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题外话

风霜小熊

韩东认为自己诗写得比小说好,中篇写得比短篇好。 看完这部集子后,我不太赞同他这么说。这部写于两千年左右的短篇比他稍晚点的中篇集《我的柏拉图》写得好。他那种平淡的事无巨细中给你突然一击的写法,天生属于短篇小说。况且他那标志性幽默也只有在短幅中才达到最强释放。而他的那种温情于短篇结尾处收束最合适,在他的中长篇小说,这种温情像擀面条一样,如果拉的太长,就会被他搓搓揉揉的写法弄的疲态乃至后继无力了。 柏桦说韩东的写法让他想到了契诃夫,虽说他从没问过,但他有把握韩东绝对喜欢契诃夫。而韩东确实说过两三回他最喜欢的作家就是契诃夫了。我同意两者之间的某种parallel,当然不是就抬高韩东的意义上,只是一种朦胧的总体印象(事实上也只能就总体印象,上回读契诃夫还是好几年前)——这完全朝向卑微的写作,绝对的日常。绝对的平等主义精神渗透在他的写作中,就这么不知疲倦地讲着最鸡零狗碎的事,因为在他看来并没有更高一层的事比这些事更值得讲述。 生活中韩东是个不吝严酷地自我道德审判的人。他说,见人猥琐者,内心同样猥琐。当然是说他自己。但他也为自己坦诚而骄傲,甚至挺得意自己从不攀附,从不求人,不过这件事在他要导演电影后有...

显示全文

韩东认为自己诗写得比小说好,中篇写得比短篇好。 看完这部集子后,我不太赞同他这么说。这部写于两千年左右的短篇比他稍晚点的中篇集《我的柏拉图》写得好。他那种平淡的事无巨细中给你突然一击的写法,天生属于短篇小说。况且他那标志性幽默也只有在短幅中才达到最强释放。而他的那种温情于短篇结尾处收束最合适,在他的中长篇小说,这种温情像擀面条一样,如果拉的太长,就会被他搓搓揉揉的写法弄的疲态乃至后继无力了。 柏桦说韩东的写法让他想到了契诃夫,虽说他从没问过,但他有把握韩东绝对喜欢契诃夫。而韩东确实说过两三回他最喜欢的作家就是契诃夫了。我同意两者之间的某种parallel,当然不是就抬高韩东的意义上,只是一种朦胧的总体印象(事实上也只能就总体印象,上回读契诃夫还是好几年前)——这完全朝向卑微的写作,绝对的日常。绝对的平等主义精神渗透在他的写作中,就这么不知疲倦地讲着最鸡零狗碎的事,因为在他看来并没有更高一层的事比这些事更值得讲述。 生活中韩东是个不吝严酷地自我道德审判的人。他说,见人猥琐者,内心同样猥琐。当然是说他自己。但他也为自己坦诚而骄傲,甚至挺得意自己从不攀附,从不求人,不过这件事在他要导演电影后有了变化,现在按他所说是到处求人,以前那种精神上的养尊处优一去不复返。好在他戾气不大,还懂得自我卑微的艺术。 最近一次他和一个摄影师,一个声音特效坐一起聊天,后二位都老江湖了。摄影从一只金属扁匣里掏出一只雪茄,抚摸着。两个人花半小时谈论雪茄的价钱,一盒总共多少钱,拆成每根多少钱,你的那盒和我的这盒,还有某名导最爱的那个牌子。韩东只听不参与。摄影屡次递上雪茄,韩导来一根,抽上了就习惯了。还是把手上这支先抽完吧。 看到这样的韩东,再看到他这样的写作,也只能感觉十分相称了。我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韩东六短篇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