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生活真的好玩吗

杨摩

生活如果好玩,就要会吃,兴趣广泛,结识好玩的人。但是,这些都是生活的表象。生活果真好玩么?汪曾祺出生于1920年。在乱世中长大。小时候,跟随家人躲日本人的空袭,带着炒米点心到防空洞过夜。求学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于是辗转到昆明西南联大。解放之后,反右运动之中,又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张家口劳动改造。文革的时候被批斗,戴高帽子,关牛棚。

但是,汪曾祺的作品中,极少谈到这些悲惨的遭遇。他不写伤痕文学。即使在乱世之中,他也有自己的一方净土。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跑警报》,我以为很能代表汪老的心迹。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常常派飞机来轰炸昆明。空袭警报一响,昆明人就要开始跑警报。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头顶扔炸弹,这一定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汪曾祺怎么写呢?他写人们听到警报,并不是人心惶惶地逃难,而是很有条理地疏散。通往郊外有一条小路,据说是以前的古驿道,一路可以通到云南西部山区。路在山沟里,平时没有什么人,只有驮着盐巴、碗糖和货物的马帮,颇有点“浪漫主义的味道”。一到跑警报的时候,这条小路就热闹起来了。跑警报的人,经过这条古驿道,离市区比...

显示全文

生活如果好玩,就要会吃,兴趣广泛,结识好玩的人。但是,这些都是生活的表象。生活果真好玩么?汪曾祺出生于1920年。在乱世中长大。小时候,跟随家人躲日本人的空袭,带着炒米点心到防空洞过夜。求学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于是辗转到昆明西南联大。解放之后,反右运动之中,又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张家口劳动改造。文革的时候被批斗,戴高帽子,关牛棚。

但是,汪曾祺的作品中,极少谈到这些悲惨的遭遇。他不写伤痕文学。即使在乱世之中,他也有自己的一方净土。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跑警报》,我以为很能代表汪老的心迹。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常常派飞机来轰炸昆明。空袭警报一响,昆明人就要开始跑警报。日本鬼子的飞机在头顶扔炸弹,这一定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汪曾祺怎么写呢?他写人们听到警报,并不是人心惶惶地逃难,而是很有条理地疏散。通往郊外有一条小路,据说是以前的古驿道,一路可以通到云南西部山区。路在山沟里,平时没有什么人,只有驮着盐巴、碗糖和货物的马帮,颇有点“浪漫主义的味道”。一到跑警报的时候,这条小路就热闹起来了。跑警报的人,经过这条古驿道,离市区比较远了,就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心平气和地等待。

跑警报的点,有一片马尾松林。松树下铺了厚厚的干松毛,很软和,空气好——马尾松挥发出很重的松脂气味,晒着从松枝间漏下的阳光,或仰面看松树上面的蓝的要滴下来的天空,都极舒适。此外,这里还能买到各种好吃的零食!昆明做小买卖的,有了警报,就跑到郊外来。有丁丁糖,还有“个大皮薄仁饱”的松子。防空洞上,还有人刻了对子:

人生几何,

恋爱三角。

还要一副是:

见机而作,

入土为安。

前一副有点闲情逸致,后一副则比较纪实。这篇文章的结尾,汪老写道,我们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生于忧患,已经很“皮实”了,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的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为了反映“不在乎”,作《跑警报》。

我以为,这就是汪老对待生活的态度。生活本身是不好玩的,甚至生活有时候是很残酷的。但是即便处于糟糕的生存状态下,我们依然有选择面对生活的心态的自由。生活好不好玩,到底还是取决于活在其中的人好不好玩。

------------------------------------

全文太长,请到我的日记里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是很好玩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是很好玩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