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黑脏血亦可映照正义的微光

反犬草田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这是此书给我感触最深的一句。
战争将近,劳埃德曾怒生者不争。现实愈加悲哀,边缘主义泛滥。而战争来临的日子,主角们也曾在剧烈恐慌陪伴着安然而过,某些生活可以过得看似恬静无措。抗争将面临死亡的威胁,与正义接踵仍非坦途,在乌黑的脏血下却也顿悟。或许描写战争的残酷与沧桑是件幸事,《Winter of the World》耗费了肯·福莱特七年春秋,若非有历史学顾问审阅,历史性小说将成为肯·福莱特的盍朱峗。当然,这是一次成功的豪赌,作为历史的大回顾,肯·福莱特终究成就了他文学上的野心,这无疑是成功的。
阅读其中两册,思忖良久.自1988年《The Pillars of the Earth》以来,肯·福莱特的文学修养愈发浑厚,直到2010年《Fall of Giants》达到一个巅峰,并在结束时将五大家族的脚步进一步延展开来,将脉络推进至所读的部分。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即使在纳粹的铁蹄下仍然顽强抗争的乌尔里希家族一众。条顿确是一个优秀的民族,无论是曾依附纳粹主义的中央党的海因里希,沃尔特这样的奥地利贵族,沃纳·弗兰克,甚至是受日耳曼文化渲染的英国女人茉黛·菲茨赫伯特(原谅我希望以她的闺名对其称呼)。其中的坚韧不拔与无畏精神令人咋舌。他...
显示全文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这是此书给我感触最深的一句。
战争将近,劳埃德曾怒生者不争。现实愈加悲哀,边缘主义泛滥。而战争来临的日子,主角们也曾在剧烈恐慌陪伴着安然而过,某些生活可以过得看似恬静无措。抗争将面临死亡的威胁,与正义接踵仍非坦途,在乌黑的脏血下却也顿悟。或许描写战争的残酷与沧桑是件幸事,《Winter of the World》耗费了肯·福莱特七年春秋,若非有历史学顾问审阅,历史性小说将成为肯·福莱特的盍朱峗。当然,这是一次成功的豪赌,作为历史的大回顾,肯·福莱特终究成就了他文学上的野心,这无疑是成功的。
阅读其中两册,思忖良久.自1988年《The Pillars of the Earth》以来,肯·福莱特的文学修养愈发浑厚,直到2010年《Fall of Giants》达到一个巅峰,并在结束时将五大家族的脚步进一步延展开来,将脉络推进至所读的部分。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即使在纳粹的铁蹄下仍然顽强抗争的乌尔里希家族一众。条顿确是一个优秀的民族,无论是曾依附纳粹主义的中央党的海因里希,沃尔特这样的奥地利贵族,沃纳·弗兰克,甚至是受日耳曼文化渲染的英国女人茉黛·菲茨赫伯特(原谅我希望以她的闺名对其称呼)。其中的坚韧不拔与无畏精神令人咋舌。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没有真正向盖世太保低头,亦都是历史的真正书写者、创作者。在那样的时代,对于那样的德国人民。比起民主,更能吸引他们的只能是强权所带来的利益,民族主义正需要如此适宜的土壤,大时代下社会民主党对民主的争取是无力的。一战结束时,凡尔赛条约的签订便早已买下了战争的祸根,劳埃德面对国家的短视与绥靖束手无策,西班牙内战中大卫·威廉姆斯的枉死也象征着他心中某些信念的破碎。但是,五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仍在战争的推动下走上了自己的道路。苏联的沃洛佳成为了特工,纳粹德国的卡拉成为了间谍,劳埃德成为了地下党,而伍迪则成为了伞兵。众人都秉承着自身的人心法则,用自身认为正确而合适的方式去加入战争,目的则是终结战争。对生命的热烈描写,是文学界一个经久不衰的主题。
从本书的另一个层面,作者写作水准极佳,但是他是否在作为历史的小说中对真实历史与立场的站位上持有一定程度的谨慎?这是一个待人讨论的话题。聘请专业历史顾问确可使发生历史错误的可能性大大减少。即便如此,我仍然可以看出其站在某些立场上,对苏联有着或多或少的丑化。那么我们可以说,他没有摆脱某些局限性,但是,点到为止,话题敏感,但这样的写法或许某种程度上正是历史小说的魅力之所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