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凛冬读后感

时光的朋友
“父亲理性、谨慎,同时遵纪守法,而母亲激进,且我行我素。父亲沉静地坚守着自己的原则,母亲则咄咄逼人地宣扬自己的主张。他们永远无法取得一致。”
毫无疑问,卡拉继承了父亲的理性谨慎和母亲“我行我素”式的女性智慧与魅力,她出场时不过是个稚童,但已经能在看到危机后果断选择拉响失火警报,保护了母亲和一众报社记者,和她的母亲黛茉相比,她无疑更加优秀。
在《巨人的陨落》中,同样的年纪,母亲黛茉的生活无忧无虑,虽然精通社交,热心于公益事业,是个有鲜明立场的女权主义者,但因为出身和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她实际上难以像女儿一样从小接触现实,她骨子里是浪漫的,这种风情万种的浪漫让她博得了更多男人的目光,但并没有让她获得太多的成长。
有个容貌美气质佳的母亲,女儿自然是羡慕的,她希望“自己拥有黛茉那样招人喜欢的能力”,但她知道“她的自信和自我意识使许多男孩都不敢接近……她天生不会去讨好别人,早就放弃了装可爱的想法:那样只会让她显得很傻。男孩们必须接受本真的她,不然就别靠近。”
卡拉除了通透之外,还有连男人都难以达到的强悍与坚韧。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为了保护十三岁的女孩丽贝卡不被强暴,愿意牺牲自己来满足五个...
显示全文
“父亲理性、谨慎,同时遵纪守法,而母亲激进,且我行我素。父亲沉静地坚守着自己的原则,母亲则咄咄逼人地宣扬自己的主张。他们永远无法取得一致。”
毫无疑问,卡拉继承了父亲的理性谨慎和母亲“我行我素”式的女性智慧与魅力,她出场时不过是个稚童,但已经能在看到危机后果断选择拉响失火警报,保护了母亲和一众报社记者,和她的母亲黛茉相比,她无疑更加优秀。
在《巨人的陨落》中,同样的年纪,母亲黛茉的生活无忧无虑,虽然精通社交,热心于公益事业,是个有鲜明立场的女权主义者,但因为出身和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她实际上难以像女儿一样从小接触现实,她骨子里是浪漫的,这种风情万种的浪漫让她博得了更多男人的目光,但并没有让她获得太多的成长。
有个容貌美气质佳的母亲,女儿自然是羡慕的,她希望“自己拥有黛茉那样招人喜欢的能力”,但她知道“她的自信和自我意识使许多男孩都不敢接近……她天生不会去讨好别人,早就放弃了装可爱的想法:那样只会让她显得很傻。男孩们必须接受本真的她,不然就别靠近。”
卡拉除了通透之外,还有连男人都难以达到的强悍与坚韧。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为了保护十三岁的女孩丽贝卡不被强暴,愿意牺牲自己来满足五个苏联红军的泄欲。那一刻的屈辱可能并不算什么,因为当苏联军队占领德国时,几乎所有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间的德国妇女都至少被一个苏联士兵强奸过。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强奸后的意外怀孕。
卡拉很不幸,她和很多其他德国女人一样怀孕了,可是当别人宁愿选择冒险堕胎时,她却毅然决定把这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生下来。在最糟糕的日子里感受分娩的痛苦、新生命诞生的喜悦,她那么用力地活着,感受生命的流动,在这种超然的勇气面前,连她的男人沃纳都变得无力。当沃纳回家以后得知卡拉的遭遇,作为一个男人,他都难以接受:“我原以为我遭遇的才是地狱呢。”可是卡拉却坚定地对他说:“我们必须在战争的残骸上建立一个新的家庭,如同在废墟上新建的这座城市一样。”
战争对于无数的市民而言,都是一场浩劫。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的目光似乎更多会投射在战场上的男人身上。男性主导下的世界,单一地把肉体上的死亡视之为“地狱”,似乎只有战火杀戮才是最可怕的存在,全然忘记了战争背后的城市,也在背负着来自“地狱”的压迫,女性受到精神上的虐待与创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比男性少,她们很有可能会为了生计而被迫出卖肉体和灵魂,和中国的慰安妇一样,二战期间很多德国妇女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她们的艰辛与苦楚却在事后被人认之为是羞耻下贱,而这种无形的伤害其实比被强奸要厉害一百倍、一万倍,未来的整个人生可能都会因此而毁掉。
但如仔细想想,难道为了活着就有错吗?难道女人就要像英勇牺牲在战场上的男人一样为其殉葬才是对吗?活着难道不是生而为人的本能吗?
在所有的灾难面前,男人很“可怜”,女人也很“可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