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丝路 穿越丝路 9.2分

《穿越丝路》:看中国发现世界,融入世界

吴情
文/吴情

不少人持有这样一个观念:在前现代时期,东、西方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远洋航行技术的不发达,长时间处于相对孤立的发展状态,而自西方“地理大发现”以来,世界全球化的趋势逐渐加速,直至现今连成一个整体的世界,或谓之曰“地球村”。其实,深入厚重历史,你会发现,前现代时期,东、西方之间并非完全隔绝,四条“丝绸之路”将它们紧密联系,其中,陆上丝绸之路共三条,分别是丝绸之路南道、绿洲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另外,还有海上丝绸之路一条。这些丝绸之路,在现代世界形成以前,充当了文明间交往的通途,尽管行走在通途之上并非一帆风顺。

《穿越丝路》,“《三联生活周刊》·文丛”系列之一,由《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李伟主编,李伟、徐菁菁、丘濂、王星、王恺、陈晓等人主笔,一部深入打捞丝绸之路历史沿革的作品。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舆论称之为“一带一路”构想或国家战略。古代丝绸之路,究竟为何为被今人提及,并上升至国家层面?换而言之,丝绸之路上,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我们至今仍可从中收获启示?


【筚路蓝缕...
显示全文
文/吴情

不少人持有这样一个观念:在前现代时期,东、西方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远洋航行技术的不发达,长时间处于相对孤立的发展状态,而自西方“地理大发现”以来,世界全球化的趋势逐渐加速,直至现今连成一个整体的世界,或谓之曰“地球村”。其实,深入厚重历史,你会发现,前现代时期,东、西方之间并非完全隔绝,四条“丝绸之路”将它们紧密联系,其中,陆上丝绸之路共三条,分别是丝绸之路南道、绿洲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另外,还有海上丝绸之路一条。这些丝绸之路,在现代世界形成以前,充当了文明间交往的通途,尽管行走在通途之上并非一帆风顺。

《穿越丝路》,“《三联生活周刊》·文丛”系列之一,由《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李伟主编,李伟、徐菁菁、丘濂、王星、王恺、陈晓等人主笔,一部深入打捞丝绸之路历史沿革的作品。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舆论称之为“一带一路”构想或国家战略。古代丝绸之路,究竟为何为被今人提及,并上升至国家层面?换而言之,丝绸之路上,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我们至今仍可从中收获启示?


【筚路蓝缕,中国发现世界】

“丝绸之路”,太美的名字,毕竟,现实之路,却充满了灰尘、泥土、沼泽、沙漠、戈壁、险滩、风暴。“丝绸之路”这一概念由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在《中国》(1887)中首次提出,指代“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连接中国与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河间’区域以及印度的丝绸贸易路线”,不过,今天所说的“丝绸之路”,在时间和空间都较其定义有很大拓展。数千年前,中国古人,经历了怎样的艰难险阻才开辟出“丝绸之路”呢?他们又为何执着于开辟“丝绸之路”呢?

传统中国,“王居中央”,黄河流域一带为“中国”文明的核心区域,但于此同时,边缘地区,仍不时成为中央王朝政权稳固的潜在威胁。从张骞出使西域到甘英发现“大秦”,再到唐朝名僧玄奘去印度求法,杜环走向非洲,景教徒拉班·扫马前往耶路撒冷朝圣,郑和下西洋,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尽管目的不同(有的承担着军事任务、有的则充当了“外交”大使、有的是为宗教原因),但却都不约而同地相继成为中、西交流的开拓者、后来者和“使节”,原先相对而言属较为孤立发展的东、西方文明,在他们的推动下,逐渐加深了互动与交流。


【辉煌灿烂,文明互动交流】

“丝绸之路”虽然以丝绸贸易闻名,但是通过这条路进行国际贸易的货物,并非只有丝绸。东方中国的精美瓷器,是丝绸之外又一广为人知的奢侈品,凝聚了西方对中国的美好幻想。中国也并非只输出不输入,来自西方(包括中国境内的西域、西域之外的外国)的动、植物,也都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比如汗血宝马、驯犀、驯象、苜蓿、葡萄、占城稻、甘蔗、胡椒、石榴等等。中国人的饮食结构,从此更加丰富多元。

在商品贸易之外,东、西方还在科技、艺术、宗教、文学方面产生了一系列的互动和交流。在科技方面,中国的罗盘针、火药传入西方,促使其“地理大发现”时代的来临成为可能。在艺术方面,中国本土绘画在印度佛教传入后,逐渐多宗教题材,同时还传递着世俗精神。以宗教为例,印度佛教传入中国,之后在漫长的历史中实现“本土化”,并在与中国本土的道家相遇之后产生了影响广泛而深远的禅宗,为中国文化、中国文学的发展开辟了新的方向。在文学方面,佛教(尤其是禅宗)逐渐成为中国后世文人一个重要的精神支柱和书写题材。

另外,在东、西方持续而深入的互动和交流的历史过程中,中国人的世界观也发生了变化。原先,古代中国固守着封闭的“天下”观念,以为“王居中央”,而“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率土之人,莫非王臣。”将中国之外的人视为“蛮夷”。可在“丝绸之路”上的互动交流中,中国人逐渐认识到西方存在着类似于中国的国度,独立自主而非附庸,更不是未开化的蛮夷,其世界观,不可避免地由此扩大。


【重新启程,大国发展战略】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商业贸易之路,也是物种交流之路,迥异于西方“地理大发现”进而走向西方殖民世界的另一条发展道路。如果没有西方的“地理大发现”,而中国的政权一直保持内部稳定和对外开放,世界,是否会呈现出另一番面貌呢?否定历史肯定是危险的,假设历史却是有趣的。我们无法知道这一问题的答案,或者也可以说,在提出这个问题时,我们已经在心中预设了一个答案:是的,世界历史,将会是别样的景象,它可能更好(我们希望如此),也可能更糟(我们希望避免)。

“丝绸之路”,现实世界中早已荡然无存。不过,“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似乎让我们看到了新的可能。就中国而言,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毕竟,中国还保持着“世界工厂”地位,过剩的产能需要外国消化,尤其当国内需求短时间内无法拉动之际。就中亚国家而言,它们自苏联解体走向独立后,也遇到了一系列的发展难题,比如水资源的分配问题、油气资源的开发和贸易问题、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问题,以及民族认同和宗教纷争问题。中国与中亚国家,既有着历史上的友好贸易往来,又有着基于现实利益诉求上的交集,“一带一路”的提出,可谓恰逢其时,特别是美国已经高调宣布改变战略、重返亚太。

相比开辟“丝绸之路”的古代人,现在的人们,进入中亚国家,困难则小得多。便捷快速的高速公路,越来越多的直飞航班,在减少时间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旅途风险,还更舒适。2008年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将近十年。在新一个十年中,中国经济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尽管其中也包含了一定挫折。下一个十年呢?也许是“一带一路”开花结果的灿烂十年吧。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越丝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越丝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