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东篱

巨人陨落,凛冬将至。

看到书名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直在追的剧集《权利的游戏》,这部戏第一季第一集的名字便是“凛冬将至”。阅读的过程中,常常从心底里一阵阵地涌起寒意来,许多时候令人几欲窒息——这套书生生地撕去了所有面纱,赤裸裸地将这个世界呈现在你眼前。如同百草凋折花残叶落的寒冬,满目只剩下那一支支灰褐而突兀的枝桠,真实得近乎残酷。

关于爱情。《巨人的陨落》里,茉黛和沃尔特演绎了一段旷世情缘,这一对来自敌对阵营的情侣,在长达数年的坚守之后,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然而,两情相悦是否就能天长地久?相濡以沫是否就能白头到老?凛冬将至,爱情之花终究敌不过天地肃杀,在这一部里,作者终究还是给这段爱情留下了一个遗憾的结局。发现并揭露了纳粹分子惨无人道地杀害残疾儿童的暴行时,纳粹分子进行了残忍地报复,当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沃尔特躺在心...

显示全文

巨人陨落,凛冬将至。

看到书名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直在追的剧集《权利的游戏》,这部戏第一季第一集的名字便是“凛冬将至”。阅读的过程中,常常从心底里一阵阵地涌起寒意来,许多时候令人几欲窒息——这套书生生地撕去了所有面纱,赤裸裸地将这个世界呈现在你眼前。如同百草凋折花残叶落的寒冬,满目只剩下那一支支灰褐而突兀的枝桠,真实得近乎残酷。

关于爱情。《巨人的陨落》里,茉黛和沃尔特演绎了一段旷世情缘,这一对来自敌对阵营的情侣,在长达数年的坚守之后,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然而,两情相悦是否就能天长地久?相濡以沫是否就能白头到老?凛冬将至,爱情之花终究敌不过天地肃杀,在这一部里,作者终究还是给这段爱情留下了一个遗憾的结局。发现并揭露了纳粹分子惨无人道地杀害残疾儿童的暴行时,纳粹分子进行了残忍地报复,当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沃尔特躺在心爱的人旁边时,无论他们曾经的爱有多么深沉,终究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有时暴力是最简单实用的手段”,托马斯·马赫如是说。的确,在暴力、权谋面前,娇嫩的爱情不堪一击,正如《权利的游戏》里面,当那个玩世不恭的小恶魔提利昂认真地去爱最终却亲手勒死雪伊的时候,从此,再不相信有爱情。

关于成长。成长的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那些如神话般的奇遇,终究只是武侠小说主角的专利。所谓成长,注定了曲折、磨难,甚至,在兜兜转转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犯下许多难以回头的错误。黛西便是如此,一开始出场的她,让人怎么都喜欢不起来,她挖空心思地想要混入上层社会,因此,先是不遗余力地向查理·法奎森示好,失败后又盯上了菲茨伯爵的儿子博伊,并且最终嫁给了他。只是,如愿以偿就会快乐无憾吗?志得意满就会了无牵挂吗?当遭遇博伊最难以想象的背叛时,她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直错了。正如她自己所总结的一样,“所有女人在回首往事时,都会觉得自己年轻时非常蠢吗?”,年少轻狂的岁月,谁没爱过几个人渣?当这样的黛西,再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劳埃德说她看上去不错,她就不再去管别人会怎么想”的时候,才是真的成长了。《权利的游戏》里面,艾莉亚的成长之路,不也一样艰难坎坷?

关于战争。“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风起云涌的岁月里,硝烟弥漫的战场中,似乎永远是英雄的出产地。但,谁曾想过,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从《巨人的陨落》一直到《世界的凛冬》,作者给我们看到的关于战争的真相令人不寒而栗。只不过缘于顶层者的喜怒与权衡,只不过是国与国之间的游戏与掣肘,却要让无数的百姓来承担生离死别的痛苦。正如埃里克的体会,“先前他想象中的战争,只是危险面前表现出来的勇气、对痛苦的平静接受,以及英雄主义。现在他亲眼见到的却是痛苦、尖叫、恐惧、破碎的尸体,以及对战斗的无望”。没有一场战争是应该打的,没有一场战争是不浮尸遍野的,没有一场战争不是带给普通人灭顶之灾的。通往那个高高在上的“铁王座”的路,是用无数人的血肉铺就的。

关于正义。《巨人的陨落》里,出身底层的艾瑟尔、比利等人,似乎已经成了正义的化身,他们积极而勇敢地想要去改变这个世界,他们证明了“世界是属于勇敢者的”,但是,即便是以正义之名,所做的事就一定是正确的、就一定完美无缺吗?这一部里,作者留下了一个令人难忘的细节:成为了煤炭部长的比利,依据政府可以在不考虑土地所有人感受的情况下到处开煤矿这一规定,下令在菲茨赫伯特伯爵的领地建造一处露天煤矿,挖土机吊杆落下的地方,“大道两旁的栗树枝叶繁茂,几只天鹅在湖面上嬉戏,花圃中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当邪恶的力量摧毁美的时候,让人无奈和遗憾,而当善良的力量去摧毁美的时候,让人撕心裂肺地疼、透到骨子里的冷。一如那群忠肝义胆的守夜人,将刀狠狠捅向雪诺的时候,你能说他们代表的不是“正义”吗?除了感慨“凡人皆有一死”又能如何呢?

关于人性。将这个放在最后,是因为这一段情节,即便现在回忆起来依然心有余悸。纳粹的残忍与冷酷令人发指,可是,打败了纳粹的人又是什么样子呢?当作者写下“被红军解放不像多数人向往的那样是件开心的事”的时候,尚不觉得怎样,而猝不及防地读到接下来的故事时,突然就陷入彻骨的寒冷中——当苏联红军“解救”了被纳粹分子关在犹太医院废墟里的人之后,士兵们将猥亵的目光毫无顾忌地盯向了十三岁的女孩丽贝卡,为了不让丽贝卡遭受凌辱,卡拉唯一能选择的,是向这一伙人张开了自己的双腿……记得在故事的一开始,艾瑟尔曾感叹“人和人之间怎么能如此残忍呢”?但就是这样比地狱还可怕的事情,居然这样顺理成章地发生着。更要命的是,这样的强暴,最终诞生了一个新的生命——瓦利。卡拉忍辱给了他生命,而为了养活他,另一个女人同样以牺牲自己身体的方式给他换取食物,这个在故事的最终出场“把头伸到钢琴盖上,吹灭了蜡烛”的人,会在下一部里面成为怎样的人?只有期待《永恒的边缘》尽快上市。

相比于《巨人的陨落》,这一部的故事显得更冰冷、更残忍、更绝望。但正如凛冬结束之后,终究会迎来春天一样,在故事的结尾,作者也留下了一线希望:“爱别人,也被人爱着”,这是卡拉的心愿,何尝不是每个人的心愿?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当这一部的故事终止于1949年的时候,作者肯·福莱特在这一年出生了。

凛冬将至,春亦不久。

注:图片为《权利的游戏》剧照,来源于网络。

附:阅读过程中,顺便整理了书中的人物,一并共享如下: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