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舆万国全图解密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 评价人数不足

跨过一步,将石破天惊

阿茗
跨过一步,将石破天惊
                     —— 李兆良《坤舆万国全图解密》序
                                                       毛佩琦
不论是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还是人类认识自然的历史,都有很多节点。在漫长的,平庸得令人烦闷的过程中,偶然的、看似不经意的一个事物的出现,打乱了一切,改变了一切。传统的、毋庸置疑的的结论,被颠覆了,人们的认识豁然改变,社会大踏步地向前。
关于谁最先发现了美洲,这个古老的话题,现在大概就处于令人烦闷的,看不见头绪的过程之中。人们在不经意中将有一个事情出现,会是一个改变世界的节点吗?其实,一切都在静静地进展,一切不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固执地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着。所有爆发都因...
显示全文
跨过一步,将石破天惊
                     —— 李兆良《坤舆万国全图解密》序
                                                       毛佩琦
不论是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还是人类认识自然的历史,都有很多节点。在漫长的,平庸得令人烦闷的过程中,偶然的、看似不经意的一个事物的出现,打乱了一切,改变了一切。传统的、毋庸置疑的的结论,被颠覆了,人们的认识豁然改变,社会大踏步地向前。
关于谁最先发现了美洲,这个古老的话题,现在大概就处于令人烦闷的,看不见头绪的过程之中。人们在不经意中将有一个事情出现,会是一个改变世界的节点吗?其实,一切都在静静地进展,一切不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固执地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着。所有爆发都因为长久的能量积蓄,所有的节点都是水到渠成的结果。而推动这一切的,是那些默默耕耘的人,是那些埋头苦干的人,是努力进取坚持不懈的人。
但是,在往前走的路上也有些意外的插曲。
关于谁最先到达美洲,近百年来众说纷纭,各有主张,从先秦至于明代,迄无结果,而主旨说是中国人早于哥伦布到了美洲。有意思的是,总体上学术界不大参与这一讨论,而“民科”则乐此不疲。就好像严肃的科学家,很少有人介入UFO-不明飞行物的讨论一样。
几年前,英国退役海军军官嘉文·孟席斯发表《1421-中国发现世界》,他提出中国明代郑和航海曾经到达美洲。此论一出,在中国和世界各地引起轩然大波。此书竟在135个国家出版了24个版本。但是,因为孟席斯引用的论据经不起推敲,也引起中外学者对他严厉的批评,甚至是毫不客气的嘲讽。期间,恰好也有一位中国律师,以一幅来路不明的“古地图”也来论证中国人最先到了达美洲。同样因为他所出示的那幅地图明显造假,而失去了讨论的基础。如此景象竟至闹得一些学者纷纷远离这一话题,唯恐避之不及。
实际上,中国学者对于这一课题的研究是持积极开放态度的,对孟席斯等人的意见也给予了认真倾听。孟席斯来华,在一些地方发表演讲引起如此轰动,学界当然不能对此冷漠而不闻不问,必须予以正面应对和回答。当时,我商请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明史研究室主任的万明女士,邀请孟席斯先生,借社科院考古所会议室召开座谈会,倾听他的意见。后来《1421,中国发现世界》中文版出版,我又帮助他组织新书发布会。发布会以北京郑和与海洋文化研究会和海洋出版社的名义举办,在中国人民大学科研楼逸夫会议中心报告厅进行,并且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出席,以示隆重。我们想以此表明,我们的学术界并不是闭目塞听,拒绝新鲜意见;我们的学术界,也不是高筑门槛,拒绝他人进入。我在会上致辞,表达对孟席斯先生的敬意,对他能一反西方中心论而重新审视地理大发现的历史表示欢迎。同时,因为他曾在海军服役、有多年航海的经历,也期待他在研究上带来新的方法和新的视角。但是我也直言,尽管你对中国古代航海家说了不少好话,因为你提供的证据不足,或是有缺陷的,我们不能同意你的结论。我们虽然没有支持孟席斯的论述,但却也符合兆良教授倡导的“对新事物新学说,尤其是与一贯理论相悖的,是否能虚心聆听、观察,提供机会做良性讨论是重要的学者态度,立论者是什么人,什么背景,应该与理论完全脱开”的原则。(联经版p.ⅹⅶ)
近年来。李兆良教授因研究郑和航海而知名。我和他在有关郑和的研讨会上几次相识,已经多年了。我知道他最近着力研究古地图的问题,也大体知道他的论点,但只是断断续续看到他的一些文章,一直没有全面拜读他的大作。作为曾任香港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的李兆良教授,会重复孟席斯吗?去年,当我读了他通过各国语言分析古地图命名的等等论述后,我坚信李教授是一位博学的严肃的学者,研究正在努力推进。现在,在我面前摆着李兆良教授的两部书稿,《坤舆万国全图解密—明代测绘世界》和《宣德金牌启示录—明代开拓美洲》就是他积年钻研所得,细读下来,感到它们分量很重,确实是言而有据的严肃的学术著作。长期以来,被人们视为当然的那些传统认识会将会因此而被改写吗?
