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史 罗马史 7.7分

读罗马史

飞飞在田野

今天把格兰特的《罗马史》读完了。这本书断断续续地读了有半年之久。其实13年夏天已经读过一半了(凯撒部分),这次是重新从头读起,依旧是颇有收获。 对于西方古代史,从来没有专门研究过。这次是因为读《汉书》,想要有一个比较的视野。而真正读过之后才发现,所得的要远比预想的多。对于罗马的共和制度,以前颇有一些臆想的地方,这次得到了一些更正。共和国后期提拉古兄弟的改革,让我想到了中国的商鞅变法。二者都是以土地的私有化为核心,均触犯了权贵阶层的利益,主事者均被残害却都影响深远。而二者却又有明显的不同:提拉古兄弟的改革是主张重商主义的,尤其是盖约与金融骑士阶层的合作,而商鞅的变法却是重农抑商的,这是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如果我们只是粗略看去,很容易不假思索地将这一事件作为某种成见的注脚:罗马(以罗马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是重商的,而中国则是重农的。但事实上,作者在书中一再强调,罗马的经济基础乃是农业而非商业!罗马赋税的主要来源,也是农业税。然而与中国不同的是,因为罗马的战事频仍,过重的农业税反而伤害着其经济的基础,从而加剧了社会阶层的分化,成为罗马由共和国向帝制,进而毁灭的轨迹的一条隐线。相比较而言,汉帝...

显示全文

今天把格兰特的《罗马史》读完了。这本书断断续续地读了有半年之久。其实13年夏天已经读过一半了(凯撒部分),这次是重新从头读起,依旧是颇有收获。 对于西方古代史,从来没有专门研究过。这次是因为读《汉书》,想要有一个比较的视野。而真正读过之后才发现,所得的要远比预想的多。对于罗马的共和制度,以前颇有一些臆想的地方,这次得到了一些更正。共和国后期提拉古兄弟的改革,让我想到了中国的商鞅变法。二者都是以土地的私有化为核心,均触犯了权贵阶层的利益,主事者均被残害却都影响深远。而二者却又有明显的不同:提拉古兄弟的改革是主张重商主义的,尤其是盖约与金融骑士阶层的合作,而商鞅的变法却是重农抑商的,这是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如果我们只是粗略看去,很容易不假思索地将这一事件作为某种成见的注脚:罗马(以罗马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是重商的,而中国则是重农的。但事实上,作者在书中一再强调,罗马的经济基础乃是农业而非商业!罗马赋税的主要来源,也是农业税。然而与中国不同的是,因为罗马的战事频仍,过重的农业税反而伤害着其经济的基础,从而加剧了社会阶层的分化,成为罗马由共和国向帝制,进而毁灭的轨迹的一条隐线。相比较而言,汉帝国的土地税一直以传说中的“十一税”为主,武帝时期,为了支援对匈奴的战争,反而向当时勃兴的商业开刀,而并未由此触及中国农耕经济的基础。这,或许也是罗马和汉朝走向不同运命的原因之一吧? 这次读《罗马史》,也刷新了我对罗马帝制的认识。以前一提到罗马“皇帝”,便会想当然地认为其与东方的皇帝相似。其实不然,罗马的所谓“皇帝”(奥古斯都,以及凯撒),毋宁说,其实乃是军事领主而已。在中国人的观念中,“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而罗马帝制史上,竟然会出现二主共治(马尔库斯·奥勒略和路奇乌斯·维路斯,161-180),乃至四主共治(戴克里先和马克西米安为奥古斯都,伽勒里乌斯和君士坦提乌斯为凯撒,284-305)的局面,在除了“正皇帝(所谓奥古斯都)”以外,竟然还有“副皇帝(所谓凯撒)”的说法,这在熟悉中国史的读者看来,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我对于西方古典学并不了解,个人以为,把罗马历史上的这在军事领主翻译为“皇帝”,是不是也是出自某种误会呢? 格兰特对于罗马“帝国”败亡原因的分析,也有自己读到的见解。例如,以往人们习惯把西罗马的灭亡归咎于时人的道德沦丧和生活糜烂,作者认为这样的说法经不起推敲。格兰特把这一事件的原因归结为几点:一、军队与民众的互不信赖,导致凝聚力的丧失;二、奴隶制的惰性,侵害自由农民之利益,农业劳动力缺乏,侵蚀着国家的经济基础;三,未能成果同化日耳曼人;四、基督教与世俗政权的剥离。这些分析,无疑也是具有启发意义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马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马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