,哪来的今!

没有传统,哪来的传承!

很难想象,陈寅恪先生所重视的一切,学生、学术,知识、思想,被有心的无心的人们,当作垃圾一样丢到地上践踏!精神上受到的折磨真正令人难以忍受。

戒备之心何来?以陈寅恪先生的名声何至于一个助教都难觅?不过是他不想罢了。

亲近之人寥寥,而曾经心灵相契的(金应熙),怎么能够用陈寅恪老师的一腔信任反而作为攻击他的工具呢?

尊师重道何去了?

礼义廉耻又何在?

人令人心凉,社会令人心凉。年迈的老先生,至死不渝死守这片土地的老先生,怎么是一步步被人推到这刀山火海之上的。

太平洋彼岸的胡适隔岸观火、笑看春风。微笑的看着国内这一场场闹剧的上演。陈寅恪先生本可以安度晚年,本可以享受精神的平和,本可以无需被俗世烦扰而醉心于学术研究。然而他留了下来。反感马克思主义学习之风的他,对政治忌惮的他留了下来。他的不离开对这片土地最赤诚的独白。然而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了他。

愤怒过后,理智回笼。

虽然当时的时代已不可考,但是当一股潮流形成,必然有其各方各面的原因,枪手仅仅只是时代的棋子。不进则退,无论是被逼无奈还是被潮流裹挟,无数“忠实”的大众终是深陷其中,群众的力量难以撼动,不可避免。

悲哀!悲哀啊!

每个时代、每个政府都有居心不良的人。康生,文革发动者,只因陈寅恪先生没有满足他的私心接待他就此怨恨起来。真是卑鄙!

看着陈寅恪先生晚年遭受的一次又一次的劫难。我一直很奇怪,中大的历史系为何对陈寅恪先生有着不知名的偏颇、责难。这一点在五十年代初现端倪,到文革达到高峰。我不明白,是嫉恨吗?作为研究历史,最应该公正的学者,为什么内心没有该有的宽广,反而狭隘到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一个双目失明不能独行的老人呢?

在那份长长的名单上,陈寅恪、陈序经、刘节、周寿恺、黄萱......这么多,这么多人,都被这场没有味道的大火(文革)折磨致死。不能说热泪盈眶,但我的心还是一点点抽痛着。

假如,假如没有这一切的发生,我们国家该会经历一段怎样的辉煌啊!

往事如烟。真相永远澄明。

陈寅恪先生用他的一生诠释了一个知识分子的气节,一个学者的气量,一个文化人的精神。可以说文化与陈寅恪先生相依,陈寅恪先生的命运即是那段日子里文化的命运。交错缠绕,这两个概念再难分离。

不愿意怜悯,只是为这位先生跌宕起伏没有善终的一生,感到深深、深深的惋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