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孽子 8.9分

月光晒干眼泪

开玩喜

晚风吻尽荷花叶

任我醉倒在池边

断断续续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翻完了《孽子》。看完后,脑子里一直萦绕着阿信的那首《拥抱》。

读白先勇这部长篇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很压抑的。这本书讲述的是六十年代初,一群特殊的人群台北同性恋的悲欢离合。在社会风气保守的那个时代,同性恋只能聚居、流浪在台北的新公园,尤其是新公园的荷花池附近,警察巡查的时候逃走、查过再回来,朝不保夕。

台北新公园,是同性恋聚集处,也是台北公开的秘密。小说里反复提到,我们这个王国,历史暧昧,不知道是谁创立的,也不知道始于何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贯穿全文的对台北市新公园里那一池红艳艳的莲花的描写了,文章里反复出现,公园里那顷莲花池内,曾经栽满了红睡莲。到了夏天,那些睡莲一朵朵开放了起来,浮在水面上,像是一盏盏明艳的红灯笼。

每次读到这里脑子里就响起拥抱的旋律,一池火红的莲花,红莲业火?罪孽?因为书里写的是同性恋这一特殊人群,都是有罪的。他们是一群脆弱而又无助的孩子,他们流浪在台北街头、被家庭遗弃驱逐出家门,聚集在半明半暗的城市隐晦处,屈服于这个隐晦王国里的掌握着他们脆弱命运的长者。阿凤、阿青、小玉...

显示全文

晚风吻尽荷花叶

任我醉倒在池边

断断续续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翻完了《孽子》。看完后,脑子里一直萦绕着阿信的那首《拥抱》。

读白先勇这部长篇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很压抑的。这本书讲述的是六十年代初,一群特殊的人群台北同性恋的悲欢离合。在社会风气保守的那个时代,同性恋只能聚居、流浪在台北的新公园,尤其是新公园的荷花池附近,警察巡查的时候逃走、查过再回来,朝不保夕。

台北新公园,是同性恋聚集处,也是台北公开的秘密。小说里反复提到,我们这个王国,历史暧昧,不知道是谁创立的,也不知道始于何时。印象最深的就是贯穿全文的对台北市新公园里那一池红艳艳的莲花的描写了,文章里反复出现,公园里那顷莲花池内,曾经栽满了红睡莲。到了夏天,那些睡莲一朵朵开放了起来,浮在水面上,像是一盏盏明艳的红灯笼。

每次读到这里脑子里就响起拥抱的旋律,一池火红的莲花,红莲业火?罪孽?因为书里写的是同性恋这一特殊人群,都是有罪的。他们是一群脆弱而又无助的孩子,他们流浪在台北街头、被家庭遗弃驱逐出家门,聚集在半明半暗的城市隐晦处,屈服于这个隐晦王国里的掌握着他们脆弱命运的长者。阿凤、阿青、小玉、吴敏、老鼠一只只青春鸟,都执拗的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这个对他们尤其残忍的社会里努力挣扎地活着。

六十年代的台北,还没有多元成家这个词,也没有彩虹旗在空中飘扬。 在那个时代,同性恋是不被认可的,是最隐晦的耻辱。被家庭排斥和驱逐,是最糟的不幸了。小说里的主人公阿青,就是读中学时发现自己独特的性取向之后,被军人出生的父亲逐出家门,最后在这个晦暗的王国里沉沦。在这个国度里,这些稚嫩的少年像一只只小兽,放纵自己最原始的欲望,但却也拼尽全力守护着自己的那份渴求,像小玉的樱花梦、老鼠的百宝箱、阿青的弟娃。这些迷茫的少年在师傅杨教头的羽翼下,艰难挣扎地生活,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幸好,他们遇见了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是一名军官,年轻的时候在大陆跟日本人打过仗,后来到了台湾退了役开了一家纺织厂,做了董事长,算是上流社会的体面人。但傅老爷子的骄傲,已经是一名优秀军官的儿子傅卫,却在二十六岁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文章开始并没有提及傅卫的死因,直到最后,傅老爷子行将就木的时候,跟阿青提及了。原来,在中年丧子之后,一直帮助公园里的一个个年轻脆弱的生命的傅老爷子,也有着一个同性恋儿子。孽子,这个时候真正开始点题。像阿青这些生来就特殊的孩子,无论优秀还是不优秀,也无论身份贵贱,在当时都是不被认可的,不仅不被社会认可,也不被家庭接纳。这些被爱拒绝的孩子都属于孽子。傅卫选择在傅老爷子生日那天,用手枪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像阿青在一个异常晴朗的夏日,打着赤足,在父亲悲愤、颤抖的低吼中奔逃离家一样,这些年轻人注定了是一个家庭的不幸。傅老爷子是将自己对儿子傅卫的愧疚,在这些公园里的孩子身上来弥补。

好在,最后这些在公园里浮沉的孩子都在社会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有了份稳定的生活。

而台北市新公园莲花池畔,这个隐秘王国里的故事并未结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孽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