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

“世界村”(global village)这一 词是加拿大传播学家M.麦克卢汉1967年在他的《理解媒介:人的延伸》一书中首次提出关于媒介作用的预言。 在麦克卢汉看来,“地球村”的主要含义不是指发达的传媒使地球变小了,而是指人们的交往方式以及人的社会和文化形态的重大变化。在此基础上时间和空间的区别变得多余。新兴的感知模式将人类带入了一种极其融洽的环境之中,消除了地域的界限,文化的差异,把人类大家庭结为一体,开创永恒的和谐与和平。 生活在相对和平的国度,岁月流逝让战争对人们来说似乎有些久远。 久远的让人忘记兵荒马乱,炮火纷飞之下,枪林弹雨之中,具具倒下的身体;一个个鲜活生命消亡的堆积......侵略者的贪婪,被残害压迫者的反抗,守护者无谓地牺牲...残酷漫长的斗争仿佛一个冗长刺骨寒冷的冬季。 肯·福莱特《世界的凛冬》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英、美、德、苏联等几个不同国家同时期不同家庭为脉络随着希特勒青年团、入侵波兰、珍珠港事变、诺曼底登陆、原子弹爆炸…历史事件大事把二战纳粹的残暴野蛮、炮火的无情杀戮、人心的阴暗险恶与忠诚。亲情、爱情,利益沉浮。因战争国家分崩离析、家庭支离破碎、恋人生死永别。在作...

显示全文

“世界村”(global village)这一 词是加拿大传播学家M.麦克卢汉1967年在他的《理解媒介:人的延伸》一书中首次提出关于媒介作用的预言。 在麦克卢汉看来,“地球村”的主要含义不是指发达的传媒使地球变小了,而是指人们的交往方式以及人的社会和文化形态的重大变化。在此基础上时间和空间的区别变得多余。新兴的感知模式将人类带入了一种极其融洽的环境之中,消除了地域的界限,文化的差异,把人类大家庭结为一体,开创永恒的和谐与和平。 生活在相对和平的国度,岁月流逝让战争对人们来说似乎有些久远。 久远的让人忘记兵荒马乱,炮火纷飞之下,枪林弹雨之中,具具倒下的身体;一个个鲜活生命消亡的堆积......侵略者的贪婪,被残害压迫者的反抗,守护者无谓地牺牲...残酷漫长的斗争仿佛一个冗长刺骨寒冷的冬季。 肯·福莱特《世界的凛冬》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英、美、德、苏联等几个不同国家同时期不同家庭为脉络随着希特勒青年团、入侵波兰、珍珠港事变、诺曼底登陆、原子弹爆炸…历史事件大事把二战纳粹的残暴野蛮、炮火的无情杀戮、人心的阴暗险恶与忠诚。亲情、爱情,利益沉浮。因战争国家分崩离析、家庭支离破碎、恋人生死永别。在作者生动的描绘下让人感受恢宏的战场,体会战争的残酷,和它带给人们深深的创伤。而书中的爱情故事仿佛盛开在废墟的玫瑰花。即使轻轻合上书本思索感慨中朦胧又清晰的浮在眼前。 和平对于人们来说是那样的弥足珍贵!可战乱,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停止过,在我安享这寂静夜晚时,在地球村的某地还有人惴惴不安的担心着能否等到明天的太阳。难道真的要每个人都亲眼目睹,那些热烈生长的生命迈向死亡的战争之后,才会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那首歌所唱“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可谁能保证那时候还有地球村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