作者面对的课题是严肃的,他在本书的前言中直言:
这本书挑战了世界史三大经典学说:
1,明代郑和下西洋止于东非;
2,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3,利玛窦把西方的地理知识带来中国。
郑和下西洋,是举世瞩目的历史事件。明永乐三年(1405)到宣德八年(1433)郑和担任国家正使七次出使西洋,200余艘船,27000余人,持续20余年,纵横印度洋,创造了世界航海史上的奇迹。惜乎郑和的船队止于东非,未曾绕过好望角,未能涉足大西洋,更未曾穿越太平洋,而把“发现”美洲这件事留给了70年后的哥伦布。
意大利人哥伦布,在西班牙国王的支持下,从1492年到1502年四次横渡大西洋,成功到达美洲,被誉为发现新大陆的第一人,因此而影响了世界后来400年的历史进程。
耶稣会士意大利人利玛窦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标识性人物,在明代万历年间来到中国,他带来了西方的一些科学技术知识,还因为与中国学者李之藻共同绘制了《坤舆万国全图》,给中国人带来了世界地理的概念,中国人因此得以知道世界有五大洲。作为标识性的物证,这幅地图现在还完好地收藏于中国南京博物院。
以上这些“史实”明确地记载在中外历史著作中,凿凿切切,确定无疑,几乎不容有人提出异议。挑战世界史的三大经典学说,这事实在太重大了,李兆良教授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分量。
他遇见到探索真理的路并不平坦:
有人说,郑和是六百年前的事了……哥伦布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了,谈它有什么意义?一定会招来一顿白眼、激烈的反驳,说不准还会有肢体碰撞。(联经版p.ⅹⅵ)
“想当然”相信西方经典这惯性太大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简直是忌讳,没人敢触动。西方历史家未必故意自大,他们也可能是按照知识的局限而把发现新大陆引以自豪。墨卡托把加利福尼亚放在北极,奥特里乌斯的南北海乱套,艾儒略的东西洋不辨,还一直被认为是把近代地理学带给中国的恩师。又有多少西方学者懂得中国历史,去特别考证《坤舆万国全图》的来源?(联经版p.61)
西方根据这种“局限的知识”而“引以自豪”,傲视东方而且以此作为文化优越的证据。进入近代以来,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军队入侵中国,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后来又有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把中国人的自信心全部摧毁了。在西方侵略的压迫下,民族感情遭到伤害,正常的思维被扭曲,中国人匍匐在西方面前,宁愿不加分辨地接受这种“局限的知识”,甚至以这种“局限的知识”自轻自贱而不自觉。西方神话不可动摇,所谓西学东渐,只能是西方给中国带来先进文化,利玛窦成了传播圣火的使者,只能是他绘制了《坤舆万国全图》,打开了中国人的眼睛。
李兆良教授说:
西学东来其实只是事实的一面,却是动摇中国自信的主要原因。四百年来,有些国人以为中国文明处处不如西方,妄自菲薄,是崇洋媚外,自卑积弱的根源。直到今天,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利玛窦西学东渐的论点还是一直被重复。好好利用新工具,重新认识中国历史地理和文化价值,继续发扬学术科学精神,是当今要务。(联经版p.61-62)
以此,李兆良先生把这项研究不仅仅看作是复原历史真实,也看做是伸张历史正义。作为学者,李兆良教授把追求真相、追求真理视为天职,视为做的科学工作者的担当:
当新资讯与传统观念冲突时,究竟是采取怎样的态度,是固守成见,还是追求真相?这是分辨科学工作者的标准。两种观念矛盾牵涉到国家民族的荣誉,是接受真相,还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世界公民与狭隘民族主义的分野。(联经版p.ⅹⅲ)
