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盐”大义》

D a y

对象:研究的对象不是人类学惯常研究的“无国家社会”的部落形态,而是处在有着漫长文明形态的中国疆域内;研究对象历史上也不是一个民族—国家框架下的边缘社会,我认为,“中间圈”是描述这一地区的合适概念。结构:第一章主要从时间、空间和人群的角度大致勾勒出社区的背景;(1.关注云龙州治所从明初直到民国期间的五次迁移,这些迁移总是在澜沧江内和江外来回摆动2.从聚落形成的角度梳理出诺邓如何围绕盐井而发展起来的居住格局、庙宇空间以及外来移民不断移入的过程3.力求呈现诺邓今天的日常和仪式生活中盐如何被使用,在不同仪式场合中盐如何被赋予不同的意义。)第二章试图呈现诺邓盐井的观念世界;(“以井代耕”则是当地如何把自己盐井的生产方式纳入到帝国“以农耕为本”的道德宇宙观中去所做的努力,同时也为盐井与周边族群的等级性结构寻找合法性。)第三章进入到诺邓的盐业时代;(诺邓围绕着盐的流动与交换,与外部广大的世界联系在一起;)第四章关注私盐的流动和诺邓的交换圈;(具体而微地描述了私盐在民间流动的渠道、方式,试图表明现实中的官盐和私盐是...

显示全文

对象:研究的对象不是人类学惯常研究的“无国家社会”的部落形态,而是处在有着漫长文明形态的中国疆域内;研究对象历史上也不是一个民族—国家框架下的边缘社会,我认为,“中间圈”是描述这一地区的合适概念。结构:第一章主要从时间、空间和人群的角度大致勾勒出社区的背景;(1.关注云龙州治所从明初直到民国期间的五次迁移,这些迁移总是在澜沧江内和江外来回摆动2.从聚落形成的角度梳理出诺邓如何围绕盐井而发展起来的居住格局、庙宇空间以及外来移民不断移入的过程3.力求呈现诺邓今天的日常和仪式生活中盐如何被使用,在不同仪式场合中盐如何被赋予不同的意义。)第二章试图呈现诺邓盐井的观念世界;(“以井代耕”则是当地如何把自己盐井的生产方式纳入到帝国“以农耕为本”的道德宇宙观中去所做的努力,同时也为盐井与周边族群的等级性结构寻找合法性。)第三章进入到诺邓的盐业时代;(诺邓围绕着盐的流动与交换,与外部广大的世界联系在一起;)第四章关注私盐的流动和诺邓的交换圈;(具体而微地描述了私盐在民间流动的渠道、方式,试图表明现实中的官盐和私盐是相伴而生的)第五章面对的是建国以后诺邓盐井的变迁,以龙王庙的命运为关注点来窥测这段历史进程。(诺邓开始由“盐井”向“农村”转变。盐业的衰落也带来了集市和马帮的衰落)

长期以来,学界的西南研究多以“民族”(族群)为研究对象,并不断重复“中心—边缘”叙事,强化对西南的“边缘”想象,然而西南研究并非只能以相互孤立的“民族”(族群)和“边缘”来标识,历史上的西南也并非是静止、固定的民族马赛克图像,它有着流动的一面和文明的历史。我的研究无非是要表明,不能用今天的民族—国家框架来看待西南的历史,把西南视为明确的国家边界内的边缘地带。

——P 2

王铭铭对于中国“从天下到国族”的历史进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试图用历史人类学的视野和方法来呈现这一过程,进而提出了“三圈说”理论,还主张在费孝通先生定义的“藏彝走廊”地带上(在他的定义下,这归属于“中间圈”)展开关于物的流动、政治文化及文明关系史的经验研究。
“中间圈”是 “三圈说”的内容之一,“三圈说”是基于古代中国的世界观来整体性地理解和把握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种认识论和方法论。三圈由核心圈、中间圈和海外圈三个层次构成,超越于时下西方社会科学所流行的看待民族—国家“中心—边缘”关系的二元化视角。“中间圈”介于核心圈(中原汉族)和海外圈(异域)之间,相当于古代中国“世界秩序”内与外的过渡带,当下则对应着今天中国境内处于外围的少数民族区域

