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向死而生 ——《世界的凛冬》书评

冰雹怡宝
2017-04-26 23:31:23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生长。”
       如飞蛾,明知是祸,依旧孤身一人,纵身一跃,只求向死而活。
       当这个世界黑白颠倒,民主不再,暴力成风,我们是选择和平抗议还是以暴制暴?这是一个问题。
       曼德拉说:“only then did we decide to answer violence with violence.”于是他成了民主斗士,解救了南非;
      茉黛说:“以暴制暴当然是错误的,和平抵抗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于是她丢掉了事业,失去了丈夫,亲眼见证她深爱着的国家一步步走向灭亡。
      但现实给了他们当头一棒,所以是时候拿起武器战斗了!不论是从前高高在上的五大家族,还是出身“贫民窟”的劳埃德,他们耳边充斥的都是同胞的惨叫声,犹太人的呼救声,同性恋者隐忍的哭喊声。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青年们在剑桥、在哈佛接受新思想的同时也在“新政”、“纳粹”、“共产主义”三者之间徘徊不前。以前停留在想象中的





...
显示全文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生长。”
       如飞蛾,明知是祸,依旧孤身一人,纵身一跃,只求向死而活。
       当这个世界黑白颠倒,民主不再,暴力成风,我们是选择和平抗议还是以暴制暴?这是一个问题。
       曼德拉说:“only then did we decide to answer violence with violence.”于是他成了民主斗士,解救了南非;
      茉黛说:“以暴制暴当然是错误的,和平抵抗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于是她丢掉了事业,失去了丈夫,亲眼见证她深爱着的国家一步步走向灭亡。
      但现实给了他们当头一棒,所以是时候拿起武器战斗了!不论是从前高高在上的五大家族,还是出身“贫民窟”的劳埃德,他们耳边充斥的都是同胞的惨叫声,犹太人的呼救声,同性恋者隐忍的哭喊声。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青年们在剑桥、在哈佛接受新思想的同时也在“新政”、“纳粹”、“共产主义”三者之间徘徊不前。以前停留在想象中的民主太美好也太脆弱:罗斯福和秘书有暧昧;希特勒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斯大林也奉行“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所以,究竟谁是谁非?世界又该何去何从?
       人们所剩不多的只有那份已经被当权者糟蹋得残破不堪却依旧火热的的赤子之心。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矛盾在人类存亡问题面前被暂且搁置,大家都清楚任何政体的奠基都是累累白骨、殷殷鲜血。爱情更是无从谈起。他们选择自己信任的方式将手中的利刃刺向纳粹的胸膛,前仆后继,生生不息……
       法西斯,人类发展史上的“拦路虎”在大家共同的绞杀下暂时离开了……可是,童稚的婴儿,花季的少女,年富的双亲,和蔼的老人,你们如今在哪儿啊?
       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在该书中,我不再是冷眼的旁观者。法西斯的残暴不止于容格的血肉横飞;集中营里的阴暗潮湿;政界大佬的高谈阔论,更是黛西爱情的坎坷;伊娃与父母骨肉分离;沃尔特父子反目。有时候,生活小事反而更能引起读者共鸣,发人深省。选取五大家族,采用“红楼笔法”,运用现实主义,创作出史诗级宏篇,令人震撼。
       唯一遗憾的是,该书对反法西斯亚洲战场的描述笔墨较少,可谓美中不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