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我这银两,能买几斤文章

钟无艳

我最喜欢用“风流”二字来形容读书人,不是柳永那类轻佻撩拨的浪子气质,当然也的确少不了美人美酒的风月事,只是更多的还是在写诗作画、畅谈天下事的爽快劲上。我辈书生为何要读书,礼记里提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样,儒家所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是一样,不随波而逐流,不为权位摧眉,不为富贵折腰,使贫贱不能移,使威武不能屈,才是真正的风流子。

大生所著的《悬崖边上的名士》,又有一小标题称魏晋政治与风流。有人称魏晋的时代,政治上来看,是分裂、混乱的、人民很痛苦的这样一个时代;但是从文化史、从精神史、思想史的角度看,却是辉煌、灿烂的一代。 大生在前言中也借《双城记》的开头介绍了这段历史:这是一个灿烂风流的时代,这是一个黑暗残酷的时代,这是一个与当下高度相似的时代。

魏晋时代的读书人或许是生活在最美好的时期,文化的融合,政治的开放,精神上的独立以及审美上带来的觉醒,使得此时的中国就像是欧洲的文艺复兴,“务虚”带来的哲学意义上的升华,“务实”带来的文学创作的主观气质,人们开始明白个人力量的强大和重要性,他们勇于表现自己,阮籍的歧路痛哭,孔融的桀骜狂欢,王弼以其...

显示全文

我最喜欢用“风流”二字来形容读书人,不是柳永那类轻佻撩拨的浪子气质,当然也的确少不了美人美酒的风月事,只是更多的还是在写诗作画、畅谈天下事的爽快劲上。我辈书生为何要读书,礼记里提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样,儒家所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是一样,不随波而逐流,不为权位摧眉,不为富贵折腰,使贫贱不能移,使威武不能屈,才是真正的风流子。

大生所著的《悬崖边上的名士》,又有一小标题称魏晋政治与风流。有人称魏晋的时代,政治上来看,是分裂、混乱的、人民很痛苦的这样一个时代;但是从文化史、从精神史、思想史的角度看,却是辉煌、灿烂的一代。 大生在前言中也借《双城记》的开头介绍了这段历史:这是一个灿烂风流的时代,这是一个黑暗残酷的时代,这是一个与当下高度相似的时代。

魏晋时代的读书人或许是生活在最美好的时期,文化的融合,政治的开放,精神上的独立以及审美上带来的觉醒,使得此时的中国就像是欧洲的文艺复兴,“务虚”带来的哲学意义上的升华,“务实”带来的文学创作的主观气质,人们开始明白个人力量的强大和重要性,他们勇于表现自己,阮籍的歧路痛哭,孔融的桀骜狂欢,王弼以其所长笑人,行行种种,也只为博自己一笑。

而另外的,魏晋的读书人又生来卑微,主子欣赏你,便会觉得你的傲是因为你的才学够高,可转过天来不喜欢了,便要贬则贬,要杀则杀,读书人的下场一向不算太好,就像是这一刻最为出名的竹林七贤,投机伴君是一类,枉被迫害是一类,偷得不死避祸养老是一类,最后一类就像是阮籍。

我猜大生是偏爱阮籍的,这是个真正的读书人,也是最为无奈的典型,魏晋时期的泼墨弄文者不在少数,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不过寥寥,而在这其中,阮籍又总是绕不开的话题,出生大族,在那个世族为主的社会里算得上出生不俗,为人友善又文采俊逸,许多人喜欢他,当朝的司马懿也不例外。所以他去请了他来做官,阮籍也没办法,除非自找灭亡。后来的阮籍做了个清贵官人,大隐隐于市,算是善终,可依旧让人觉得他很孤独。

的确,除了风流之外,最能形容魏晋文人的就该是这个词,理想落空,信仰缺失,因为见过了更多所以想到了更多,可也正因为想到了许多才越感无力,他们之中的有才干者大多被当做权贵豢养的“玩偶”,借他们清骨之名来成自己的龌蹉事。也难怪他们常假借娟狂,鲁迅先生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曾说,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礼教的破坏者,但他们内心“实在相信礼教到固执之极的”。因为看到自己坚守的东西被破坏了,才显得如此放纵吧。

也许读书人只会锦上添花,也许读书人只会屠龙术,而世间哪得大龙。那何不在山间种下棵树,结了果子卖些钱,胸中文章,腹里乾坤,零零落落打发了,称几斤贩了也不过如此。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悬崖边的名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悬崖边的名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