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 脂肪 7.2分

脂肪:他者兼盟友

璃人泪@2011

“春日不减肥,夏日徒伤悲。”减的“肥”即是脂肪。虽然以瘦为美得有个限度,但提到脂肪,往往伴有负面联想。走样的身材、不堪负荷衍生的病症,以及懒惰、迟钝、缺乏自制力的成见……至于动物脂肪化作舌尖上的美味,也被芝士、雪花、霜降这样似是而非的词巧妙替代了。

偏偏有人对赤裸裸的“脂肪”一词穷根究底。《脂肪:文化与物质性》一书的两位编者试图为脂肪正名:面目可憎的不是脂肪的物质性,而是我们先入为主的文化观。

曾几何时,人们也向往过脂肪,譬如物资匮乏的年代,那点闪着诱人光芒的油水,恨不能用米饭刮干净。而今越来越多人工饲养的肉食丰富了我们的餐桌,对食物的评价却往往是“没有猪肉味”这类古怪的抱怨。一盘徒有其表的猪肉,较之记忆中简单烹调的美味究竟差了点什么?恐怕得从天然的脂肪香气找答案:“猪肠道相关氨基酸的微生物转化作用中产生出的对位甲酚和异戊酸造成的”。它“既是失而复得的旧事物,又是创新的新产物”,让我们倍感亲切,又日益精贵难得,或可暂时抛却增重的忧虑大快朵颐。

得享受时且享受,否则,不定何时、何人会假文化之手,消灭我们共知的脂肪物质性,也可能我们已经深陷其中而不...

显示全文

“春日不减肥,夏日徒伤悲。”减的“肥”即是脂肪。虽然以瘦为美得有个限度,但提到脂肪,往往伴有负面联想。走样的身材、不堪负荷衍生的病症,以及懒惰、迟钝、缺乏自制力的成见……至于动物脂肪化作舌尖上的美味,也被芝士、雪花、霜降这样似是而非的词巧妙替代了。

偏偏有人对赤裸裸的“脂肪”一词穷根究底。《脂肪:文化与物质性》一书的两位编者试图为脂肪正名:面目可憎的不是脂肪的物质性,而是我们先入为主的文化观。

曾几何时,人们也向往过脂肪,譬如物资匮乏的年代,那点闪着诱人光芒的油水,恨不能用米饭刮干净。而今越来越多人工饲养的肉食丰富了我们的餐桌,对食物的评价却往往是“没有猪肉味”这类古怪的抱怨。一盘徒有其表的猪肉,较之记忆中简单烹调的美味究竟差了点什么?恐怕得从天然的脂肪香气找答案:“猪肠道相关氨基酸的微生物转化作用中产生出的对位甲酚和异戊酸造成的”。它“既是失而复得的旧事物,又是创新的新产物”,让我们倍感亲切,又日益精贵难得,或可暂时抛却增重的忧虑大快朵颐。

得享受时且享受,否则,不定何时、何人会假文化之手,消灭我们共知的脂肪物质性,也可能我们已经深陷其中而不自知。比如,近年深受营养学家推崇的橄榄油,它在产地(如巴勒斯坦)是万用油不假,但当我们为“特级初榨”一掷千金的时候,不光是在为健康买单,其中有意无意地囊括了对战火纷飞的土地的怜悯。专家抛出的概念无法欺骗当地人的味蕾,他们真正喜爱的还是亲手制作的浓稠、暗绿、扑鼻脂肪香气的橄榄油。更典型的例子是利用脂肪所引起的厌恶情绪,宣传减肥产品。没有什么比一个人减肥前后的对比照更有煽动性了,尤其是在反差巨大的时候,难怪一个号称只吃某品牌三明治减肥成功的胖子竟占据十年代言人之席,直到人们对他的体重反复习以为常。

相比之下,我们更乐见脂肪文化性的另一面。博伊斯赫赫有名的脂肪艺术品姑且不论(不是每个人都认同它是一种审美,如同杜尚的小便池),脂肪干细胞的医学前景令人振奋。若能从这些便于抽取、主观也想摆脱少许的脂肪中,找到对抗疑难病症的钥匙,真是大大的福音了。

正因脂肪不单纯是脂肪,连给它客观归个类都很难——它不能视为身体的废弃物,又对它爱不起来——我们更应理性看待它。只要不是《被困住的身体》一章中穿什么衣服都引人侧目的过度肥胖者,大可不必被成见影响,去苛求自己的体重、以貌取人、轻视脂肪。

作者认为,厌食症患者的过激反应主要不是针对长胖的担忧,而是视厌食症为他者、为盟友。其实,脂肪才是我们的他者兼盟友。我们爱它带来的欢愉,恨它不可掌控,相爱相杀若许年,何尝能真与之诀别!

——丁酉年读《脂肪:文化与物质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脂肪的更多书评

推荐脂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