为此,他不惜付出艰苦努力,不畏遭遇冷眼和责难。他甚至引历史上那些为追求真理而不惜以身殉道的先贤为榜样:
哥白尼、伽利略、达尔文……在最困逼的时候,坚持信念,这信念使人类迈向了解宇宙的自由,把真相告诉同类,让这种共识给予人类更大的思想空间,更多的自由,真理使我们获得了自由,有了真相才有真理。(联经版p.ⅹⅶ)
    他认为:
真相来自科学根据的公开讨论,让新的正确的数据纠正旧的错误。不能做到这点,就是不忠于科学精神。不能如实反映历史,作出的结论也无从使人吸取经验教训。(联经版p.ⅹⅶ)
他说:
历史是带着后视镜的车头灯,以古为鉴照明人类的未来。历史这面镜子有时被某些利益扭曲成了哈哈镜,不能反映真实,得到的结论也就不实。人为的篡改,无意的歪曲,湮久的朦胧,散佚的断层,逐步在现代科技的镜头下重新聚焦,使人初则怀疑,继而恍悟、惊愕、惋惜、感慨,也有庆幸大白的欣喜。(联经版p.ⅹⅷ)
最重要的意义,我觉得是认清科学验证历史资料的重要性,解释历史真相,从中找到一些教训,作为将来发展的指向。(联经版p.ⅹⅵ)
任何严肃的学术研究,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充分认识到这一研究的艰难程度。破解历史难题,犹如侦破迷离的刑事案件。古代学人把历史考据比喻成老吏断狱,必得坚不可摧的铁证,才可以下论断,才可以作出经得起考验的判决。考据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是谜,才需要破解;因为是覆,才需要揭开。作者的确也从刑侦方法得到了启示。他说这部书
不只是谈历史地理,也不是为了郑和翻案而写,而是尝试用现代科学态度和方法去揭示历史真相,用刑侦推理方法去追寻新的证据,侦破一宗六百年前的悬案,在过程中探讨中西文化交流的思想误区与将来的路向。
在论述中,他使用了实证的比较排除法。他一再引用神探福尔摩斯的话——当然是柯南道尔总结出来的话:
当所有不可能的因素都给排除掉,剩下的无论概率怎么低也是真相。
他的研究是从追究一幅地图的真相开始的。一般认为,1602年利玛窦《坤舆万国全图》是根据1570年《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绘制的。但是兆良教授发现,《坤舆万国全图》上“居然有一半的地名,包括美洲的地名,没有在《奥特里乌斯世界地图》中出现,有些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欧洲绘制的地图和文献”。而利玛窦自承此图之绘“乃取鄙邑图书及通志诸书,重为考定。订其旧译之谬与其度数之失,兼增国名数百。”(联经版p.13引)那么,应该是利玛窦绘此图之前,中国本来就有一些地图,这些图和中国“通志诸书”记载的许多地名是利玛窦原来不知道的,或记载错误的。利玛窦用中国地图和通志诸书补充和纠正了他带来的西方地图。因此,李教授断定中国人对世界地理的了解更多更早:
事实上,西方坦白表明地理大发现的文献与地图配不起来,地图上出现的地名没有其他文献支持……没有发现记录的地图只能是抄自别人的地图,一定有人更早发现了这地理。(联经版,p.61)
他还发现《坤舆万国全图》中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
《坤舆万国全图》不标示天主教教宗领地,与利玛窦作为欧洲耶稣会会士的身份不符;
欧洲发现者命名的美洲城市和16世纪文艺复兴时代的重要地名,没有出现在《坤舆万国全图》上,于理不合;
其他同时代欧洲地图上地名地域拼写不统一,混淆东西南北,唯《坤舆万国全图》正确无误;
根据发音,《坤舆万国全图》有些地名原文不是欧洲文字,是中文翻译成欧洲文字。
如此等等。他得出结论说:
《坤舆万国全图》是郑和时代中国人绘制的世界地图,是中国文献。世界地理大发现始于郑和时代,明代中国人测绘的第一份世界地图。”(联经版p.ⅹⅳ-ⅹⅴ)“利玛窦实际上把中国所知的世界地理原材料介绍给西方(联经版p.ⅹⅴ)