——P 17 参见王铭铭:《没有后门的教室:人类学随谈录》,137~140页;《经验与心态:历史、世界想 象与社会》,293~326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中间圈:“藏彝走廊”与人类学的再构思》,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法国学者施帝恩(GROS Stephane)的“盐、牛和奴隶:滇西北的交换和政治”一文将目光聚焦在滇西北族群的交换体系之上,透过盐、牛、奴隶的流动与交换,呈现出不同的族群(藏、怒、独龙)如何被整合进族群权力结构中的图景。

——P 24 GROS Stephan, “The Salt,the Ox and the Slave: Exchange and Politics in Northwest Yunnan”,In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inoTibetan Frontiers,Chengdu,Sichuan, 2006.

西南研究并非只能以相互孤立的“民族”(族群)和“边缘”来标识,历史上的西南并非只是静止、固定的“民族马赛克”图像,它也有着流动的一面和文明的历史。学界关于“藏彝走廊”以及“西南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一系列的研究都表明了这点。

—— P30

费孝通先生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对“民族识别”进行深入思考后,提出了“民族走廊”、“藏彝走廊”等概念,而后逐步发展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其中“藏彝走廊”的概念是针对一些民族识别的遗留问题提出的,费先生指出:“这个走廊正是在汉藏、彝藏接触的边缘,在不同历史时期出现过政治上拉锯的局面。而正是这个走廊在历史上是被称为羌、氐、戎等名称的民族活动的地区,并且出现过大小不等、久暂不同的地方政权。”

——P 31 费孝通:《费孝通文集》,第7卷,215页,北京:群言出版社,1999。

“以井代耕”则是当地如何把自己盐井的生产方式纳入到帝国“以农耕为本”的道德宇宙观中去所做的努力。

——P46

由远及近地描述了诺邓的三个交换圈,主要是马帮的长途贸易、短途贸易(邻近族群的交换)和村内交换三个领域.

——P48

澜沧江以西属怒山山脉,海拔一般为1300米—1500米,漕涧、旧州等较平的坝区零星分布于河谷中,这一区域不仅历史上而且时至今日仍是云龙县最重要的“粮仓”;澜沧江以东属于云岭山区,海拔在2000米—2500米之间,是主要的牧区及玉米、豆类为主的杂粮产区,云龙历史上的众多盐井就位于这一区域。被称为“云龙五井”的诺邓井、山井、师井、大井和顺荡井就错落地分布在澜沧江支流沘江两岸,

——P 53

在云龙,八个盐井(通常说“五井”)形成了一个共同的文化圈、经济圈以及历史上的通婚圈,塑造了特色鲜明的井地文化,盐井居民也自称是“井地人”而别于所谓的“山上人”,山区人民把到五井赶集称作是“下井”。共同的井地文化体现在五井均建有种类相同、规模稍异的庙宇群,其中最明显的是,云龙五井都供奉同一个本主,即“三崇建国鸡足皇帝”,五井龙王会的时候都有祭井唱戏的习俗,各井都有永久性的戏台。

——P62

今天的诺邓不再是一个“以井养民”的盐井,而是一个“以农为本”的白族村落。诺邓村公所下辖18个自然村,25个村民小组。我主要研究的是河西村、河东村两个自然村,即习惯上所说诺邓村,诺邓村的人一般把其他自然村称作“外片”,这些村落都是从诺邓外迁后逐渐发展起来的,在我的研究中会提及牛舌坪、雀城、马金桥、七曲、山后等自然村。据2006年村公所统计资料,诺邓村现有居民279户,1108人,男性565人,女性543人。汉族11人,其余均为白族,白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9%。全村现有耕地面积为水田45亩,耕地2892亩,林地14.9公顷。农作物以玉米、小麦、豌豆、蚕豆、荞麦为主,经济作物有核桃、苹果、梨、柿子、桃。人均收入为1406元,全村农业从业人员986人,工业从业人员25人,从事建筑36人,交通运输18人,批发零售业11人。外出务工180人,其中男性86人,女性94人。

——P6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微“盐”大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