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切实际却很符合逻辑,确实是盲点

Dammy
与其说让我惊叹的是石神对人性和事物逻辑的洞若观火,倒不如说是他给自己设定的那极其符合逻辑和却不符合常规的前提。
对除了数学之外的东西毫无兴趣,所以当他一旦被触动,就愿意为之燃烧。很多人觉得他爱的伟大,我却更想说是他这个人的世界里只有科学,科学是没有0和1之外其他答案的。他也有人性的弱点,但他毫不犹豫地斩断所有可能性,他不去赌,赌,不是他的风格,不符合他的设定。
整个案情设计中,他的推理逻辑让人惊羡,但更为关键的是他所设定的前提。
他为警察们设计的前提——H0:死者是富*,婧子杀死了他。警察们也确实就是以此为前提,寻找推翻这个假设的证据(不在场证明),但有个问题在于,否定H0不等于接受H1,H1:死者是富*,杀死他的不是婧子。创造这样一个陷阱的关键是P(H0)+P(H1)不等于1.也就是说H0和H1并不是全集,它们存在一个补集:死者不是富*。
他为自己设置的前提:婧子不是罪犯,石神是罪犯。为什么?在书中他提到了处理这件事的两条途径,其一“隐瞒起这起命案”另一“切断命案与婧子母女的关系”,显然第一条是行不通的,这只适合于那些“游民”,第二条切断就需要有其他的指向,也就是说需要有替罪羊,万无一失当然是自己,而...
显示全文
与其说让我惊叹的是石神对人性和事物逻辑的洞若观火,倒不如说是他给自己设定的那极其符合逻辑和却不符合常规的前提。
对除了数学之外的东西毫无兴趣,所以当他一旦被触动,就愿意为之燃烧。很多人觉得他爱的伟大,我却更想说是他这个人的世界里只有科学,科学是没有0和1之外其他答案的。他也有人性的弱点,但他毫不犹豫地斩断所有可能性,他不去赌,赌,不是他的风格,不符合他的设定。
整个案情设计中,他的推理逻辑让人惊羡,但更为关键的是他所设定的前提。
他为警察们设计的前提——H0:死者是富*,婧子杀死了他。警察们也确实就是以此为前提,寻找推翻这个假设的证据(不在场证明),但有个问题在于,否定H0不等于接受H1,H1:死者是富*,杀死他的不是婧子。创造这样一个陷阱的关键是P(H0)+P(H1)不等于1.也就是说H0和H1并不是全集,它们存在一个补集:死者不是富*。
他为自己设置的前提:婧子不是罪犯,石神是罪犯。为什么?在书中他提到了处理这件事的两条途径,其一“隐瞒起这起命案”另一“切断命案与婧子母女的关系”,显然第一条是行不通的,这只适合于那些“游民”,第二条切断就需要有其他的指向,也就是说需要有替罪羊,万无一失当然是自己,而且还要自断后路。
两相结合,石神是杀死富*的替罪羊,死者不是富*。所以接下来的所作所为都是以这个为前提开展的。
不切实际却很符合逻辑,确实是盲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