这一结论来之不易。本课题十分复杂,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学科能够完成的,“它涉及到欧洲、中国、美洲、伊斯兰,甚至非洲历史。牵涉的领域包括金属学、旗帜学、陶瓷、动植物、农业、风俗、语言、人类学地图等”(p.ⅹⅶ)兆良先生如是说。据作者自述,“本书引用的西洋文献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英、法、意大利、荷兰、拉丁等多种外语人名地名”,还有中国的地方语言粤语、客家语等等。(联经版p.ⅹⅸ)至于地图,则是本书论证的主体,作者几乎穷尽了中外图书馆收藏的各种文字各种版本的地图。
李兆良先生通过扎实的证据,对谁最先发现美洲,对《坤舆万国全图》的作者的传统说法做出了断然否定。我认为,他的论述是言之成理的,至少是动摇了这些经典理论的根基。传统的论述,无法回答李教授的问题。按照前述引用的推理原则:排除了不可能,其余就是可能的。
但是,我也认为,兆良教授的结论还有进一步完满的必要,比如说,郑和的船队,至少其中一部分,曾经到达了美洲,兆良教授推断说“宣德时代第七次郑和下西洋,可能是其中一队船队遭遇风暴,流落到美洲”(联经版,p.ⅹⅷ)——这是完全可能的,但亲历宣德五年(1430)郑和航海的费信、马欢,在他们的航海实录《星槎胜览》《瀛涯盛览》中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如果说,官府收藏的郑和航海资料已经销毁,而费信马欢的著作倒是完整留下来了,还有宣德六年(1431)的“天妃灵应记碑”。另外,郑和时代以后,明代涉及“四夷”的典籍不少,比如《东西洋考》,《咸宾录》,《皇明四夷考》,《殊域周咨录》等等,也没有出现在《坤舆万国全图》中标注的任何美洲地名,这怎样解释?另外,到达美洲的中国人都同属于郑和船队吗?还有没有别的人?李教授说,《坤舆万国全图》的资料来自于郑和时代的航海者,他们也必然属于郑和船队吗?郑和航海结束以后到隆庆开关前,民间航海通番是被禁止的,但是存在大量违禁出洋的情况。嘉、隆、万活跃的海外贸易,包括以平倭寇的名义进行的出洋,有没有可能到达美洲?这些出洋被官方视为禁忌,记录这些出洋也当然成为禁忌,迄今我们很难看到这些民间出海的记录,而这些都发生在利玛窦、李志藻绘制《坤舆万国全图》之前,都可能为他们绘制地图提供资料。还有,最重要的,在利玛窦绘制《坤舆万国全图》之前,尽管中国人通过航海获得了许多欧洲人不掌握的资料,或许并没有拼凑成一幅完整的世界地图,利玛窦结合他的地理知识在李志藻的配合下完成了《坤舆万国全图》的绘制。这其中,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细节吗?
我知道,兆良教授还续有《宣德金牌启示录》等等一系列大作进一步回答学界和读者关心的问题。学无止境,真相越辨越明。诚如先生所说,有了真相,才有真理。真理使我们获得自由。郑和航海、发现美洲这样的大问题,跨过一步就将石破天惊。对世界三大经典学说的改写,不仅仅是要改变一两个历史事件的记录,实际上改写的是数百年世界历史的叙述格局,改变以西方中心主导的历史话语体系。这件事意义之重大,比物理学上广义相对论迈进到狭义相对论还要大,直可比于日心说取代地心说。如是,将如同拨云见日,让我们获得真理,获得更大的自由。
我敬佩李兆良先生的研究,愿意为《坤舆万国全图解密》简体字版的出版做上述赘言。
                                  2016年12月14日
                                  于泰西之帕多瓦旅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坤舆万国全图解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坤舆万国全图解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