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舆万国全图解密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 评价人数不足

地理学的第二语言

阿茗
地图是人类表达空间信息和认识客观世界的工具,是地理学的第二语言。无论中国,还是东、西方其他文明古国,都产生了悠久而且自成体系的地图文化。历史时期绘制的古地图和近代地图作为人类的一项重要文化遗产,保存了丰富的历史人文和自然地理信息,呈现出历史时期各国的疆域范围、山川走势、聚落分布、城市布局、海陆交通、行政区划等时空地理信息,反咉国家和世界文明的变迁,体现各国不同时期的科学技术水平。所以世界各国学者都非常重视地图史和地图学史的研究。
地图的产生和发展是人类活动的实际需要。在东方古老的国家,如中国、埃及、巴比伦等,由于农业的发展,需要丈量土地和兴建水利工程,产生简易测量工具和方法。例如在古埃及尼罗河沿岸开始有农业时,春季的河水泛滥淹没了农田,冲毁了田块边界。为重新确定土地,便产生了具有数学意义的、用图形表示土地轮廊和数量的地图。同时行政管理、通商贸易及邻国间的战争,都促进了地图制图的发展。那时的地图大都绘在粘土板、陶片和石壁等上面,很少保存下来。迄今发现不多,已发现的最早一幅地图,是在古巴比伦北部加苏古巴城(今伊拉克境内)发掘出刻在陶片上的地图,图上绘有古巴比伦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
显示全文
地图是人类表达空间信息和认识客观世界的工具,是地理学的第二语言。无论中国,还是东、西方其他文明古国,都产生了悠久而且自成体系的地图文化。历史时期绘制的古地图和近代地图作为人类的一项重要文化遗产,保存了丰富的历史人文和自然地理信息,呈现出历史时期各国的疆域范围、山川走势、聚落分布、城市布局、海陆交通、行政区划等时空地理信息,反咉国家和世界文明的变迁,体现各国不同时期的科学技术水平。所以世界各国学者都非常重视地图史和地图学史的研究。
地图的产生和发展是人类活动的实际需要。在东方古老的国家,如中国、埃及、巴比伦等,由于农业的发展,需要丈量土地和兴建水利工程,产生简易测量工具和方法。例如在古埃及尼罗河沿岸开始有农业时,春季的河水泛滥淹没了农田,冲毁了田块边界。为重新确定土地,便产生了具有数学意义的、用图形表示土地轮廊和数量的地图。同时行政管理、通商贸易及邻国间的战争,都促进了地图制图的发展。那时的地图大都绘在粘土板、陶片和石壁等上面,很少保存下来。迄今发现不多,已发现的最早一幅地图,是在古巴比伦北部加苏古巴城(今伊拉克境内)发掘出刻在陶片上的地图,图上绘有古巴比伦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及周围的山脉,大约是公元前2500年刻制,至今4500多年。
中国有记载的最古老的地图要算4000年前夏禹的《九鼎图》了。九鼎是当时统治权利的象征。在鼎上除了铸有各种图画外,还有表示山川的原始地图。后来派生了《山海经图》。在《山海经图》中,也有绘着山、水、动植物及矿物的原始地图。10多年前在河南安阳出土的《田猎图》,在甲骨上刻有打猎路线、山川和沼泽。在云南沧浪县还发现了巨幅崖画《村圩图》,都是3500多年前中国最早的原始地图。之前还出土了刻在铜版上的《兆域图》(公元前310年)和7幅绘在木板上的《放马滩地图》(公元前239年)。
    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三幅彩色地图,即地形图、驻军图和城邑图,均绘在帛上,约为公元前168年以前的作品。地图方向为上南下北,呈边长为96厘米的正方形。地形图的范围包括东经111度至112度30分、北纬23度至26度之间,即跨湖南、广东两省及广西一部分地区,湘江支流潇水流域、南岭、九嶷山及其附近,当时为长沙国的南部。该图比例尺为1:18万(相当于一寸折十里)。地图上表示了河流、山脉及山峰、居民地、道路、海洋等内容。同现今地形图比较,其平面图形、河流流向和弯曲都大体相似。居民地用矩形符号和圈形符号分别表示县级和乡里级,位置相当准确,重要居民地之间都有道路相连。地形图具有分级明确的符号系统。同样驻军图和城邑图内容也都相当丰富并各具特色。这显示距今2200年的西汉初期,从测绘的准确性和地图的绘制与整饰水平来看,是世界上已发现的最早且水平最高的地图。充分表明当时中国地图制图水平在世界上是领先的。其中地形图已成为现代国际上权威地图学和地图学史教科书的经典插图。而且晋朝还出现裴秀这样杰出的地图学家。在晋朝初年先后担任过司空、地官、宰相的裴秀(公元223-271年),他以古时《禹贡》为依据,对古代九州的范围以及当时十六州都作了核查,绘制了十八幅《禹贡地域图》及《地形方丈图》。