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是否可以避免?以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之所以然

猫腻鱼

为了读《恋人絮语》,先把《少年维特的烦恼》看了,有意外收获。里面两个亦情敌亦友的男人关于自杀的讨论,“自杀算不算软弱?”“为什么有人走到自杀这一步,除了自杀别无他法吗?明明可以坚强忍受战胜痛苦、重新开始啊”,对于这两个问题,维特之口说出的观点解了我心里的郁结,虽然慷慨陈词难免“雄”大于“辩”。 “如果有可能和夏洛蒂在一起,那么就去地追求;如果做不到,就趁早放弃,专心做其他事。” 对于朋友威廉的这个“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建议,维特没有听从也无法实施。维特的决定是不做选择。不做决定常被打上“消极”的烙印,这是一种纯理性视角的误导;而选择陷阱在于,先假设了必须做选择的前提,而事实上不做选择却很可能是最佳路径。 不只是爱情问题,很多时候,黑和白的两端之间,那灰色地带的太狭长往往被低估。且灰色是一种(跳不出就必然死在里面的)常态,黑和白才是过渡——这是当局者视角,而旁观者眼中恰恰相反。这也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根源,也是人与人之间无法感同身受、相互理解的永恒症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维特的烦恼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维特的烦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