更为重要的是,他总结了前人和自己的经验,提出了六项制图原则,即有名的“制图六体”:分率、准望、道里、高下、方邪、迂直。分率就是比例尺,即确定面积和长宽的比例;准望就是方位,即校正地图各部分之间的相对位置;道里就是距离,即道路的里程;高下、方邪、迂直就是比较和校正不同地形所引起距离的偏差。裴秀“制图六体”的精辟论述,除了当时不可能涉及的经纬度和地图投影之外,系统总结概括了中国古代地图制图经验与数学基础,标志着中国古代传统地图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对中国古代地图和地图学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中国历代统治者都非常重视地图的测制和管理,不仅把地图视为权力的象征,而且也是作为军事作战、行政与土地管理、水利工程、都城规划不可缺少的工具。从公元前221年的秦代开始就设有管理测绘和地图的机构,多数朝代都是宰相亲自过问。中国的测绘与地图具有继承前朝和前人成果推陈出新的优良传统,所以地图制图范围不断扩大,内容越来越详细,精确程度越来越高。从隋代开始中国建立了修测图志,图与经并重,而且不断修编,历代延伸。同时历代王朝也都非常注意周边国家和往来国家地图的测绘与地图编制。几乎每个朝代都有代表性测绘和天文著作,地图和著名的地图学家。例如年代已佚的《周髀算经》,汉代的《浑天说》,三国时代的《海岛算经》,已经谈到遥测,地圆说,唐代的《海内华夷图》和著名地图学家贾耽,宋代的《禹迹图》、《守令图》和著名地图学家沈括,元代的《舆地图》和著名地图学家朱思本,明代的《广舆图》和著名地图学家罗洪先和著名的航海家郑和及其《郑和航海图》等。还有唐代僧一行进行了大规模纬度测量,元代郭守敬又研制多种天文观测仪器、提高了测量精度及开创了“海拔高程”的水准测量。
西方古希腊在公元前4世纪至2世纪在自然科学方面,尤其在数学、天文学、大地测量学、地理学、地图学领域获得很大发展。例如,已认识到地球是个椭球体,有了按经度、纬度划分,并把经纬线绘到地图上作为定向定位控制的方法。特别是出现了著名的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和地图学家托勒密(公元87-150年),他除了发表了著名的《天文学大成》(13卷)之外,还撰写了《地理学指南》( 8卷 ),是古希腊有关地理知识的总结。他认为“地理学是对地球整个已知地区及与之有关的一切事物作线性描述”,其《地理学指南》中就有8100点的纬度和经度的说明,还附有27幅世界地图和26幅局部区域地图。仅管各地经纬度与地理记载及地图中有些不准确或错误之处,但《地理学指南》对后世产生很大影响,仍是中世纪西方对已知世界总的地理情况的最佳指南。托勒密的投影方法虽然受到非议,但他为后人提供了世上最早的有数学依据的地图投影方法。从而导致后来各种新投影方法的问世。托勒密被公认为对西方古代地图学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地图学家。
但是,西方在中世纪(公元5-14世纪)漫长时期,由于宗教占统治地位,导致经济、文化、艺术、科学、技术完全停滞,其时地球球形的概念受到排斥,地图也不再是反映地球地理知识的表达形式,仅成为神学著作中的插图。这类地图几乎千篇一律,把世界绘成一个圆盘,把耶路撒冷画在圆的中心,圆的南端画一横、两半分别为尼罗河和顿河,中间一竖为地中海,构成丁字形水体,分隔为欧、亚、非、三个大陆。这种地图既无经纬网格,又无比例尺,完全失去了科学和实用价值。所以中世纪是西方地图和地图学大倒退的时期。相反,这一时期正是中国地图和地图学大发展时期,至直17世纪中国地图学始终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从14世纪以后,欧洲随着手工业与商业的日益发达和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冲破和结束了中世纪宗教统治的黑暗时代,出现文艺复兴时期,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15世纪开始随着通商贸易,航海事业的发展,地理探险和测绘制图迅速发展起来。16世纪荷兰出现一位著名的地图学家墨卡托(公元1512-1594年),他创造了等角正轴圆柱投影(后人称墨卡托投影)。他所编制的世界地图上等角航线表现成直线,对航海最为合适。因此,直到现在世界各国都釆用该投影编制航海图、航空图和宇航图。墨卡托对西方地图学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对世界地图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不过,根据李兆良博士的考证,墨卡托地图与其他欧洲绘地图标记了欧洲人还没有勘探的地理,利用了明代测绘的地图,是应该肯定的。
众所周知,中国四大发明(造纸术、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传入欧洲,推动了西方文明的发展,尤其是宋代指南针的发明,大大推进了中世纪以后近代航海事业和世界测绘和地图学的发展。同时中国的测绘与地图成果也通过传教士东学西传,陆续传入欧洲,逐步修正了各种版本世界地图中美洲、非洲、澳洲,特别是中国部分的错误画法,中国对世界地图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当然也不可否认,西方几代传教士先后来中国传授西方对世界的认识及一些先进的方法与技术,特别是18世纪欧洲工业革命开始之后,西方科学技术迅速发展,中国从欧美引进不少新的科学技木,其中包括大地三角测量和航空摄影测量的方法与技术,以及新版世界地图,对中囯测绘和地图学的发展也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一直宣扬“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明代郑和下西洋止于东非洲”,“欧洲传教士利玛窦传入欧洲人编绘的《坤舆万国全图》”。甚至中国文献也都是这样记载。李兆良博士以其敏锐的眼光发现一些疑点,敢于挑战这几个历史的经典论断。他化了10年的时间,走访了美洲、欧洲、亚洲的许多博物馆和图书馆及查找众多互联网络,参阅了大量国内外、近现代文献和600张中外古地图,用大量的事实和论据推翻了这三大经典论断。证明世界地理大发现始于郑和时代,远早于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所获得的世界地理知识与测绘资料成为《坤舆万国全图》的资料基础;《坤舆万国全图》(1602)不是利玛窦和欧洲人绘制,而是中国人根据原有的《坤舆万国全图》蓝本略作修改复制后,以利玛窦的名义发布的,利玛窦可能作了某些技术指导。该图比同时代的其他世界地图准确得多。人们也许会问,为什么当时郑和早于可伦布达到美洲?为什么15世纪中国能够绘出当时最好的世界地图,包括《坤舆万国全图》的原图(蓝本)?我用序言的上述较长篇幅就是为李兆良博士的论断提供一些背景资料。
李兆良博士他的追求真理、勇往直前、坚持不懈、奋斗到底的精神令人佩服;他的不畏艰辛,深入实地调查研究,不放过每一个疑点和每一个线索,从多个角度进行综合分析与判断的踏实学风难能可贵。所以他经过努力终于获得如此有说服力的成果,为我们纠正延续几百年的错误历史论断提供了有力证据,为改写世界近代历史和明代地图学史作出了重大贡献。
最近几年,李兆良先生在美国、英国、加拿大,中国的台湾、香港、北京、南京、泉州等地进行演讲、座谈,发表了一系列学术论文和科普文章,利用一切机会传播、讲授他的新发现和新见解,宣扬中华文明对世界的贡献。李兆良博士的这部《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测绘世界》和另一部《宣德金牌启示录-明代开拓美洲》,就是更全面系统的总结和论述。而且后者不仅仅论证郑和发现新大陆,更重要的是全面论述明代郑和等人开拓了中国同美洲经贸、文化的交流。在这两部著作中,李兆良博士对每一条疑问和线索,对每一件实物和证据的来龙去脉都阐述得非常淸晰,而且他博学多才,视野十分广阔,涉及历史、地理、测绘、地图、文物、考古、生物、遗传、农业、冶金、陶瓷工艺、人文、人种、民族、语言、文字、地名、人名、风俗、习惯等众多学科和领域。两书的体裁得当,文字通顺,图文并茂,引人入胜。而这两部著作又互为印证,构成姊妹篇。我相信读者会从中受益:例如重新认识中华文化对世界的贡献,增强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学习作者坚持不懈的奋斗精神和深入细致的工作方法;增长各方面的有益知识。
历史要尊重事实,但弄清历史真实的确很不容易。由于有些文献和古地图已经失佚,《坤舆万国全图》(1602)和原图(即《坤舆万国全图》蓝本)的具体作者和成图时间,目前还有不同看法,还有待进一步考证。我们期望本书作者和有识之士今后继续深入研究和发掘。同时利用各种机会,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广泛宣传,扩大影响,获得世界更大范围的公认,为发扬中华文明作出更大贡献。
                 廖 克 2016年12月12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坤舆万国全图解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